鬱悶之下,又灌了兩口靈酒。

「酒前輩,您看看這個。」

酒瘋子的這一番表情沒有藏著掖著,所以顧長生看的明明白白,便把隨身儲物袋中那張寫著六十多寶地名稱的紙張遞給酒瘋子。

「這是什麼?」

酒瘋子看著一張紙上密密麻麻的寫了六十多個詳細的地名,不明所以,便開口問道。

「這是我用分發給發現弟子十分之一靈石礦所得靈石,千金買馬骨之下,被我帶過去的那上百練氣期弟子上報的寶地,即便裡面有三分之一的真正寶地,而真正寶地中又只有三分之一是有相對較大寶物的存在,那對咱們雲口峰來說就是一個大好消息。」

「如果把這個消息告訴在家的五百練氣期弟子,估計起碼還得能增加上百的寶地,估計接下來咱們雲口峰的築基期長老,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有的忙了。」

酒瘋子能當幾十年峰主的存在,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顧長生一說,他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看來你小子確實比我適合做峰主,剛剛才做上峰主沒幾天,便能給雲口峰帶來這麼大的創收,還帶來這麼大的利好消息,都讓我感覺我這幾十年的峰主像是白乾了一般。」

「剛剛我還在為此時有些責怪你,沒想到你卻是用靈石礦十分之一的靈石做獎勵,引發了這麼大的連鎖反應,估計就算是其他山峰的練氣期弟子聽了都會心動。」

「哈哈,我雲口峰崛起指日可待。」

7017k 有時候,物理也是很有意思。

遇到不明白的,要麼歸入相對論,要麼歸入量子力學,再不行就歸入暗物質、暗能量亦或者是反物質!

反正暗物質、暗能量又觀測不到,把鍋甩在它們頭上簡直是再好不過,至於如何解釋,這也難不倒普遍智商高的物理學家們,所以就誕生一個個理論,反正普通人也聽不懂、看不懂。

秦元清此舉,毫無疑問的斷人財路,一不小心就會導致很多國家會斷了或者減少暗物質、暗能量的科研經費,也難怪那些暗物質、暗能量的研究學者會那麼激動,恨不得想要與秦元清來一場決鬥。

“秦校長,據我們所知,貴校實驗組的暗物質探測器已經率先進入實驗室,並啓動探測工作,如今七八年時間過去,結果怎麼樣?您又認爲宇宙不存在暗物質、暗能量,那麼又要該怎麼處置暗物質研究人員?”董倩問道了一個問題。

要知道,水木大學也是華夏比較早開展暗物質研究的,在暗物質研究方面的實力,在全國也是數一數二的。

“七八年的研究,雖然出產了一些論文,但是說實在的,實質性成果卻是沒有。接下來我會調整暗物質的研究人員,雖然暗物質不存在,但是卻可以研究宇宙其他方面。”秦元清淡笑地說道:“我一直認爲,宇宙纔是人類的未來,人類只有走出地球進入宇宙,人類纔有真正的光明未來。”

“如今正處於第四次工業革命,相信等完成第四次工業革命,人類的生產力將再次迎來一次爆發式的增長,到時候相信人類也已經可以輕易登上月球,也可以去探索火星,甚至去向更遠的行星。”秦元清說道:“而要開啓星際時代,那麼人類必須對宇宙有更多的瞭解。”

“暗物質研究雖然死了,但是研究人員卻未死,他們大可以研究其他領域。”秦元清說道。

如今正處於第四次工業革命,越來越多的人取得共識,只是第四次工業革命沒有發生在其他地方,而是發生在華夏。這給華夏帶來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那就是生產力的快速提升,反應在經濟上,就是華夏連續多年保持着兩位數的高速增長,怎麼降也降不下來,社會經濟發展空前的活躍,基礎性的物資不但沒有漲價反而降價了。

當然,現在距離完成第四次工業革命還早着很。

每次工業革命,持續的時間都是很長的,說是橫跨半個世紀都不爲過。比如第二次工業革命,第三次工業革命,持續的時間都超過了半個世紀。

“秦校長,這些年您和您愛人連續九年都位列華夏首善,大家很好奇,您是出於什麼考慮而在慈善事業上花了這麼大的力氣。”董倩也不再採訪學術上的,而是轉移到慈善事業上。

2018年雖然還未過去,但是華夏首善的位置依舊難以動搖,秦元清夫婦依舊牢牢地佔據榜首,這是秦元清連續九年堪稱華夏首善。

秦元清在慈善事業的大力度,持續了九年,用自己的行動表明慈善事業的態度,所以雖然坐擁鉅富,是名副其實的超級大富豪,但是普通百姓根本不會對秦元清起仇富之心。

而因秦元清慈善行爲,受益的人羣是以千萬計的。秦元清的慈善主要囊括了教育、醫療這兩大塊,改善了數百萬中西部學生的教育環境、支教的補貼以及學生的獎學金等,使得東西部教育沒有被拉大一個誇張的地步。

除此之外,最大的一塊當屬如今曝光度並不高的荒漠治理!

“我始終銘記着一句話,先富帶動後富!國家是允許一部分人先富裕起來,但是先富裕起來的人也不能忘記,華夏還有一半的人處於相對比較貧困的,我們有責任、有使命幫助他們發展。”秦元清微笑地說道:“而且我能有今天,都是國家培養了我,給了我,理所應當承擔起社會責任,所以我必須回報社會。當財富達到一定程度,實際上財富已經不是自己的,只是暫時爲人民管理而已。”

“我和我愛人,扣除保鏢的支出,實際上我們一年的支出開銷也就是幾十萬,特別是我,在水木實際上一個月三千都不一定花的掉。”秦元清笑道:“我們其實花不了多少錢,既然這樣就把錢用來給予幫助有需要的人。”

“我現在還記得曹總當初所說的,當時他當着國內很多知名企業家的面說:‘我愛出風頭,想給華夏企業家做一個表率,你們以後向我學習,我爲華夏富人立一個標杆,我怎麼做你怎麼做,我要是做不到,那全華夏最爲富不仁的就是曹得望’!他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至今在慈善方面已經捐了超過二百億了。”秦元清說道:“雖然我是學者,並非企業家,但是也身受感動。作爲90後,我想我也應該給華夏的年輕人立一個標杆,始終不忘本、始終牢記初心不忘使命!”

“我這些年始終關注着中西部的教育,與希望工程合作總共建立了一萬多所希望工程學校,再加上希望工程原本建設的希望工程學校,總共已經達到三萬所希望工程學校,每年可以保障中西部近千萬的孩子能夠享受九年義務教育,不會因爲家庭貧困而輟學,擁有改變自己命運的機會!”秦元清說道:“薪火相傳計劃,至今得到各界人士很大的支持,包括大學生羣體也會利用暑假時間或者大四時間去支教幫助中西部的孩子。”

“我相信,大家齊心協力之下,一定能夠將中西部發展起來,實現共同富裕這個偉大目標!”秦元清對此是堅信不疑的。

“現在有一個聲音,是說您做的慈善主要對象是嬰孩、學生,是農村的,但是城市的也需要,其他年齡段特別是老人也需要得到幫助,對此您有何看法?”董倩問了一個比較有爭議性的問題。

秦元清也不避諱,爽朗大笑道:“我的慈善事業目前對象確實是嬰孩、學生,不管是微笑天使計劃、免費學餐計劃、薪火相傳計劃與希望工程的合作建設現代化學校,都是主要幫扶的是嬰孩、學生,他們代表着華夏的未來,是祖國的花朵,我們有義務讓他們茁壯成長起來。而且我也認爲,教育是回報率最大的投資,也是非常有效果的慈善,它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命運,從而改變一個家庭、改變三代的命運!”

“至於說都是集中農村的說法也並不對,應該是說側重點是放在農村!關於這一點,可能是因爲我本身是出自普通農村家庭的孩子吧!”秦元清很坦然地說道:“同時我也想說一句,華夏的工業化、城市化能夠得以實現,背後是農村作出的巨大的犧牲,是農民用自己的雙手和肩膀讓華夏的城市化、工業化有如今的模樣!”

“相比起城市,農村更需要得到幫助!農村的孩子獲得的教育資源,是遠不如城市的,也因此我也希望能夠改善這般局面!”秦元清說道:“這些年,我一直和其他學者在推動着,加大對農村的投入,建設發展鄉村百業!城市要發展,農村也是需要發展的!一味強調城市化、工業化,也並非就一定是對的!我們別忘記,華夏還有六七億人生活在農村!”

“微信微博、微信商城、京東、抖音等平臺,都有一個幫扶貧困地區售賣當地物品或者幫助宣傳農村的百業,如今火遍全網、擁躉極多的李子柒,就是其中的一個典範!”秦元清淡笑道:“至於其他年齡段,確實也有需要獲得幫助的人羣,但是我只是一個人,並非是個人,我也有力所不逮!這一方面,需要廣大的社會一起努力,使得愛能夠傳播到每個人!”

開玩笑,華夏那麼多人需要得到幫助,所需要的資金是海量的,秦元清只是個人,哪裡能夠幫到所有人。也正是如此,他一開始就將自己的慈善放在教育、醫療方面,然後主要是偏向於農村!

反正他行得正不怕影子歪,也不怕別人說三道四的,他也不在意網上的一些陰陽怪氣的。

“現在社會上有一個聲音,那就是對於二十二校聯盟,他們認爲二十二校聯盟成員基本上都是985高校,本身已經實力很強了,其他普通高校更需要水木的幫助,對此您是怎麼看的?”董倩提到了如今依舊飽受爭議的二十二校聯盟。

“關於二十二校聯盟,它的宗旨和目標並非是幫助需要幫助的高校,而是要建立世界一流大學,教育興邦,只有大學達到世界一流,國家才能真正稱得上一流。也正是如此,自然要選擇原本底子好的偏向於理工類大學!”秦元清對於這個問題,也給了正面的回覆:“我們的目標,始終是世界一流大學,如同美利堅的常青藤聯盟一樣!”

“目前水木在世界大學最新排名是第10,但我們的目標並非是第10,而是成爲世界公認第一大學,這是我們水木的目標,我們會矢志不移地朝着這個目標前進!”秦元清說道。 厲非凡這個混蛋!

他突然有些後悔就這麼輕易的放走了他!!

厲墨司的臉色陰沉,一字一頓的說道:「宸寶說的對,先處理你的傷口。」

雲琉璃的臉上滿是錯愕,還想要再說些什麼,可是厲墨司不容她反駁,直接就叫了家庭醫生包紮。

雲琉璃看著面前的男人,眼眸中露出了些許複雜,看著家庭醫生包紮起了自己傷口,心裏面泛起了陣陣異樣的波瀾,她受傷的地方比較多,乾脆直接把外套脫掉了。

厲墨司一直陪伴在旁邊,無意一瞥,就看到了她胳膊上燙傷,頓時怔楞了下,臉色瞬時大變,蹙緊了眉頭,立即上前詢問,「琉璃,你這傷是怎麼一回事。」

雲琉璃垂眸看了一眼,緩緩說道:「這傷……是我在救宸寶的時候留下來的。」

當時她衝進大火中將宸寶救宸寶的時候,儘管很是小心,但還是受了傷,回來后就自己簡單處理了下,還沒有痊癒……

宸寶聽到這話后,也是懵了,有些反應不過來,不是雲夢瑤救的他嗎?怎麼現在又變成雲琉璃了。

他轉眸拉著厲墨司的衣角,眼中滿是好奇,「爸比,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

厲墨司也將所有的目光停留在了雲琉璃的身上,「琉璃?」

雲琉璃先前是因為火災的事情而不願意提起這件事,卻沒成想被雲夢瑤那個小人給鑽了空子,導致自己被誤會,她現在必須要澄清真相。

「當時是我救的宸寶。」

宸寶楞了一下,隨及又像是想到了什麼,垂下了眸子,忍不住的說道:「可是當時你明明猶豫了……」

雲琉璃頓了一下,眼中暗了下,解釋說道:「我其實對火災是有點害怕陰影的,所以當時這才猶豫不決,但是最後還是沖了進去將你救了出來,之後我就暈倒了,後面發生了什麼就再也不知道了。」

宸寶覺得她說的像真的,可是又想到了雲夢瑤身上的傷口,一時都有些迷茫,不知道到底該相信誰了。

厲墨司的心裏面是相信雲琉璃的,但是想到了先前雲夢瑤說的話,好像也是差不多這個樣子的,深邃的眸間暗了下,打算吩咐林刻查出真相。

雲琉璃若有所思,心情一直都很不好,尤其是想到了白天在老宅發生的事情,眉頭皺的更緊了,繼續說道:「現如今最大要解決的問題,就是趙沁那件事,她墜樓的事情真的和我一點兒的關係都沒有。」

「我知道。」

厲墨司相信她並不是這樣的人,可是光他自己一個人相信是沒有用的,最關鍵的是要厲家人全部都相信,否則今天厲非凡的事情還是會重複發生的。

他的臉色都變得難看,抿了下薄唇,說道:「我今天去了一趟老宅,發現涼亭那邊的監控壞了,也詢問了當天所有的傭人,可是他們沒有一個人站出來澄清。」

事情開始變得難辦起來了……

客廳內的氛圍也都跟著低沉了許多,每個人的臉色都極其的凝重,面對這個情況束手無策。

雲琉璃的心上壓著塊石頭,抿緊了唇。

就在這個時候,軟軟突然跑了過來,抱著她的腿,認真說道:「媽咪,我相信你,」

霄寶也在後面說道:「媽咪,我也相信你,」

宸寶猶豫了幾秒鐘后,也跟著走了過來,小臉上寫滿了彆扭,不自在說道:「后媽,加油,一定要證明你自己的清白給我看啊。」

雲琉璃看著這三個孩子們,眼眸也都跟著變得柔軟,彎起了唇角,露出了一抹好看的笑容。

「好,我會的。」

厲墨司也攬住了她的肩膀,「有我在,一定會保護好你的。」

一家人的氛圍又好似恢復了之前,變得其樂融融起來。

處理完了傷口后,雲琉璃看時間不早了,就讓孩子們都回去休息了,忙活了這麼一天,雲琉璃也感覺自己有點兒累了,也回到了卧室,就看到了厲墨司。

她頓時怔楞了下,臉上露出了些許意外,要知道這段日子他們一直都是分房睡的,現在突然又睡在了一間,還真微微有些不習慣。

雲琉璃也沒拒絕,感覺身上黏膩很不舒服,就打算去浴室洗澡,就在這個時候,身後突然響起了男人低沉的聲音,「你要去幹什麼?」

雲琉璃腳步一滯,轉眸詫異看了他一眼,如實回復說道:「洗澡啊。」

她稍微有點潔癖,要是不洗澡的話,一定會睡不著的。

厲墨司蹙緊了眉頭,沒好氣的提醒說道:「你身上的傷口剛剛包紮過,是不能碰水的!」

他的語氣中難掩其中的關心。

雲琉璃自己就是醫生,當然是明白這個道理的,但是身上的感覺實在是太不舒服了。

「放心吧,我會小心點的。」

雖然她這樣說,但是厲墨司還是很不放心。

雲琉璃說完后,就要朝著浴室裡面就進去,就在這個時候,突然被厲墨司給拉住了手腕,頓時怔楞了下,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騰空抱了起來。

她只感覺一陣天旋地轉,下意識的抱緊了男人的脖子,等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是在他的懷中,臉上滿是驚愕,「厲墨司,你幹什麼,你快點放開我。」

「你這個樣子,我怎麼放心你一個人洗澡,」厲墨司的面孔上全無任何異樣,一本正經的說道:「我來幫你洗。」

空氣彷彿在這一瞬間安靜了下來,雲琉璃的臉色突然之間漲紅,眼眸中狠得顫了下,似乎是有些不可置信,懷疑起了自己的耳朵,「厲,厲墨司,你說什麼?!」

聞言,厲墨司淡定重複了一遍,「幫你洗澡。」

雲琉璃的臉上的紅暈,一直瀰漫到了耳根子,也是真的有些服了這個男人,他是如何一本正經這樣的話的……

厲墨司看著她害羞的模樣,感覺自己的心好像也都跟著軟化了,深邃的眸間布滿了寵溺,勾起了薄唇,輕笑說道:「害羞什麼,我們是夫妻,你身上哪點我沒有見過?」

。「秦州?」

承順帝朝玉姝指的地方看了過去,看清秦州的地理位置后,直接皺起眉頭:「這地方常年風沙乾旱貧瘠,離鄞京又遠,你一個女兒家要這地方做什麼?」

玉姝咧開嘴,露出小虎牙笑得乖巧:「只有賜兒臣一個又……

《鳳臨朝》第032章皆大歡喜 超大的浴缸中撒滿了玫瑰花瓣,陳念安躺在裏面閉目養神,享受着按摩的氣流一陣陣衝擊着她的肩頸。伸出蘭花指捏起放在一旁的紅酒,抿唇喝了口隨即發出滿足的喟嘆,「上流生活,嘖!」

抖動平台的合作完美落地,陳念安在這個項目上終於得以喘氣,接下來就是各部門相互的協調配合,成為陸拾川也有一個月的時間,陳念安終於撈到了清閑。

忙起來的時候不顯,今日閑下來陳念安還覺得這房子有些過於冷清,陸拾川的日子有些過於無趣。

挺大個人,怎麼連平時招呼他去酒吧蹦迪的好哥們都沒有。

陳念安感覺自己成為陸拾川之後,根本沒體會到有錢人的快樂,每天忙着給陸拾川打工,連帶着自己直播那邊的本職工作都沒做。

現在各家都在加大簽約主播力度,每天刷各類APP幾乎都是直播推薦,門檻越來越低,難度越來越大,他們組幾個吊車尾的小主播再不拓寬貨源趕快摸索方法,恐怕真的會被市場淘汰了。

陳念安撥弄着手機,對着屏幕唉聲嘆氣,這幾個主播的表現也太差了。但是身為「總裁」還是給公司旗下的每個人都刷了禮物,把裏面主播講解的商品輪流下單買了一遍,就算是對他們象徵性的激勵吧。

於是,「川霸霸」的id流竄在各個主播直播間,短短几個小時榮登了幾個主播的購買單榜首。

這邊陳念安買紅了眼,門鈴卻不合時宜的響了起來。

陳念安估摸著是自己點的奢華版麻辣燙到了,從浴缸里走出來隨便套了件浴袍,赤着腳走過去開門。

外賣小哥沒有一個,反而逮到了個陸拾川。

「怎麼是你?」

陳念安探著身子往外看了看,「我麻辣燙呢?」

陸拾川渾身散發着陰惻惻的氣息,陳念安感覺氣氛不對,這才將視線往周圍看了看,對方腳下放着的幾個巨大的行李箱和背包看起來異常眼熟,「什麼情況,你離家出走了?」

「離家出走?」陸拾川冷笑,「陳念安小姐,煩請你以後不要再貪小便宜了。」

陸拾川「無家可歸」這件事,還要從晚上陸拾川下班開始說起。

連續加班了一周的時間,合作簽約成功陸拾川原本想回去好好睡一覺。結果才到家門口,就發現自己的東西全都被扔了出來,貝兮兮坐在樓梯間哭着打電話,看見他貝兮兮撲過來嚎啕大哭,聽對方解釋了半天才明白,曾經他們租房的中介公司倒閉,拖欠了房東三個月的房租。

房東屢次找人未果,直接把他們兩個人的東西丟了出來,勒令他們立刻還錢搬走。

「中介跑了,跟我們有什麼關係。該交的錢我們已經給過了啊,現在這樣讓我們怎麼辦……」

貝兮兮沒經歷過這種事,見自己東西被丟出來整個人又是委屈又是憤怒,「我根本不知道房東的聯繫方式,現在他們把大門都鎖了,我想進也進不去。中介電話撥打是空號,怎麼會這樣。」

女孩子的閨房,被丟出來的免不了很多私密的衣物。這種難堪與尷尬讓陸拾川只想迅速離開現場,「現在時間已經不早了,即便是找人也不方便。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先把東西收拾一下,找個地方借宿一晚,等到白天再解決。」

目前也只能這樣了。

「今晚原本還有直播,現在要延誤了。」貝兮兮抽了抽鼻子,「我先給公司打電話,請他們發佈個停更聲明。」

儘管面對這些現在陸拾川的內心彷彿嗶了狗,但還算沉穩,「你原本人氣就低,接的品牌都是幾次交涉之後才談攏的。如果提前沒有打招呼就停更,廠商那邊再合作恐怕有些難度。」

「那怎麼辦。」貝兮兮更崩潰了,「距離直播還有一個小時,我現在連地方都沒有,根本來不及。」

「你現在先回公司,東西我幫你收整后幫你定個賓館,房間我會在微信上告訴你。你打理一下自己直播,結束后先去那邊住一晚,剩下的明天再想辦法。」

「謝謝安安,還好有你在我身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