Recent News

「咱們家出了兩個小英雄,還碰巧讓人家給拍下來了。你要是不看,讓兩個小英雄多失望啊。」

在趙鋼的懇求下,喬一巧鼓著勇氣答應睜眼看。 那條大黑狗並沒有撲到趙乃馳身上,還有幾步遠呢,站立不穩的趙乃馳忽然摔倒,把急沖而來的大黑狗也嚇了一跳,以至於頓了一下腳步,向邊上閃了一下。 接下來才是這段視頻的高光時刻,拍攝的那位鄰居特意把它加工成了慢動作。 就在大黑狗愣神的那一剎那,正以十分狼狽的姿勢「逃跑」的李浩寧忽然定住了腳步。 只見他轉過身來,面對着妹妹和大黑狗的方向,眉頭還略顯驚恐,而眼神已然充滿了堅毅。 儘管是慢鏡頭,但完全可以看出,李浩寧的腳步沒有遲疑,沒有停頓,朝着妹妹和大黑狗的方向大步邁去。 看到這裏,喬一巧再次用雙手捂住了眼睛。 她的這個動作被趙鋼發現了,於是趙鋼對兩個小傢伙發出招呼:「寶貝們,你媽媽又沒有膽量看你們大戰狗狗了,你們說該怎麼辦呀?」 李浩寧上前用兩隻手扒下媽媽臉上的一隻手,握在自己手裏。 趙乃馳見了,也用自己胖乎乎的小手去扒拉媽媽的膝蓋——她夠不到媽媽的手啊。 喬一巧主動把另一隻手從臉上拿下來,伸給趙乃馳。 趙乃馳學着哥哥的樣子,用自己的兩隻小胖手,輕輕撫摸媽媽的手。 ...

「唉!」

楊真嘆了口氣,收回目光,轉身開門。 門外,關小羽和吳雨晴早已整裝待發。 看見楊真一臉疲憊的樣子,關小羽皺起眉頭問道:「楊真,你這,昨兒個晚上該不會又沒睡吧?」 這幾個晚上,楊真因為沒有找到母親的緣故,都睡不着。 楊真搖著腦袋:「一日找不到母親,我一日無法安寢!」 「唉!你這是何必?」關小羽安慰道,「今天可是咱們考核的日子,你這三天三夜不睡,會影響你的考核,你知道不?」 楊真擺擺手:「沒事,不會有什麼影響。」 對於一個修鍊者來說,長時間不吃不喝不睡都沒有什麼大問題。 可關小羽撇撇嘴道:「我不是擔心你幾日不睡,我是擔心你這幾日一直在想你母親!你看你的情緒,如此之差,又沒有休息好,不影響考核才怪!」 楊真不想在這個話題繼續下去,而是道:「走吧!時間也不早了!咱們還是先去神機營報道!省得遲到!」 說罷,便推開關小羽和吳雨晴,奪門而出。 「楊真,你行不行啊?」 ...

「你說的是…..」江氏欣慰的握著溫月初的手,她的女兒比她爭氣,從一開始就認準了自己的獵物,定北王有權有勢,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將來誰還敢瞧不起她們母女倆!

「那家產,你有何法子拿回來?」 「天醫堂不是醫術高明嗎,娘,你忘了咱們家還有個眼瞎的六妹妹嗎?」 溫月初柔美的眼睛里滿是算計。 ..... 太子府。 慕子銘指著一匣子真金白銀,哼聲道:「本殿說過不會是少了你的銀子,診金已經給你準備好了,不過.....」 「多謝殿下!太子殿下果然言而有信。」 慕子銘話沒完就被溫九傾打斷。 瞧她見到銀子就兩眼放光的表情,慕子銘傲慢的睨她一眼:「不過你先別高興的太早,本殿想請你幫個忙!」 溫九傾聞言一頓,這是威脅她呢還是請她幫忙呢? 她語氣清幽道:「殿下請說。」 「殿下。」 ...

白天蕭言來過,護士應該都認識,而他們家也沒有再成為軍人的,那麼來的這個人是誰……已經不必多說了。

林昭表情微冷,謝過護士,朝著開水間走去。 走了幾步,她看到樓梯間露出來衣服的一角,軍綠色的衣服,可不是什麼人都有資格穿的。 林昭假裝什麼都沒有看到,往前走,樓梯間里的人腳步微微一步,等林昭過去,才走了出來。 趙廷見林昭從自己面前走了過去,這才小心翼翼的從門后出來。 他很清楚,昨天在自己對圓圓說出那句話的時候,他就再也沒有了靠近她的資格。 可他還是忍不住,他怕,他這輩子再也沒有機會見到圓圓。 在他很小的時候母親就去世,從小他就是在軍隊摸爬滾打的長大,在他的生命里,從沒想過會將某個女孩放到心尖,這一放,就再也取不掉了。 昨天說出分手兩個字的時候,他甚至感覺像是被一把刀子將心臟最重要的某個地方割了下來,到現在,或者未來很久,都會鮮血淋漓。 可是,他沒有別的選擇。 將手放在門上,隔著那狹窄的玻璃,趙廷看到鄭圓圓的熟睡的臉頰,錚錚鐵骨男兒,也忍不住紅了眼。 昨天的畫面還在眼前劃過。 他也沒想過,圓圓會就那麼衝過來,看著她被撞飛的那一刻,他真的感覺到什麼叫做絕望。 ...

姜荷吃着烤雞,發出滿足的嘆息,她道:「烤得外焦里嫩的,辣椒要是再多點,再來點孜然,肯定更香。」

「姑娘,這是大山裏。」金玲提醒著,能有鹽巴和辣椒抹上,就已經很好了。 「天色不早了,我們該回去了。」 金玲提頭看了一眼天空,等她們到山腳下,估摸著天都快黑了。 「行。」 姜荷也沒多耽誤,揉着小熊的腦袋說:「小熊,我要回去了哦,再見。」 小熊爪子抓着姜荷的百寶袋,姜荷道:「不可以吃。」 姜荷抱着小熊將它往二熊懷裏一放,二熊抓着小熊,小熊仰著小腦袋,小眼睛裏似乎寫滿了不解。 金玲回頭看着,二熊和小熊兩隻熊對視着,看起來就像是在說話一樣,金玲不由的道:「姑娘,我怎麼覺得它們在聊天呢?」 「那可不,小熊肯定捨不得我的糖袋子呢。」姜荷淺笑着說:「小熊和想吃糖的小春,那眼神可是一模一樣的。」 「誰讓你做的糖好吃呢?」 金玲也吃過姜荷做的糖,甜而不膩,確實是好吃,是她吃過最好吃的,哪怕外頭買的糖,也不如姜荷做的好吃。 「那是,我的糖可是特殊秘方!」姜荷神秘一笑,加快了腳步和金玲下山。 ...

「太久沒有回到家中父親重病,我還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難免有些擔憂。」

庄塵也知道她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他的妹妹如此想要那權勢。 怕就怕她心狠手辣的,想要對他的父親提前下手。 這樣不就成了高倩心中的遺憾。 「那我們的計劃不能一拖再拖,得儘快地把它實行起來。」 她們三個人就這樣坐在院子裡面,不斷說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去制定一個完善的計劃。 不過短短一個小時的時間,他們就已經想到了天衣無縫的計劃。 「可是這樣會不會太危險了一點?」 「只要能夠讓家族看到她的真面目,我不怕危險。」 高倩的臉上出現了一抹堅毅,拽緊的拳頭顯示著她此次的決心。 白團團也就沒有再說什麼,只能夠去保證這個計劃實施的每一步順利。 並且保護她的安危。 ...

兩人雖驚不亂,腳尖點地,身形如大雁般飄然後退。而就在此時,賀奇身形閃電般衝上前,當真如魅影一般。

踏雲如風,螺旋九影,兩種絕世輕功加成之下,賀奇以何太沖班淑嫻完全預料不到的速度殺來。 他五指張開,狠狠抓住兩人的脖子,摜在地上。 他輕輕起身,拍了拍手掌,笑道:「搞定!」 何太沖兩人咳嗽著爬起來,滿臉恐懼的看着賀奇。自兩人武功大成以來,從來沒有人能夠這麼容易將兩人擊敗。 若是兩者當真是這等弱逼,崑崙派也沒有資格在魔教的眼皮子底下存續百年而不斷了。 「臣服,或者死!」 何太沖猶豫不決,班淑嫻卻冷笑道:「崑崙派豈有貪生怕死之徒,要殺便殺,要我們夫妻臣服,純屬做夢。」 賀奇依稀記得,何太沖夫婦好像是闖少林時,被少林三渡打落懸崖,死的極其廉價,沒有半點意義。 而且,他對於這兩夫妻沒有半點好感。 可如今班淑嫻生死掌握在他手中卻依舊如此強硬,倒是讓人刮目相看。 賀奇淡淡的道:「既然要死,那我便成全你。」 「你是劍客,當死於劍下!」他一伸手,周芷若手中長劍瞬間飛來,落在他掌中。 ...

這股氣,竟是如此的浩瀚!儘管只是塵埃罷了!可即便如此,在這片塵埃中,他依舊嗅到了,那種生命的偉岸與滂湃!

龍,原來真的存在! 龍骨連成了一片,靜靜地開闢出了另一片世界——詭異而又神幻的世界! 這片世界,嫁接在於尊的世界里,可以堪稱小世界的彼岸! 火焰,被點燃了,龍的瞳子里,爆燃出一道道幽冥之火。 當焰火,漸漸變得繁盛,彷彿是一片片植株般,經清淺的風,稍一吹拂,便會靠近彼此,當風止息時,彼此又盎然地屹立在各自的世界里,恍似從未接觸過彼此一般! 烈烈的風聲,呲呲燃燒的烈焰,翻滾的雲層,澄澈的光華,總是在不影響彼此的條件下,證明著自己的存在! 碩大的龍骨上有一道道孔洞,好似是經風殘噬形成的!可細細想來,卻又有些矛盾!如此偉岸的龍軀,又豈是風殘雨噬所能改變的? 赤紅色的龍骨,似是一片焦岩,涌動著一道燦烈的氣息。 安靜而又暴躁的空氣中,隱約間,蘊藏著一息危機!似隨時都會爆發! 鏗! 鏘! 霹靂,瞬息間,劃過闃寂的蒼穹,炸開了!世界,再也不會如此安逸下去了! ...

轟隆~

李無敵口中話尚未說完,秦用巨錘已和李嗣源的鋼骨亮銀槍撞擊在一起,一擊之下,人影飛出,兵戈斷裂,胯下戰馬栽倒在地,哀鳴長嘶聲響起。 一招轟殺! 又是一招轟殺! 恐怖如斯,讓人心有餘悸。 一時間,李無敵神情猙獰恐怖,目眥欲裂,仰天長吼道:「諸位哥哥莫要與其交鋒,此獠戰力逆天,十三弟取其性命,為大哥和十哥報仇!」 巨聲傳開,李嗣昭,李存璋二人瞳眸大睜,面露恐懼之色,秦用的神勇非他們可敵,眼下衝殺上前無非是白白送命。 砰~ 砰~ 李靖和李克用兵戈分開,胯下戰馬縱橫交錯,兩人相繼穩住坐騎,酣斗三百回合有餘,李靖已經慢慢開始佔據上風。 讓李克用覺得奇怪的是,李靖越戰越勇,越戰越強,戰力在不斷飆升,從剛開始的旗鼓相當,到現在他已有些力不從心。 李靖之所以能夠越戰越強,是因為他擁有屬性祭魂,戰死沙場的兵將越多,李靖就愈發強大,祭魂開啟后可將戰死兵將百分之三十的戰力據為己有,最恐怖的是可以不斷疊加。 如此下去,李克用別說捉襟見肘,也可能也讓李靖一招歸西。「還算是個不錯的傢伙。」 ...

聽得此言,葉守業頓時激動的道:「孩子,謝謝你!」

「叔叔,不用客氣,您終究是葉寒的父親。」李若薇笑着說道:「如果沒有其他事情的話,您還是先回去吧。對了,您要是能說服我爸媽幫您,應該有更大的把握。」 「好。這是個好主意。」葉守業不停的點頭。 若是有認識他的人看到這一幕,絕對會目瞪口呆。堂堂葉家家主,什麼時候這麼聽別人的話了? 葉守業離開后,李若薇回了辦公室繼續工作,但是她的心思已經完全不在工作上了。 她在考慮該如何勸解葉寒,讓他原諒自己的父親。 …… 下班后,問了下爸媽之後,李若薇把葉寒從他的房間里拉出來吃飯。 葉寒坐在飯桌旁,心不在焉,滿眼血絲,神色很是疲憊。 顯然,他這一整天也被矛盾的心情折磨得不輕。 哪怕他是赫赫有名的貪狼,但這種事情對他也有着很大的影響,不可能完全無動於衷。 「今天他來找我了。」李若薇看着葉寒,忽然說道。 葉寒的神色稍稍有些變化,但是什麼都沒說,只是繼續吃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