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News

「在下可是個很正直的法師!」彌勒一臉嚴肅,正氣凜然的說道。

「你說謊...」 「好了,球球。」花火拍了拍它的頭,示意他安靜下來,「說起來,好色法師彌勒,說自己是個很正直的人士,不覺得奇怪嗎!」 「你認識我?!」彌勒額頭立即冒出一滴冷汗,不妙啊不妙啊! 自己平常的名聲似乎讓這個少女知道了,不會被真的誤解了把! 明明自己這次真的沒打算偷看啊! 旁邊那個巫女小姐和穿着奇怪服裝的漂亮小姐看自己的眼神明顯不對了! 還有那隻半妖!似乎很想砍我啊! 「每次遇見漂亮的女孩子,總是說:『能請你為我生個孩子嗎?』之類的話,怎麼可能不知道你的大名呢。」花火笑了笑,擺了擺手,「不過這次我倒是知道你是無辜的,所以不用緊張!」 「呼!」彌勒重重鬆了口氣。 好險好險!殺氣沒有了! 「對了,問你件事情,你願意加入我們的隊伍嗎!」花火突然說道。 「啊咧?!」幾個人都疑惑的喊了起來。 ...

自己以前的修鍊方式,自己的升級簡直就是扶搖直上了!。

如今,他已經開始針對於混沌法則開始修行,才是真正的困難。 如今的他倒是有些理解起,觀音,如來這些個當了幾千年的准聖的存在了。 想要完全掌握一種法則,真的是無比的困難! 修為幾千年都不會有什麼變化也不奇怪。 而且還要擁有大氣運,像是當年身為紫霄宮聽課的紅雲道人。 他不就是因為沒有大機緣,得不到天地的庇護,甚至會被人追殺! 但最後被人追殺的身死道消! 「成聖之路,可太難了!」 孫悟道想起這些,感嘆著成聖的不容易。 僅僅是一個時間大道法則,就讓他頭疼不已。 倘若再煉化自己手裡的混沌火源,混沌水源。 不知道自己到底得閉關多久呢! ...

【漩渦鳴人:「太好了,太感謝你相信我了,雛田!」】

【日向雛田:「不...不客氣...」】 伴隨着聲音落下,系統的提示音也隨即傳來。 【恭喜漩渦鳴人以及日向雛田回答正確,恭喜獲得忍術,木遁·四柱家(如果已經習得,可以放棄該次獎勵,改為兌換成五百金幣。)】 【漩渦鳴人:「沒想到還真是啊,謝謝你相信我,雛田!」】 【日向雛田:「沒...沒關係的...」】 【日向寧次:「來人啊,雛田大人暈倒了!!」】 【夕日紅:「我就知道...」】 【邁特凱:『為了愛情而昏倒,這就是青春啊李!』】 【李洛克:「我明白了,凱森誰!!」】 【......】 伴隨着兩人的回答正確,獎勵到手之後,眾人也是一片歡呼和恭喜,當然,系統的提示音,也是再度襲來。 【提示,十分鐘過後,系統將會提出新的問題。】 ...

慕若惜在他的叮囑下上了車,又在他的目送下,駕車離去。

回到慕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 把車子駛進車庫裏,發現父親的車子都在,若惜一邊拿着包下車,一邊自言自語「爸今晚不是要應酬嗎,這麼早就回來了。」 父女倆應酬的時候,不到深夜都不會歸家。 在生意場上,那是身不由己呀。 主屋裏燈火通明。 慕若惜進屋后,看到養母坐在沙發上,神情嚴肅。 而養父則站在窗前,抽著煙,屋裏滿是煙草味。 傭人們一個都不在,應該是被父母吩咐不要進屋打擾吧。 這氣氛告訴慕若惜,肯定出了事。 還是與她有關的。 慕若惜細想,除了上次偷情被多管閑事的人報警,她被父親領回來狠狠地罵了一頓后,她就沒有再犯什麼錯。 都過得小心翼翼的,就是怕她和唐千浩偷情的事會被曝出來。 ...

慕若惜在他的叮囑下上了車,又在他的目送下,駕車離去。

回到慕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九點多。 把車子駛進車庫裏,發現父親的車子都在,若惜一邊拿着包下車,一邊自言自語「爸今晚不是要應酬嗎,這麼早就回來了。」 父女倆應酬的時候,不到深夜都不會歸家。 在生意場上,那是身不由己呀。 主屋裏燈火通明。 慕若惜進屋后,看到養母坐在沙發上,神情嚴肅。 而養父則站在窗前,抽著煙,屋裏滿是煙草味。 傭人們一個都不在,應該是被父母吩咐不要進屋打擾吧。 這氣氛告訴慕若惜,肯定出了事。 還是與她有關的。 慕若惜細想,除了上次偷情被多管閑事的人報警,她被父親領回來狠狠地罵了一頓后,她就沒有再犯什麼錯。 都過得小心翼翼的,就是怕她和唐千浩偷情的事會被曝出來。 ...

零零哦了一聲,看着情緒低落的瓊熒,試探著問【大人,您怎麼又不高興了?】

自從來到這個小世界之後,自家大人好像有些多愁善感…… 「沒事,原身情緒影響。」瓊熒又吸了一口,才將香煙丟出窗外。 風雪裹着一點明滅的火光走遠。 瓊熒慢慢地活動了下手腳,下車拉開後門坐了進去,撿起被甩到地上的包裹。 包裹打開,是一雙鞋襪。 她赤着腳開了半天車,腳踝處沾了一層漆黑的油煙。 雙腳早就被凍僵,她緩了一會兒才能自如的穿上鞋襪。 滾燙的淚順着臉頰滑落,大滴大滴地落在白色棉襪上。 【大人,您怎麼了?】小糰子有點慌。 【沒事,原身情緒影響。】 小糰子換了個問法【大人,原身怎麼了?】 這回瓊熒沉默了一會兒,才說:「原身,可能希望有人能愛她吧……」 ...

老侯這時候才注意到辰九游,眼神從上到下,皺眉地看著他,皺眉道:「於哥這位小兄弟很年輕面生啊,他已經是八品高手了?」

於白飛不耐煩道:「我,你還信不過嗎,他叫辰九游,是我認的兄弟,他的武功我親自檢驗過了,確實已經是八品高手了。」 老侯也不太在意,直接從抽屜拿出一個木製的牌子,牌子兩側帶有特殊的花紋,前面刻有天幕府三字,後面被老侯刻下了辰九游的名字。 辰九游拿到木牌之後,就正式成為長興縣天幕府任職木牌捕快了。 正式任職后,於白飛帶著辰九游來到一個會客廳等候。 過了不一會,堂內走來一名大概四十來歲的中年男子。身穿黑色飛魚服,腰部掛著一個銅色的腰牌,體型稍微有點微胖,面色紅潤,是一個發福大叔的形象,挺著個將軍肚,笑容和藹。 在來江南的路上,於白飛就向他介紹了天幕府長興縣分部的具體情況。所以辰九游一下子就認出了,眼前這位就是分部統領蔡坤,是一名銅牌捕快。 雖然看著很和藹可親,但是他的實力卻不容小覷,比於白飛的武功還要強上一截,他的武功境界已經達到後天八重,有著「判官手」的稱號。 「屬下拜見大人。」 於白飛和辰九游兩人同時站了起來,向蔡坤拱手行了一禮。 蔡坤一來就坐到會客廳的主位,擺了擺手:「白飛啊,你終於回來了,府中還有一些工作需要你呢,你倒好,請假了一個月,讓我累得瘦了幾斤了。」 於白飛連忙道歉:「非常抱歉,也感謝大人的信任,接下來我會認真負責做好工作的。」 蔡坤點了點頭,轉頭看向辰九游:「白飛,這就是你說的辰九游嗎,看上去是個很俊逸的小夥子啊。」 ...

「麻煩轉告朴大人,我想找他的時候自然會來。」

林風說完就轉身朝着天龍號走去。 朴美慧姐妹倆根本沒機會與林風道別,倒是朴知昕追了上來。 「風哥哥……你答應我要回來找我。」 朴知昕的眼睛泛著淚光,林風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小臉。 「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朴知昕見林風並不熱情,索性直接衝上來輕輕的在林風臉上親了口。 「風哥哥,再過兩個月我就去華國開演唱會,到時候我在找你。」 說完,朴知昕急忙往回跑,不給林風有反對的機會。 林風無奈的搖了搖頭,說實話……他不知道怎麼拒絕朴知昕,雖然這丫頭長得非常漂亮,但林風只把他當妹妹看待,林風不願傷害她。 回到天龍號。 林風直接找到了常德福。 「林先生。」 ...

天海市局,審訊室。

啪~ 美女警花一拍桌子,指著葉天怒斥道:「坦白從寬,抗拒從嚴,你到底說不說!」 葉天滿頭黑線的道:「你什麼都沒問讓我說啥?」 咳咳~ 「今天是第一次上崗,程序有點不嫻熟。」 美女警花尷尬的咳嗽兩聲,板著臉對葉天道:「開場怎麼說來著……姓名,年齡、性別、家庭住址!老實交代!」 「葉天,27周歲,性別男地,愛好女地……」 啪~ 美女警花再次一拍桌子:「能去那種地方,肯定也是猥瑣大色狼,我沒問你愛好,你要搞清楚你現在的位置,這裡是警局,問你們說什麼,家庭住址!」 「有房子的地方都算家庭住址嗎?」 「嗯。」 「摩納哥皇宮旁邊有個莊園,英倫王室里有我的一間房,賭城有一個佔地一萬平方米的別墅,還有……」 ...

他們可以敏銳的發覺空間裂隙,並迅速判斷出是否有威脅。

像剛才這種細微的空間裂隙,他們直接就免疫了傷害。 一級兵種影盜的初始實力,是黑鐵三階巔峰。 而顧宇在領悟了影遁后,現在實力剛剛達到黑鐵二階,差距不小。 但顧宇並沒有讓兩名影盜探路,而是自己走在前面。 實力雖然歸零,但他在遊戲世界裏鍛鍊出來的經驗還在,比起兩個新兵蛋子,顧宇覺得有必要秀一波真正的技術。 靈巧的動作,風騷的走位,時刻保持隱匿的潛行,就像教科書一樣的經典。 顧宇心中得意,想必身後的影一和影二,肯定被他的完美表現深深折服了。 後方,影一和影二彼此交換了一個疑惑的眼神,不明白族長大人為什麼要在家門口轉悠,半天都沒走出去。 說好的去打獵呢,這都多久了? 「族長大人,您是在帶我們巡查領地嗎?」影一忍不住詢問。 「您不用擔心,聖地附近一里內如果有危險,我們會收到警報,現在很安全。」年輕的影二心直口快的說道。 「你們懂什麼!我這是在偵察地形,規劃未來暗空之城的建設藍圖,這次我們的任務不僅是打獵,更重要的是收集情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