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林整個人都是被罵懵了的狀態。

今天擺脫了監視之後,趙封羽帶着幾名弟子來到了這間民宿,民宿的主人是天機派的一個世俗弟子。

「天機盤不會出錯。」趙封羽低頭看了一眼已經沒有任何動靜了的天機派,眉頭皺了一下,「剛才絕對有人用鮮血滴在了天機玄圖上,才觸碰了天機玄陣,被天機盤感應到,只不過,鮮血不多,只維持了三分鐘。」

「要是時間長一些,我們就有可能找到天機玄圖的具體位置了。」一個弟子遺憾地開口。

「能夠被天機盤感應到,說明天機玄圖就在我們方圓五十里內,對方既然觸碰一次,絕對還會有第二次。」趙封羽淡淡道,「沒有人能忍得住對天機玄圖的好奇之心,邱林,你抓緊時間打探一下,春燕究竟被關押在什麼地方。」趙封羽沉着臉,「不論如何,我們一定要想辦法救出春燕。」

邱林連忙點頭,「師傅放心,我一定會儘早找到小師妹。」

趙封羽的目光落在手中天機盤上,眼神閃爍著冰冷無比的光芒,「還有九玄門那位少主,南宮筠不可能會一直留在禪城,待南宮筠一走,我不管他在世俗有什麼身份,他都得為自己九玄門少主的身份付出代價。」 江白開始抽牌,豁喲,又是一張有職業的神職牌。

【狼人】

糙,為什麼我又是狼,我tm老是狼!

「天黑請閉眼,狼人請睜眼。」

江白睜開眼睛,看到波士頓大龍蝦,兩人對視一眼。

嘴角露出憋不住的笑意,這種笑意就是莫名其妙的….

你想想,你跟同桌一起被老師叫到辦公室,你看著你同桌,就會忍不住發笑。

回到遊戲,狼人殺遊戲軟體中,狼人是可以打字交流的。

【狼人聚集地】

波士頓大龍蝦:「你怎麼又是狼?」

我走路能帶風:「我怎麼知道!」

波士頓大龍蝦:「這局怎麼說?要咋整?」

我走路能帶風:「你跳預言家,給我發金水,然後後面隨意再假裝預言幾次,有真預言家跳出來就刀掉。」

波士頓大龍蝦:「行,我懂了!那第一晚刀誰?」

我走路能帶風:「摺疊吧,他老叫囂著要把我首刀了。」

R.I.P在下摺疊。

「天亮了!昨晚【在下摺疊】陣亡!」

「又是我!」摺疊雙手抱頭,不敢相通道。

「仇殺,絕對是仇殺!」啊嗎瑞道。

「現在還不是你們發言的時候。」江白好心提醒道。

第一個發言的本來是摺疊,但他第一晚被刀了,沒有遺言。

所以這一輪是大蝦發言。

「我是一匹鐵預言家!昨晚查了帶風,好人牌,他是我的金水!」大蝦對著諸位認真的說道。

江白一聽這發言,單手捂著面。不忍心聽下去了….這都聊爆了好吧。

神特么一匹鐵預言家,這量詞誰教你的?

量詞爆炸系列+1

其他人聽到「一匹鐵預言家」的時候,開始都憋住了笑。

然後大蝦迷茫的問:「有什麼問題嗎?」

這不問還好,一問就不知是誰憋不住,噗的笑了一聲。

其他人全部開始噗嗤,噴了出來,然後狂笑。

笑了一會就停了,還是懂分寸繼續遊戲!

不過眾人的心裡大蝦和江白已經是兩匹鐵狼人了….

下一個發言的是江白。

江白還是想挽救一下破裂的量詞。

「大蝦說他是預言家?我覺得他是替我擋刀的,其實我才是預言家。」

「本來今天不想跳的,但是昨晚是查殺!莉元姬是我的查殺牌,運氣不錯,一神換一狼!」

江白開始胡說八道,想保住他們兩個已經聊爆的身份。

但江白沒想到的是….下一個發言更離譜的直接盤活了整盤狼人殺。

「我自爆一下身份,我是女巫,昨晚我查了大蝦,他是狼人。就這樣,過了!」佛樂自信說道。

其他人都傻眼了….

錯亂的關係增加了!

「你女巫怎麼查人啊喂!」後面發言的啊嗎瑞吐槽道。

「我覺得這一把我們可以先把佛樂票出去,他說的話根本沒有邏輯。」下一個發言的莉元姬表示先把佛樂投出去。

「我也覺得,佛樂說話的邏輯有點怪。」小譚也這麼說道。

「你們想票我!?我真是女巫!你們會後悔的!」佛樂喊道。

不過沒用,佛樂還是被無情的投票票了出去。

「天黑請閉眼,狼人請睜眼。」

佛樂看到這兩個人真的是狼人,也不管自己已經被淘汰。

開始狂笑起來,但沒發出聲音打擾玩遊戲的玩家。

【狼人聚集地】

我走路能帶風:「你tm剛剛聊爆了哥哥!」

波士頓大龍蝦:「有嗎?我覺得嚴格按照了你的思維去辦事啊!」

一匹鐵預言家….呵呵。

我走路能帶風:「預言家沒跳出來,我們反倒被懷疑了,還好有佛樂這個憨憨頂刀。」

波士頓大龍蝦:「下一天怎麼弄?」

我走路能帶風:「你自刀,坐高自己預言家的身份,然後我的金水地位就水漲船高了。」

「最後你隨便帶走一個就行。」

波士頓大龍蝦:「行!」

【波士頓大龍蝦】out!

「天亮了!波士頓大龍蝦out!」

請發表遺言!

「我就說嘛!我第一天爆了身份狼人肯定會把我殺了的!昨晚查了小譚,查殺!」大蝦假裝無奈的說道。

大蝦的演技不錯,第一局應該只是不知道狼人殺的量詞使用吧。

現在的大蝦說這句話的時候毫無波瀾。

「大蝦應該是真預言家了,這金水我喝了!我們跟著大蝦的判斷就好。」江白道。

「誒,我感覺他好像真的是預言家?」啊嗎瑞疑惑道,有點不相信自己的判斷。

「我感覺也是….會不會大蝦真的只是說錯話了?」莉元姬也猜測道。

「別信他!我是女巫,他絕對是一批鐵狼的呀!」小譚道。

「行嘛,就跟著目前最像預言家的投票,應該就能贏了?」江白開始帶節奏。

「就先把小譚投出去吧!」

【小譚瞎說】out!

請發表遺言。

「卧槽,我真是女巫!解藥和毒藥我一瓶都沒用呢!娘的,下次我直接仇殺,別讓我知道是誰出的注意!」

小譚:我心態炸裂!

「天黑請閉眼,狼人請睜眼。」

嗯?!遊戲居然還沒有結束!難道場內還有神職?莉元姬還是啊嗎瑞?

場外被淘汰的小譚看著江白睜眼,向著空氣揮拳。

然後立下了flag,下一把必殺帶風。

嗯,先把莉元姬殺了吧,整局沒怎麼講話,感覺怪怪的…

一般莉元姬會瘋狂bb來著。

「天亮了!【莉元姬】out!」

請發表遺言。

「我沒有遺言,我知道狼人是誰了!」莉元姬一副龍傲天的樣子。

「但你沒機會說,哈哈哈哈。」江白站起身來笑道。

「遊戲結束!我是狼人殺的king!」江白自我誇讚道。

「遊戲結束,狼人勝利!」

「莉元姬你是什麼身份?」啊嗎瑞問道。

「我預言家啊!」莉元姬道。

「你怎麼不跳出來帶一下隊?」佛樂問道。

「你好意思說,女巫查人?」莉元姬也吐槽道。

一群菜雞互啄….

「我一睜開眼看到你,就想笑哈哈哈哈哈。」大蝦發出了雄厚的笑聲。

「我又是狼!怎麼我把把都是狼人!我真的不想當狼!」江白抱怨道。

一局神職沒當過的摺疊,佛樂,啊嗎瑞飄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