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像是這一年,電信不是也針對這個搞了一個IP電話卡,一直到秦凡南下粵東省的時候,所有的工業區遍地都是IP長途電話超市,火了好幾年。

這可是一個大好的商機啊!

秦凡越想越激動,尤其是走的這一路上看到校園裏各處的電話廳都有學生在打電話,有些還排著隊。

「重生就是好啊!尤其是我這種擁有創業經驗,商業敏銳嗅覺的人重生,簡直是太爽了,活該我發財哈哈!」

秦凡興奮的手舞足蹈。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末世戀愛守則的閱讀地址:https:///194702/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末世戀愛守則最新章節、末世戀愛守則閑閑鼠、末世戀愛守則全文閱讀、末世戀愛守則txt下載、末世戀愛守則免費閱讀、末世戀愛守則閑閑鼠

閑閑鼠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末世戀愛守則、

。 「喂,周大廠長,趕緊擦擦嘴角的口水吧,都快滴到皮鞋上了。」

「吸溜,啥?什麼口水?」

周正一臉費解,「我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啊。」

陳嵐白了他一眼,「現在不用隱瞞了吧,你的節目是什麼趕緊給後勤的人說一聲,不然一會兒報幕員怎麼報幕?」

周正側頭看着她,皺眉道:「只是唱首歌而已,這有什麼好隱瞞的,你說話好奇怪哦。」

「我……」

陳嵐眼睛瞪得老大,像是能噴出火來。

究竟是誰當時在倉庫里說節目問題暫時保密的,做人還能再無恥一點嗎?

「好了好了,逗你玩的,就是唱首歌而已。」

周正的心情隨着外界的熱鬧而變得開朗,甚至有些皮。

一個40歲的思想和一個20歲的身體,在處事的時候,究竟哪個佔主導地位?

在不同的情況,會有不同的呈現。

悄悄咪咪摸到第一排坐下。

周正左手邊是陳嵐,右手邊是李一凡,再玩過是他女朋友蘇怡,他們兩個人本來沒資格坐到第一排,今天算是沾了周正的光。

「(⊙o⊙)哇!」

周正食指指向台上,眉飛色舞道:「快看快看,右邊角角的那個姑娘,身材是真的好,以前我怎麼沒見過?」

李一凡瞅了瞅裝作什麼都沒聽見,可臉頰難掩紅暈,又暗自觀察自己的女友,立即裝成正人君子的模樣。

目不斜視……的狀態沒持續幾秒,就被周正那一句句充滿誘惑性的話語給吸引過去,兩眼大吃豆腐。

「啊偶,嘶……」

「小怡,你掐我幹嘛?」

李一凡的痛呼聲,引來周正和陳嵐的目光。

見車間主任和廠長都看向自己。

蘇怡羞紅了臉,緊低的小腦袋恨不得扎進胸腔。

「你少說點話吧,都引起人家小情侶的家庭矛盾了。」

陳嵐無奈道。

周正只是聳聳肩,「好不容易我對象不在身邊,還不能讓我看看美女了?」

「你看歸看,別品頭論足好不好,跟個流氓似的,而且你旁邊還坐着人呢,嗯,周廠長……」

「行吧行吧,我就看看不說話,你就是典型的嫉妒啊。」

周正撇撇嘴,臉上時而浮起賤賤且蕩漾的笑容。

陳二小姐心裏已經無數次化為百米巨人,將身旁這個可惡的傢伙碾成薄餅。

本美女嫉妒?

是嫉妒她們沒自己美,還是嫉妒被你這個色胚用眼睛吃豆腐?

這些天加班加點的排練,就換來不到十分鐘的表演機會,看着她們以及底下觀眾臉上都洋溢的笑容,好像一切都是值得的。

周正臉上那原本想讓人見了就錘兩拳的笑容,竟然變得越來越別有深意。

「下一個節目,是來自技術科科員張中景的魔術,帕里藏花!」

一個臉上長滿青春痘的小年輕畏畏縮縮走上舞台。

他是魔術愛好者,由於沒什麼舞台經驗,加之有點羞澀,導致變魔術時手忙腳亂,引得底下眾人頻頻大笑。

不過,這反倒成為了個亮點。

嗯,雖然變的魔術也是那些老俗套,手帕里揚出玫瑰,帽子裏放出小兔……

在一片歡笑聲中,魔術表演結束。

「接下來,就是咱們的陳主任帶來歌曲一首,追夢人,大家掌聲鼓勵!」

「快上去啊,磨蹭什麼。」

周正用胳膊肘懟懟陳嵐。

後者斜他一眼,方才施施然起身上台。

看着上了台,站在話筒前的陳嵐。

周某人差點沒笑出鵝叫。

主持講話時落落大方的陳二小姐,竟然在表演節目的時候這麼扭捏。

陳嵐還沒開始表演。

全場就周正一個人笑的前仰後合,而且還坐在第一排,陳二小姐若不瞎的話是必然能看見的。

暗自瞟向周某的眼神,隱約裹挾殺意。

「我要演唱的是由羅大佑作詞,鳳飛飛演唱的追夢人,謝謝!」

陳嵐輕抿粉唇,緩緩坐在電子琴旁,音樂聲響起。

她清清嗓子緩緩開口:

讓青春吹動了你的長發,

讓它牽引你的夢,

不知不覺這座城市的歷史

已記取了你的笑容,

……

曾空獨眠的日子,

讓青春嬌艷的花朵,

綻開了深藏的紅顏,

飛來飛去的漫天飛絮,

是幻想你的笑臉,

……

前塵紅世輪迴中,

誰的聲音在徘徊,

……

……

聽着陳嵐悠揚的歌聲。

這首歌的信息慢慢浮現在腦海中。

這是鳳飛飛在1991年所唱,是電視劇《雪山飛狐》的片尾曲,讓他記憶猶深的就是開頭的兩句。

現在的青春,是真是假?是夢是幻?

一曲終。

掌聲絡繹不絕。

李一凡也咋舌道:「沒想到陳主任唱歌還挺好聽。」

「呵呵,比你嫂子還差點。」

周正認同聲中夾雜的挑釁。

「嫂子?」

「哦,就是我對象。」

「你對象,是那是跟你來廠里,那個長得比陳主任還漂亮的女孩嗎?」

李一凡眨着眼睛問。

周正先是詭異一笑,而後爽朗道:「沒錯,就是你口中那個比陳主任還漂亮的女孩。」

李一凡瞭然地點點頭。

感覺到胳膊被掐了一下,回頭正欲對女朋友蘇怡說話,就看到一個窈窕的身影背着光站在旁。

「啊,陳,陳主任,你回來了。」

「嗯!」

陳嵐面無表情地落座,「周廠長,你……」

沒等陳嵐把話說完,周正乾脆利索道:「其實在我心裏,陳主任是很漂亮的,嗯,至於我女朋友,那就是情人眼裏出西施,世上再無能出其二人。」

陳蘭本來還想藉機發火,可被周正這麼一說也沒理由泄恨了。

不過倒是對他的話感覺挺有意思,情人眼裏出西施,世上再無其二人,能看出來他確實挺愛自己的女朋友。

由於陳二小姐正大光明的暗箱操作,周某人的節目被放到最後作為壓軸。

用她的意思說就是:

這壓場面的環節,非廠長大人莫屬。

苦苦等待,周正也被台上的節目搞得乏味。

畢竟是從後世穿回來的,什麼花里胡哨的節目沒見過,這些小場面自然是越看越無聊。

「最後,重磅獻出咱們廠長的歌曲節目,傳奇,掌聲有請周廠!」

隨着報幕員的聲音再次響起。

周正這才一激靈。

媽耶,終於要到自己了。

其實這時候不光是周正一個人感覺乏味,亦是有一部分人跟他有相同的想法。

但……只是一小部分人。

底下的職工們少數年紀大的已經疲疲倦倦,但卻沒幾個離場。

回宿舍連個電視都沒有,更莫說電腦手機,在這兒有節目看,有零食吃,還想啥呢……

君不見,現在還是送戲下鄉,紅色歌舞都能讓人迎著冷風,熬到半夜死要看的年代。

娛樂生活缺乏就是這樣。

尤其是這平常死氣沉沉的工廠,能有一次聯歡會不嗨皮夠恐怕是停不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