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山宗,位於竹山山巔,屬於青言門下。

在竹山宗一座宏偉的大殿上,坐着一個滿頭銀髮的老者,此時,他大發雷霆,如憤怒的獅子。

「曾家。」

「師兄,是我大意了,不過那個面如少年的人,應該不是曾家的人,極有可能只是來參加曾老爺的壽宴而己。」

「狗屁話語,我管他是誰,傷我孫兒,他必死。」

銀髮老者一掌將青色扶手拍得稀爛。 「你們從寶箱裏面開出的都是死物嗎,我怎麼從寶箱裏面開出了一個美女…」

「挖草!樓上的從寶箱裏面開出了美女?不說了我要繼續去開寶箱了,希望我也能開出個美女。」

「通告裏面說最高有十階的寶箱,可我開了這麼多寶箱了,最高的就是三階,有人開出四階的寶箱嗎?」

「對啊,你這麼一說我突然我發我開的都是低級的寶箱!」

「我也是,根本就沒有見到四階的寶箱啊!」

「你們還有心思聊天,趕緊開寶箱啊!」

曹青天關了聊天窗口,打開群聊。

他已經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

寶箱能開出的東西很廣,武器,資源,甚至是活物!

而且現階段,沒有一個人開出超過三階的寶箱,他打開群聊,想要了解一下群員的情況。

在他打開聊天窗口的時候,群裏面早已經聊得如火如荼。

【爺叼煙闖天下】:「兄弟萌,我開出了一件衣服啊,穿上衣服我感覺我體魄都變強了不少。」

【我賤故我在】:「你運氣怎麼這麼好,剛剛才開出一柄劍,現在又是衣服?」

【遙遙】:「我也開出了幾件裝備,穿戴上之後感覺整個人都變強了!」

【伏天蓋世】:「卧槽卧槽,兄弟萌,我從寶箱裏面開出了一千個單位的糧食!」

【騎豬上高速】:「剛剛外面有人在說沒有見到四階的寶箱,你們有人見到的嗎?」

騎豬上高速將曹青天想問的直接問了出來。

【遙遙】:「四階的?沒有吧,我開的大多是二階的,四階的見都沒有見過。」

【殺魚專業戶】:「我去,我從寶箱裏面開出了一百個金幣,只是這錢有什麼用啊,猛獸巡遊馬上開始了!」

【遙遙】:「我感覺這一次很多玩家的實力都提高了不少,我們幾個雖然在升級主城上面佔了優勢,但是跟其他玩家拉開的差距並不大,我們很容易被追趕上。」

【騎豬上高速】:「這些先不管了,現在最主要就是要提高自身的實力啊,抵擋不住猛獸,一切都是空談,而這四階寶箱,肯定開出的東西不凡,開到了四階寶箱,就更加有底氣了!」

【多年小伙熬成爹】:「應該是都沒有開出四階的寶箱,不過既然通告都說了是一到十階的寶箱,那這四階甚至更高級的寶箱都是存在的,就是不知道要怎樣才能出現而已。」

【我賤故我在】:「咦,你們說這四階寶箱以及更高級別的寶箱,是不是要殺了猛獸才能爆出來?」

窺屏的曹青天點了點頭,我賤故我在這個想法很可能是正確的。

【遙遙】:「你們別說,還真有可能。」

【騎豬上高速】:「不應該啊,原本不是說十天後才有本土勢力攻擊我們的城池嗎,而且這次猛獸出巡只是路過我們城池吧?」

【遙遙】:「猛獸應該不能算本土勢力吧?」

就在遙遙話語落下的同時,一道聲音在所有人的腦海中響起。

「太陽已經完全落下,猛獸出巡正式開始,從現在起,你的城池周圍會出現猛獸,猛獸有獸王統領,實力不可小覷,他們要做的就是守在城池內。」

「在這段期間,殺死一隻猛獸將會獲得一點積分,在巡遊結束時,積分前一百名可獲得豐富的獎勵,同時,殺死猛獸還可能爆出更高級別的寶箱。」

「最後再提醒一次,猛獸非常強大,最好不要出城,祝你好運。」

這又是一則全球通告,在全球所有人的腦海中響起。

全球通告結束后,所有人都可以看到一個幾乎透明的窗口出現在自己的視野。

那是積分榜,現在榜上一片空白,積分後面有一個小小的影視播放窗口,不過只有前一百有,也就是說,只要是上了榜100的玩家,就可以被其他玩家查看到你現在的情況。

【騎豬上高速】:「我靠,猛獸巡遊開始了,大家快回城池裏面啊!」

【伏天蓋世】:「積分榜排名前一百都能擁有獎勵,也不知道是單單華夏伺服器還是全球伺服器,如果只是華夏伺服器的話,那我們還可以搏一搏。」

【遙遙】:「幹嘛漲別人威風滅自己志氣,就算是全球伺服器,我們也可以搏一搏,可別忘了,現在我們華夏伺服器佔據了90%的總氣運,外國人有什麼可怕的?」

【殺魚專業戶】:「沒錯,因為出了個曹天帝大佬,我們華夏現在的整體實力遠遠的甩開了外國伺服器一大截!」

【騎豬上高速】:「你們怎麼還在聊,猛獸巡遊都開始了啊,卧槽,我這邊好多的猛獸,你們那裏沒有嗎,還是說你們早就已經在城池裏面了?」

【遙遙】:「對啊,我早就在城池裏面了。」

【殺魚專業戶】:「對啊,我早就在城池裏面了。」

【多年小伙熬成爹】:「對啊,我早就在城池裏面了。」

曹青天看着這些沙雕群友會心一笑。

現在猛獸巡遊開始了,混沌城的周圍肯定也會出現猛獸,混沌城這麼一個明顯得目標,不被猛獸發現是不可能的。

「現在,是扛着李黑牛回城?」

曹青天看了眼周圍,叢林中還有野狼來回遊盪,但是比之前少了一很多,曹青天也不啰嗦,直接扛起李黑牛就往城池的方向跑。

好在城池並不遠,沒有幾分鐘曹青天就回到了城池,這一路上,遇到了些野狼,直接被他打爆。

被他打爆的野狼在死的時候沒有掉落寶箱,連積分榜上面的積分都沒有增長。

這讓曹青天有些疑惑,難道這些野狼不是猛獸?

路上,曹青天也開過幾個寶箱,不過都是一階二階的,曹青天開了幾個之後就興趣缺缺。

因為這些寶箱開出來的全都是資源,而且數量還不多,只有幾十個單位,至於武器,曹青天猜測是要三階的寶箱才能開出來。

所以現在看到路上那些一階二階的寶箱,曹青天都是直接忽視,現在回城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一是將李黑牛交給張翠花醫治,二是坐鎮城池。

身為城主,曹青天不允許自己的子民在城池內被猛獸攻擊。

「咦,這個寶箱也太亮的吧,難不成是四階寶箱?!」

城門下,一個閃著耀眼金芒的寶箱獨自美麗但是在這一刻,布魯克完全接受了「母親」的墮化,他的頭上出現了一根天線一樣的肉觸,一股荒原的,難以名狀的氣息從肉觸的尖端被引導下來。

見狀,阿黛爾伸出手在面前一揮——一顆大樹的虛影在她身後出現。

聖誕樹上最亮的星星飛速轉動起來,倏地,它脫離開了繁茂的枝葉,向著布魯克飛了過去。

《女巫塔成長指南》第142章受洗儀式 宋秋也有點尷尬。

本來就是在繞着高台轉圈,耳邊都是鑼鼓聲響,他下意識地哼唱起來,沒想到正好在這個時候,鑼鼓聲突然間停下來了,他也正好哼唱到了正嗨的時候。

「別尷尬。」楚塵輕咳了一聲,「只要你不尷尬……那麼……」

尷尬的就是別人。

宋秋臉龐抖動了幾下,半晌,下一句歌詞,陸陸續續,「想你……想到……心花怒放……黑夜白天。」宋秋反覆告訴自己,我不尷尬。

而黃玉恆的怒吼聲音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本來就有人懷疑,來自黃家的神秘舞獅強者從B區繞了一圈再回到B區,好像是在有意找人,如今被黃玉恆這麼一喊,不少人都紛紛反應過來了。

「是楚塵!」

「黃家是沖着楚塵來的,對於黃家而言,在獅王爭霸上將楚塵踩在腳下,或許比拿下獅王爭霸的冠軍還要重要。」

「這段時間來,對於黃家而言可真的是個難熬的日子,在眾多家族勢力的圍剿之下,幾乎可以說是一夜之間跌下了禪城第一豪門的神壇,一天不如一天,而一手締造這一切的,正是這位神奇崛起的宋家女婿,楚塵。」

夏北目光瞥向了黃玉恆,暗罵了一聲之後,撇嘴說道,「這個瘸腿的傢伙,沒有武德。」

整個獅王爭霸高台的設計,空心圓柱形,竹子之間的空隙也很大,為了方便觀察別的區域的獅子攀登的趨勢,在黃玉恆提醒之後,別說是肖音奇,其餘一些早就想趁著這個機會收拾楚塵的人也紛紛看向了F區,很快就鎖定了楚塵的身影。

「楚塵不講商界規矩,無法無天,還聯合外城力量來對付禪城的商人,嚴重擾亂了禪城的商圈秩序,這種人,就該給他一個教訓。」一個不知名獅子大吼,他正好在F區,這時心中升起了勇氣,豪氣萬千,大喝了一聲,縱身朝着楚塵沖了過去,「黃家前輩速來,我來拖住楚塵。」

一招獅子擺尾!

來勢兇猛。

「獅尾對獅尾!」楚塵輕喝了一聲。

宋秋心領神會,縱身躍起,出腿橫踢而去。

嘭的一聲。

對方發出了一聲慘叫,如果不是獅頭站穩,整個獅子就要摔下去,饒是如此,對方的獅尾也已經站不起來,雙手攀在了竹子上,他確實沒想到,宋秋的這一腳,力量竟然這麼恐怖。

遠遠超出了他的意料。

「塵哥,他們往G區跑過來了。」場外響起了夏北的大喊聲音。

楚塵果斷無比,立即帶着宋秋躲向了C區。

很快,千獅盛宴的現場出現了怪異的一幕……

觀眾不停地喊著ABCDEFGH,向楚塵和肖音奇報上對方的方位。

兩個獅子,一個追,一個跑。

主台上的眾多領導也看呆了。

獅王爭霸的擂台上,從未發生過這樣的事情。

「這就有些胡鬧了啊。」有一位領導有些不滿了,「這不符合競技精神。」

「獅王爭霸,目標應當是冠軍,而不是專逮某人來追打。」又有領導搖頭。

龔常鴻會長目光看向了儒雅男子,儒雅男子目光注視着獅王爭霸的擂台,「靜觀其變吧,擂台雖然大,但是,武道宗師級別的強者要追一個人,不難追上,很快就能解決。」

「那楚塵和他的獅尾都是天賦卓越的武者啊,如果不是被針對的話,完全可以在這次的千獅盛宴上大出風頭,有點可惜了。」龔常鴻感嘆了一聲。

「你覺得他們現在還不夠出風頭嗎?」儒雅男子淡淡地反問了一聲。

龔常鴻愕然。

也對。

現在幾乎整場的目光都在注意著楚塵和黃家獅子之間的追逐戰,甚至連其餘幾個獅王之間的爭鬥都沒怎麼注意了,一來因為這場追逐戰對於觀眾而言太過有趣了,二來,實力最強的那幾個獅王都還沒有直接正面對戰,而是在陸續地清空其餘礙事的獅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