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人,胡小飛瞬間有種逃跑的衝動。

但事情已經湊到了一起,他只好苦著臉,強裝出一副微笑,對著那人打招呼道。

「安妮,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安妮看了一眼司藤,又轉頭看向任婷婷,隨後目光掃過胡小飛的臉。

最後根本沒理胡小飛的話,直接走到九叔跟前。

「九叔,好久不見,自從你離開酒泉鎮之後,我對那裡一點安全感都沒有,所以就說服父親搬到了任家鎮,這間西餐廳,本來就是我家的產業,所以以後九叔要來的話,提前和我打招呼,我讓廚師給你準備最好的食材。」

九叔雖然有點詫異,但還是點了點頭,然後他給了胡小飛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既然搬到了任家鎮,你就放心吧,有我在這裡,那些妖魔鬼怪想要惹事,還要看看我同不同意。既然你們年輕人聚在了一起,我就不摻和了,你們聊,我先回義莊了。」

說完九叔不顧胡小飛那祈求的眼神,瀟洒的轉身離開。

文才和秋生倆則是叫來了一些飯後水果,幸災樂禍的坐在一邊,等待著好戲上演。

今天給胡小飛當了一天的反面教材,兩人肚子里都憋著氣呢。

現在好不容易看到胡小飛吃憋,兩人怎麼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別說阻攔,要是有機會,兩人還想扇陰風點鬼火,事情鬧的越大越好。

胡小飛看到兩人的這副模樣,就知道他今天估計要涼。

而且會涼的很徹底。

三個女人已經蓄勢待發,她們身上的氣勢磅礴,彷彿只要有一點小火花,就會瞬間產生爆炸。

而胡小飛,就是爆炸的中心。 和張圓告別。

葉晨返回大理。

熟悉的小鎮,熟悉的家人。

「外公,是外公回來了!」

邁進家門,已經半大,十六七歲像是個小仙女的獨孤仙正在院子正中央自己的躺椅上曬太陽,看到葉晨的瞬間,微微一怔,隨機興奮地對屋內的母親喊道。

外公回來了,可以開席了!

這些年來,葉晨雖然沒有回歸清泉鎮,可葉歡帶著兩個孩子經常去太行山去見他,並且小住一段時間,所以,葉晨和獨孤仙、獨孤劍這兩個外孫沒有任何的疏離感。

「爹!?」

看到葉晨回歸,葉歡也是滿眼的高興,「還以為您得等一段時間才能回來,怎麼提前了?」

大理雖然偏僻,可這麼多年來大元帝國一直搞基建,搞郵政,信息傳遞已經算是比較發達了,之前寫信,告訴葉歡自己會在一年之後回來,本想去少林看看那個掃地僧,看看高要著重提到的老和尚有什麼特別,可後來在靠山村頗有些心灰意懶,又懶得去了,就直接回家了。

「沒什麼事了,自然就回來了。」

看著面前依然如同少女一般美麗的女兒,葉晨心中除了有久別重逢的喜悅,更有一種遺憾,「本來還想著幫你弄點長生藥,誰曾想…一切都毀了。」

當初在天宮內,天宮開始崩塌的瞬間,力場大混亂,葉晨的力量受到了極大的限制,一切都可望不可及,實在是無奈。

「那東西…我不稀罕。」葉歡笑呵呵道,「這一世,有父親,有獨孤劍,有兩個孩子,足夠了!」

「希望你能一直如此洒脫。」

看著葉歡眼神中的真實,葉晨笑道。

人若真能如此洒脫,那這一生也的確是足夠了。

他不能因為自己需要陪伴,就勉強他們一直陪著自己。

「仙兒,你去買點食材回來,娘要做頓好的,給你外公接風。」葉歡對自己粉雕玉琢,彷彿仙女一樣的女兒說道。

「好噠!」

饞嘴的獨孤仙一直在等這句話,她最喜歡干這事,去買菜,都買自己喜歡的。

「小丫頭怎麼在家裡?她現在不是應該在學校嗎?放假了?那凡兒呢?」看著蹦蹦跳跳離去的獨孤仙,葉晨好奇問道。

「小丫頭聚眾鬧事,被學校老師趕了回來,至於凡兒,現在還在學校。」提到獨孤仙,葉歡不禁扶額。

「聚眾鬧事?」葉歡的理由讓葉晨很是詫異。

不過也很快瞭然,很鬧騰,還很腹黑,這小丫頭的確能幹得出這事。

「因為什麼事?」葉晨好奇問道,「小丫頭雖然有點鬧騰,可卻絕對不是那種無理取鬧的人。」

「學校里,一個有錢人家的公子哥把她一個同班同學給霸佔了,然後這小丫頭糾集了一大堆的人聲討!」

「說是聲討,可人多眼雜,很自然就演變成了互毆,再然後,她偷偷地將人家給廢了,若不是老師及時出手,可能直接就將那人打死了。」

「雖然小丫頭做得很隱秘,沒讓人抓住把柄,可誰也不是傻子,沒證據並不證明不知道是她乾的,那家人實力雄厚,要報復,所以,她這也算是回來躲躲。」

「不過當爹的不幹了,覺得仙兒做得沒錯,是正義的,現在居然被逼迫威脅的不得不躲在家裡,簡直不可忍受,然後就提著劍去砍人了,我讓凡兒留在學校,也是想讓他看著點他爹,別砍過頭了。」

聞言,葉晨猛點頭,「仙兒做得沒錯,獨孤劍也沒錯,這樣的人,該砍!」

「沒錯歸沒錯,可大元是法治社會!」白了一眼葉晨,葉歡開口道,「砍人也是要分方法的,可不是當年江湖仇殺,想怎麼砍就怎麼砍了。」

「我還是有點擔心凡兒勸不住他爹,讓那傢伙砍過頭了。」

「放心,沒事!」大手一拍,葉晨笑呵呵道。

「爹?你這是正義感爆發了?」有些狐疑地看向葉晨,葉歡可是最清楚自己老爹的性格,絕對的怕麻煩。

「不算是正義感爆發,只是從今天開始,咱們家就是黑暗世界的王者了。」拿出張圓給自己的令牌,葉晨從善如流,讓自己女兒掌管不良人。

「不良帥?」

看著葉晨放到自己手裡的令牌,葉歡不解,「這東西有什麼作用?」

「不良人,大元和猛虎王朝的地下王朝,掌握了它,就相當於掌控了整個天下。」葉晨笑呵呵道,「不良帥就是不良人的統帥,而從現在開始,你就是不良人的統帥了。」

「堂堂的黑暗王者,還怕它一個為非作歹的小家族?」

「這….張圓姐姐給您的?」葉歡震驚地看著葉晨。

「若非她給,你以為我還能搶來?」葉晨一臉苦澀道,「那娘們一心讓你爹我當大牲口,我哪有那個心思,所以,成為黑暗王者,統領王朝地下的任務就交給你了,我親愛的女兒!」

葉歡:「…….」

「您不想麻煩,難道我就想嗎?」

「爹,有您這樣坑女兒的嗎?」

葉歡在叫苦,她雖然不像葉晨那麼鹹魚,可也不是一個喜歡當龍傲天的人。

否則的話也不會在小小的清泉鎮養兒育女了。

現在一下子把這麼一個重擔扔過來…..

「放心,地下勢力,沒有明面王朝那麼難管理,毒藥蠱蟲攝魂大法往上一用,看誰敢不聽話。」葉晨淡淡道,「黑暗世界,強者為尊,沒有道理,只有強弱。」

「有你爹我在後面給你撐腰,你怕什麼?」

【我那是怕嗎?】

撇了撇嘴,葉歡想想覺得也是,管理黑暗勢力並不會太難,只要夠強就好。

而且,孩子長大了,總愛惹事,有勢力庇護也能方便些。

「那我就試試,要是出了問題,別怪我。」葉歡對葉晨說道。

「有什麼可怪的,出了問題就殺光清空,然後重新招納,多簡單的事?」葉晨的話讓葉歡覺得自己膚淺了。

「好的吧。」葉歡點了點頭,雖然還沒有正式接觸這個黑暗勢力,可通過葉晨兩句話大概也明白了該怎麼治理這樣的勢力了。

「令牌收起來吧,反正你看著辦就行。」

葉晨很自然地轉換話題,他更關心自己的外孫和外孫女,「凡兒和仙兒已經快要畢業了,他們的未來,你有什麼打算嗎?」

「凡兒沉穩,有一股子正義感,他想要從軍;仙兒,有股子邪勁兒,好在沒有徹底長歪,至於以後想幹什麼,她沒想法,按照她自己的話來說,想躺平,當米蟲,什麼都不幹。」葉歡有些無奈說道。

「不過我覺得她也就是想想,真讓她當米蟲,她那性子可忍受不了米蟲的平凡。」

「說到底,就是一個喜歡不勞而獲的傢伙。」

「娘親,我這就走開一小會兒,您就說我壞話了?」獨孤仙的動作很快,一會兒的功夫就大包小裹地回來了。

雞鴨魚肉,各種蔬菜水果,看她的樣子幾乎要把整個菜市場包圓了。

「還特別喜歡吃。」葉歡轉頭看向葉晨,「也得虧他爹當私教能賺錢,否則…都養不起她。」

聽到自己母親的話,獨孤仙笑眯眯道,「親愛的娘親大人,您的女兒想要吃紅燒排骨、紅燜蛇段、油炸紅魚……」

轉頭看向自己女兒,葉歡本能地想要回一句,做你的春秋大夢,老娘把你燉了。

可是!

正好看到獨孤劍坐在葉晨身旁,像是老虎面前的狐狸,笑呵呵道,「外公,這些都是仙兒最喜歡吃的,您之前都沒吃過,這一會可要好好嘗嘗。」

葉歡:「……」

「別總眯眯著眼睛,看起來像狐狸精。」葉歡悶哼了一聲,拎菜去做飯。

「小狐狸,狐假虎威夠了吧?」

揉了揉獨孤仙的小腦袋,葉晨笑道,「小聰明倒是挺多,不過光有小聰明可是不行的。」

「聽你娘說了,你因為耍小聰明都不得不回家躲災了?」

「才不是呢!」

撅著小嘴兒,提起這事,獨孤仙就有些不高興,「本來人家都已經策劃好了,若是那家人敢出手,保准讓他們吃牢飯,去修個幾十年的路,誰曾想娘親突然把我綁了回來,很多計劃根本來不及實施。」

「你還有什麼計劃?」葉晨還真挺好奇。

「那家人為非作歹的事做了很多,可能在省會立足,也是懂得分寸的,不過!」

「事情只要做了,就是有馬腳的,尤其是他們家的那個笨蛋兒子,囂張跋扈,嘴裡沒個把門的,從他嘴裡,我可是掌握了他們家很多隱秘八卦。」

「雖然只是八卦,沒有真實證據,不過炒作一下,醞釀一下,嘿嘿….夠他們吃上一壺的,然後我還……」

聽著獨孤仙小嘴叭叭叭,雖然計劃稚嫩,有漏洞,可小小少女就能夠有著如此完整的計劃,並有著很強的可行性,已經很不容易了。

更重要的是,她把自己摘了出去。

關鍵點,全是別人來做。

這就非常難得了!

「小小年紀,心思忒多。」葉晨覺得,自己在處理這樣的事上,絕對不會有小傢伙那麼多心思,「你不是說想要留在家裡當米蟲嗎?」

「正好給你娘當副手。」

葉晨覺得獨孤仙的性格很適合黑暗勢力。

她的言行都在明確地表示著她喜歡當幕後大BOSS。

「什麼副手?炒菜副手?」獨孤仙眨巴著大眼睛,好奇問道。

「差不多吧。」葉晨笑道。 「此話怎講?」大蛤蟆難得有耐心道。

「高人所賜之法,將擾亂此地平衡,屆時必受群攻,得不償失。」綠光老者語重心長道。

「你在教訓我?你以為我會怕?」大蛤蟆稍有火氣道。

「不敢,只是據實而論,望高人三思。」綠光老者趕忙解釋道。

「呵呵,念你修行不易,趕緊給我滾。」大蛤蟆突發善心道。

綠光老者停頓了一下,搖了搖頭,身影散去。

綠光老者便是附近古樹群千百年來孕育而出的精靈,見識廣博,猜出了大蛤蟆的意圖。

但它是草木之精,性子溫和,不願招惹麻煩。

接下來,若有略微聰慧的猛獸接近,大蛤蟆便點出一指,傳承妖修法門。

與小犬獸一樣,送入一些妖力,助它們快速成長。

很快,它們跨過精怪階段,正式進入妖修層次。

等有一煉妖修誕生,大蛤蟆便放任它們自由,奔赴各方建立領地。

時光荏苒,已是過了近千年。

大蛤蟆將周天星宇圖內的魂力盡數利用,培育出了一頭完美火鳳。

這頭火鳳不負所望,成功渡劫晉陞,擁有任意變換形態之能。

如今,它正持拿着周天星宇圖,抓捕木國各處躲藏的精靈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