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齒都沒了,安東尼的這個手下,就算他還想要咬斷舌頭自殺都辦不到了。

當然,李初晨也不會只是打斷安東尼這個手下的牙齒,他還飛快地,點了安東尼這個手下的幾個穴位。

確定安東尼的這個手下沒有機會自殺了,李初晨這才開口問道:

「遙控炸彈的起爆器在哪裏?快說。否則,你會死得很慘很慘,我保證。」

「我不知道,我的任務,是安裝炸彈,起爆器在誰手裏,我真的不知道。」

安東尼的手下,因為滿嘴巴牙齒都被李初晨打斷,說話漏風,音調有些含糊不清。

不過,他說的話,李初晨算是聽懂了。

李初晨抬起一隻腳,放在安東尼這個手下的右腿膝蓋上,再次強調道:

「我的耐性很有限,你最好現在就告訴我,炸彈的起爆器在哪?」

「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安東尼的手下,話都還沒有說完,他的膝蓋處,就傳來鑽心般的痛楚。 第757章獲勝的終極法則

「李庶先生?」

上官雲霜快速接通了電話,問道:「您,有什麼事兒嗎?」

「雲霜小姐,剛才我是怕趙剛他們誤會,所以沒說。」

「現在我出來了,可以放下大膽的說了。」

「您的那個拳擊俱樂部在什麼位置?我很想過去看看。」

雖然李庶現在已經是「御氣上階」巔峰,並且成功解放了兩大死穴。

但是,其實在李庶的心中,一直都有一個不切實際的夢。

那便是成為一名職業拳擊手。

在李庶五歲,李長風還沒有失蹤的那一年內。

李庶每天都能看見父親晚上對著沙包練習揮拳。

小李庶也跟著父親,對著一根鐵杆一起揮拳。

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李庶便想著成為一名職業拳擊手。

只是因為父親突然的失蹤,迫於生活壓力。

最終,李庶放棄了這個夢想。

為了能同傲雪繼續在一起,也心甘情願的成為了金門上門女婿。

雖然現在自己的實力,已經可以輕鬆打敗世界拳王。

但是,曾經的夢想還是深深的印在李庶的心中。

即便現在已經沒有必要去轉行做什麼拳擊手。

但是,零距離的觀摩一下拳擊手的日常生活。

也算是了卻一下自己的拳擊夢。

「原來,李庶先生居然也有拳擊夢啊!」

既然如此,上官雲霜自然是盛情邀請李庶前來。

很快,上官雲霜給了李庶一個定位。

得到定位的李庶,立馬駕車趕到了指定位置。

轟隆隆!

李庶剛一下車,身後上官雲霜的車子便趕到了。

「李庶先生,你居然比我還快!」

下車后,上官雲霜不禁感慨道:「不愧是您!」

「走走走!雲霜小姐,您趕緊帶我進去吧!」

李庶已經是急不可耐,他立馬拉著雲霜走進了眼前的「上官拳館」。

嗖!

然而,二人剛一走進拳館。

上官雲霜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只見一個重達二十公斤的啞鈴飛了過來。

「啊!」

突然的一幕,嚇得上官雲霜當即閉上了雙眼。

還好李庶及時出手,精準的將其攔截了下來。

「沒事兒吧?雲霜小姐!」

當上官雲霜的耳邊快速傳來李庶的聲音后,這才慢慢睜開雙眼。

只見,那笨重的啞鈴,竟然被李庶單手抓在半空。

「沒……沒事兒!」

幸好自己身邊站著李庶,要不然自己的頭早就被啞鈴給砸暈了。

啪!哐當!

而此時,整個拳館內瘋狂充斥著巨響。

一會兒是啞鈴橫飛,一會兒是拳擊沙袋轟然倒地。

「娘炮,你有本事過來,跟我一對一再打一場!」

很快,一名聲線粗獷的男子,全身肌肉筋條密布。

指著一名同樣強壯的男子,厲聲怒斥道。

而兩人的身邊,都圍著四五名同樣的拳擊手。

此二人,正是阿成與阿樂。

「莽夫,就你這種傢伙,你一輩子都打不過我。」

那被罵的男子便是阿成。

自己以技術見長,靈活運用自己的敏捷性。

不頭鐵的避開了阿樂的重拳,比賽前半段消耗他的體力。

最後一回合再予以致命一擊。

對於阿成來說,打拳擊絕對不是單靠蠻力,而得靠腦子。

用自己的長處去針對對方的軟肋,避其鋒芒的同時放大自己的優勢。

這才是拳擊獲勝的終極法則。

所以,對於莽夫阿樂的指責,阿成根本不屑一顧。

即便是再重新打一場,自己的體力依舊好於阿樂。

比賽,也依舊是自己能獲勝。

「娘炮!你他媽就是一個娘炮!」

當下,縱使被五名同樣一身腱子肉的拳擊手攔著。

但是,阿樂憑藉自己出色的身體素質,依舊一步一步的靠近了阿成。

在二人相距不到三米的位置,阿樂指著阿成的鼻子大聲痛罵了起來。

「你罵誰娘炮?」

起先阿成還能勉強忍住。

不過現在,隨著阿樂指著自己的鼻子痛罵道。

阿成再也忍不住了,他立馬發出了最後威脅:「信不信我宰了你?」

透過此時就站在二人面前的老胡視角。

他驚悚的發現,阿成的雙眼真的迸射出了攝人心魄的殺意。

自己堂堂一名肌肉壯漢,體重同樣超過九十一公斤。

居然被眼前這個只知道靠蠻力的莽夫喊做是「娘炮」?

這簡直是對自己人格的無上羞辱。

「哈哈哈哈!宰了我?」

「就憑你這麼個娘炮嗎?」

「老子我一拳就能打死你。」

面對著阿成的死亡威脅,同樣一臉狂怒的阿樂簡直是求之不得。

他要的就是阿成再同自己打一場。

而這一場,是雙方沒有任何限制的一對一生死局。

「老子要宰了你!」

被指著臉當面嘲諷?

這一刻,阿成徹底失去了理智。

只見阿成雙手憤然一推,一直攔在他身邊的五名拳擊手全部被推開。

阿樂見狀,也不藏著掖著了。

雙手同樣大力一推,堵在他面前的五名拳擊手,應聲倒地。

「啊!!」

徹底沒了障礙的二人,幾乎同時一聲怒喝。

下一秒,二人雙眼一瞪,雙手緊握成拳,瘋一般的朝向對方衝去。

「阿成、阿樂,你們……」

事情居然發展到了這個地步。

上官雲霜再也不能忍了,她奮力的嘶吼了起來。

哐當!

然而,這才吼到一半,阿成與阿樂兩個肌肉猛男。

在雙方即將揮拳,砸向彼此頭顱的時候。

突然一道黑影急速閃過。

就跟幽靈一般,擋在了二人跟前。

這前後兩記鐵拳,先後砸在了其正臉與後腦勺上。

「啊!!」

阿成與阿樂二人,還沒有看清楚來者的模樣。

但是,現場已經傳來鐵拳砸在了鋼鐵上的類似金屬碰撞聲。

即便是二人奮力的一擊,但是這拳頭瞬間傳來一陣劇痛。

二人急忙後撤兩步,但依舊扛不住那指關節近乎碎裂所帶來的痛苦。

下一秒,整個拳館內立馬傳來了二人極致痛苦的哀嚎聲。

「這……這是誰?」

老胡,還有現場十餘名拳擊手,個個都看呆了。

因為,放眼整個沈西,還沒有人能正面扛得住阿成與阿樂的一記鐵拳。

然而,眼前的這個人非但是抗住了,而且是還一點事兒都沒有。

「大家好,我是李庶!」

看著已經基本上失去戰鬥力的二人,李庶這才自我介紹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