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News

起初,聽到什麼積分制,眾人眉頭緊皺,有些搞不懂,可聽到能量石,心中一顫,現在可是靈氣稀缺,靈石稀少的時候,若有能量石什麼的輔助修鍊,就再好不過了!

只是,這積分該如何獲取呢? 余昭然一連說了幾項重點,末了,嚴肅道:「希望你們嚴格遵守,如若有犯,就不要怪我手下無情!詳細章程,我會定下,你們都要學習,還得考核,考核不過就扣工資……扣積分!」 嘴瓢了,有點收不住,看來自己還是一個話癆呢。 「行了,我言盡於此,副盟主可有什麼要說的?」 余昭然看向宋晉,笑眯眯問道。 宋晉眨眨眼,這時候還回不過神呢,他笑了笑,搖頭道:「沒,沒什麼要說的了。」 余昭然點頭道:「也好,你隨我來一趟。」 宋晉便渾渾噩噩的跟着余昭然走了。 晉章城換了盟主之事,瞬間傳遍全城,引起了全城討論,可謂是震動全城啊。 晉章聯盟雖然常有不平之事,但換盟主之事,卻是相當稀罕的,而魔修聯盟換盟主,那絕對是血雨腥風的,果不其然,爆炸性的消息緊接而至,上任盟主被現任盟主殺掉了! 還有一位一品長老和盟主一起,被眾長老分食了。 想想都覺得恐怖了。 ...

「反正我是沒看到過。」

「花點錢去個粉絲會或者活動就看到了。」 「那不得花錢嗎?」 「你家又不缺錢。」 兩排中間靠窗的位置,和議論的那幾個人座位擺放不一樣一個單獨辦公桌。同兩排保持一段距離和空間。 乾淨整潔,一台筆記本電腦放在那裡。對面有張椅子。 女孩已經坐下,示意韓錯:「坐。」 韓錯坐下,手放在雙腿上。 「資料簡歷帶了嗎?」 對方開口,韓錯愣住:「啊……」 隨即暗嘆,果然自己二筆一般,跟鬧著玩似的。他想說龍辰也沒提醒他,可這種事用他提醒嗎?況且他一直在那矯情來著,宅太多年和社會脫節這點基本能力和思維都沒有了。 好在對方看看他的樣子似乎沒帶,也就沒有過多糾結。 「沒關係。」 ...

如果王逸茹不離開的話,面對她的又會是個什麼樣的故事?肖可可不敢想。

人生過半,希望不遲。 江丞早上起來,第一件事情就拿起手機,上面還是沒有王逸茹發來的信息,他獃獃的看著手機屏幕,「她就這樣走了嗎?」 王逸茹出現在江丞的生活裡面,只留他下了一段記憶和一個他目前還不知道的秘密,這個秘密將會影響著他往後的幾生幾世。 「噹噹當!」 敲門聲響起,是肖可可,她來叫江丞吃早飯。 江丞起身去了衛生間,打開水龍頭,洗了一把臉,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他相信王逸茹肯定還會出現的,現在他能做的只有等。 好好的等她回來。 江丞擦乾臉上的水,對著鏡子深呼吸了一下。 洗漱完,江丞走到餐桌前坐下,拿起碗筷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昨天晚上沒心情吃飯,現在他覺得自己餓的能吃下一頭牛。 肖可可看著江丞很有胃口的樣子,她心想他睡了一晚上就想開了嗎? 下午三點,江丞召集信息部和新媒體部的人一起開了個會,會議的內容主要是關於助農計劃的實施執行。 他讓信息部全力配合新媒體部把助農計劃做好,鄭雪熙看著江丞,她似乎發現了一個很重要的細節,那就是江丞手上的結婚戒指不在了。 ...

兩側放著輕音樂,這就不是李麒的曲子了,風格卻也差不多,都是很舒緩。

人並不多,只有十張桌子左右,每一處的分佈,都很講究,姜然看了一眼之後,感覺不錯。 這裡面的擺設,姜然覺得都還可以,至少,姜然還從未見過豪橫到了這麼大一個樓層,周圍的布置也都是古香古色的。 最後,只放了十張桌子。 走廊過道有盛放的兩排鮮花,這都是真花,為了美觀算是下了血本了。 然後還有幾個鳥籠,鳥鳴聲音不大,但卻很好聽。 各個桌子之間,用屏風給隔開。 「您三位坐在這邊可以嗎?」帶過來的服務生微笑著說道。 「可以。」 「好。」隨後服務人員把菜單留了下來,「您先點菜吧。」 「你們來吧。」馮卓把菜單遞給了兩人。 「我不會點,你們來吧,我吃什麼都無所謂。」姜然說道,「少點幾個就夠了,我們吃不了那麼多。」 隨後推給了李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