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News

「巨棺橫空碾壓而至,他們是在找死。」林凡冷笑,而後詫異低語:「原來是因為有三口棺材中的生靈已經鎮壓不住死氣,快要逝去,所以來最後一戰。」

林龍眼神凝重:「快要死去,要決死一戰?」 「不止,他們怕是更想臨時一搏,藉助我的壓力,期望我夠強,能逼得他們臨門一腳,跨入另一個境界,在謀一世。」 「做夢。」林龍嗤笑:「我就在此地等他們來,殺了。」 「不止,還有那個聯盟的數位長老。」林凡皺眉,看向毒天嬌:「你確定這座墓穴,只有你一人在尋?」 毒天嬌苦笑:「那裡可能?我一直知道有一股大勢力在尋,遍布星野,尋遍了萬界。」 林凡點點頭,示意知道。 沼澤自古沒有幾人前來,但今日來的太多太多,這很明顯,這神墓得消息,怕是早就傳了出去。 「別理會,我們繼續向前。」林凡向前走。 四人繼續向前,一路小心謹慎,毒神墓內,奇珍異寶遍地,但都太惡毒,稍微觸碰,都能讓臨神八境的大修者死無全屍。 略微思考,林凡以道文為墨,留下諸多標語,標註出很多險惡處。 「怕是你的好心,沒人理會啊。」林龍笑了笑。 天龍尊者等也點頭:「好心被當作驢肝肺的事可是很常見。」 ...

隨即——

一發不可收拾。 澡白洗了。 ** 清晨,九點。 秦梵醒來時,房間內除了尚未消散的淡淡沉香外,再也沒了男人睡過的痕跡。 她簡單洗漱後,穿着及踝的真絲睡裙,一臉慵懶地下樓。 傭人已經將早餐擺好了。 秦梵用餐時,接到了蔣蓉的電話。 蔣蓉語帶驚喜:“《風華》劇組通知你下午去試鏡。” “昨晚你是怎麼說服裴導的?” 記憶中,裴導可是導演圈最難伺候的。 秦梵握着叉子的手指頓了頓,漂亮的眉眼帶着幾分愉悅:“大概……是美貌?” ...

「怎麼辦?」

心念電轉間,江楓似是有了主意,神色平靜了下來。 「江隊長,快出去吧!也許道個歉,認個錯,還有緩和的餘地!」 趙小五焦急地催促道。 然而,江楓卻仍舊不動如山,反而是漫不經心地道:「你去通報一下,本隊長正處在修鍊的重要關頭,讓他先在外面候著!」 「啥?」 趙小五懷疑自己聽錯了,心頭狂震! 讓大隊長在外面候著,有沒有搞錯? 那可是你的頂頭上司啊!你以為你是玉皇大帝啊? 真是見過作死的,沒見過這麼作死的。 「這……」一時間,趙小五僵在原地,呆若木雞。 「還愣著幹什麼?去,如實通傳,不得有誤!」江楓命令道。 「是!」趙小五點了點頭,但神色很是難看。 ...

是啊,這世上,還有什麼比他的命更重要呢?

一個女人而已,如果最後可以把他的命救回來,真的,她就算是住進了觀海台,每日每夜的在他身邊,她也沒事的。 溫栩栩掛掉了電話,就像是沒了靈魂的木偶一樣,在那窗邊獃獃的站了很久。 直到,護士過來又叫她去手術室了。 【南木木:霍先生,聽說你很快就可以痊癒了,恭喜你,以後,記得一定要好好珍惜自己的生命,知道嗎?】 她發完了最後一條微信,然後,人便進去了手術室。 而這一天,距離他們分開已經快一個月了。 —— 一個月的時間,說長不長。 但是,說短也不短。 特別是對於臉部修復手術到了最後關頭的溫栩栩,在最後一次手術做完后,她接下來等著完全癒合的過程,簡直就是過得跟地獄一樣。 為了保證皮膚的新陳代謝,完全恢復到原來的模樣,她必須在臉上那些傷口剛癒合,又被醫生將它挑開。 然後,再注入一種能讓皮膚重新生長的因子,整個過程,煎熬到溫栩栩每天都像是在地獄中度過一樣,生不如死。 ...

比賽是一定要寫完的,只是,會少一點一些細節描寫 就在眾人還茫然時,突然身後大門被緊緊閉合,一道尖銳的笑聲響起。

「嘎嘎...又來一群傢伙,那就讓吾來看看你們跟我最新收藏品到底誰厲害。」 聲音一出。 眾人立刻全部縮在一起,嚴陣以待。 這道聲音無疑就是詭夢之主,但是他所說的什麼收藏品是什麼意思。 這時。 只見一道迷霧突然從虛空中流淌出來,很快便凝聚成一個人形。 但與之前的不同。 這道人形並非像之前的那樣鬆散,而是轉變成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且是...一個玩家! 「活潑的...小綿羊?」 看着對方的名字,林瘋大跌眼睛。 關鍵的是對方還是個男的。 起這種名字的除了玩家以外,恐怕也沒有什麼人會有這種少女心了吧。 ...

在剛剛爭分奪秒的奔跑過後,似乎受到了激烈運動的影響,水上隼人的心情怎麼也平復不下來。

他煩躁地坐在急診的塑膠椅上,雙手撐著臉,手指插入凌亂的頭髮中,無視着遠處那些病人、家屬時不時投來的目光和窸窸窣窣的討論聲。 坂井泉水的身子本來就弱,在患病以後更是天天修養,根本沒有時間鍛煉。今天這結結實實地一摔,後果如何真的沒有人知道。 ... 過了一會兒,經歷了在緊張過後的一波煩躁以後,水上隼人也逐漸冷靜了下來。 他的腦海中忽然浮現起那天他們見面的場景。容衡嗯一聲。 「你親自帶兵去搜查,看還有沒有餘黨,如果有,當場拿下,包庇者,以同謀罪論處。」 「是!」 曹驚雲下去了。 走出兩步,又回頭, 「侯爺,屬下看端王妃傷的極重,要不...... 《男主每天都想殺我》第57章邪不邪門 正好閑著沒事,魏小寶叫上南宮羽裳等人,一同來到修繕一新的武侯府。 ...

「魏伯父,您放心我這不算是行賄,我就是單純的晚輩孝敬長輩而已。您要是不收的話,您就是不認我這個晚輩。」

嘶! 你們都聽到了,我可真的沒想要啊! 這是韓元非要塞給我的! 嘖,這次終於能回房睡覺了。 「那恭敬不如從命了。」魏徵看了李二一眼,笑眯眯的沖著韓元點頭致謝。 眾人長嘆一口氣,忍不住的搖頭。 老魏啊,你這平日懟人的腦子用到哪裡去了? 這小子給你挖坑呢,拿人家的手斷,等一下開口,我看你怎麼拒絕。 李二有些同情的看了一眼魏徵,田舍奴啊,是朕對不住啊! 朕保證,今年你的俸祿我絕對不扣了! 「其實呢,這白糖生意不過就是隨便搗鼓一下的,咱們今天的重點不在這裡。」 「你們都知道咱們這鹽的生意吧,我這個生意比起鹽,可以相提並論。」 ...

就像是,在看着魔鬼一般!

這,簡直… 就是死神,惡魔! 轟! 一陣狂風呼嘯而過! 直接,將那名殺手,掀的倒飛了出去! 「砰…!!」 重重,摔在了地上。 秦蒼穹語氣淡漠,「滾吧。」 他,根本不在乎消息封鎖。 殺了,就是殺了。 即便是m洲的殺手,那…又如何? 將其放回去。 ...

大堂經理打量了蘇七鋒一圈,見蘇七鋒衣着簡單樸素,也不想是個有錢人,當下便說道:

「這位先生,如果你沒什麼事情的話,還請移步,我們這裏不歡迎閑雜人等。」 蘇七鋒眉頭一皺,道:「我是來買房的!」 大堂經理一愣,接着眉頭微皺,道:「先生,你確定要買房嗎?我們是目前全市最好的樓盤,普通戶型也要五萬一平米,你確定嗎?」 大堂經理認為自己看人的眼光比較準確。 不認為蘇七鋒能夠買得起他們這裏的房子。 這個樓盤是全市最高端的樓盤。 不僅僅是均價貴。 而且全部都是大戶型。 最小的也有160平米,最大的更是有千平別墅。 哪怕說最小的160平米,也需要800萬一套,何其昂貴! 「我如果不來買房,過來這裏做什麼?」 蘇七鋒淡淡的回了一句。 ...

林漠啊,你不僅丟了我輩行醫之人的臉面。

南境人的臉都被你丟到京城來了。」 此話一出,哄堂大笑。 「哈哈哈,就這種人也配叫神醫?那我豈不是算醫聖了。」 「滾回南境吧,醫聖大賽也是你這種人能參加的。」 「就是就是,別給我們中醫丟人了。」 一時之間,惡語相加。 而林漠並未做任何反駁,只是冷冷的看著眼前的一切。 「出事了,什麼事?」,江山問道。 「不知道從那裏冒出了個商人,和你一樣,也在大規模倒賣貨物,價格只有你的四分之一。」 「照這樣下去,我之前好不容易鋪開的市場,都會被搶走的。」 「將軍已經發話了,讓你儘快把事情處理好,要麼你就降價,降到和別人一樣,否則,就中止合作。」 彼得羅夫在電話里,鄭重其事的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