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她在他手裡,他總是有辦法讓她痛得死去活來。可是,他最近想讓她把傷養好,好帶著她去見她阿姨,結果,還是傷了她的雙腿。

他並不關心到底是誰把她搞成這副慘兮兮的樣子的,因為無論是誰,都跟自己脫不了干係。

是他對她不分場合的羞辱和虐待,讓她在他的別墅里活得人不如狗。

在所有人眼中:他是默許他們欺負於嘉,甚至打罵於嘉的!

。 陰館城,袁基府邸。

剛回到府邸的袁基,吩咐眾人先去前廳等他。

自己則返回書房中,一名身穿黑袍的男子,突然出現跪在他身後。

黑袍男子開口說道:「小人冬至,見過少主。」

袁基脫下鎧甲,換上一身儒衫,坐在案前,對著冬至說道:「起來吧,將這段時間的情報彙報一下,尤其是關於新君和盧植的情報。」

冬至起身,從懷中拿出一卷竹簡,遞給袁基,開口說道:「回稟少主,前不久先帝突發惡疾,龍馭賓天,在太尉陳蕃和槐里侯竇武的建議下,商議迎立解瀆亭侯劉宏為天子。」

「近幾日,群臣和竇太后都已應允此事,將於本月下旬舉行登基大典。正月一日,解瀆亭侯劉宏正式登基稱帝。」

「而雁門太守盧植,乃是家主親自向竇太后舉薦的官職,具體情況小人就不得而知,不過家主讓小人帶了封信給少主。」

說著,冬至拿出一封信,遞給袁基。

袁基接過信,詳細讀完后,掌中真氣一吐,整封信化為齏粉。

輕輕敲擊著案幾,袁基不斷思考著。

原來,當日接到袁基的來信,說要將董卓調離雁門太守的位置。一時間,袁逢也找不到適合的人選,來擔任雁門太守。

畢竟,他們袁家現在所處的這個位置太過顯眼,在這個先皇駕崩,新君未立的時候,要更加小心,不然稍有不慎,就會被政敵扣上一個帽子。

所以,袁逢需要找一個明面上和袁家關係不大的人,卻又能聽袁家話的人,來擔當雁門太守,給予袁基幫助。

剛好這時,盧植上門來拜訪袁基,說是要商談老師馬融的死因。

袁逢知道后,順勢和盧植長談一翻,很輕易就說服盧植來擔任這雁門太守了,他認為,既然盧植與袁基有這層師兄弟的關係在,相處起來也會更加容易一些,盧植也會聽袁基的話,畢竟袁基是他師弟,又是袁家繼承人,不管哪一個身份,盧植都應該不會和袁基作對才是。

袁基心中不禁苦笑一聲,想到:「父親呀父親,你可真是坑兒子,先弄一個,大漢第一亂臣董卓,來當雁門太守,然後又弄一個,大漢第一忠臣盧植來雁門。你是不是覺得,你兒子過的太順了,想給我增加點難度呀。」

「現在有盧植在雁門,很多事情就不能弄得太過明顯,萬一讓他看出來自己的目的,說不得又要掀起什麼波折。」

「不過,留盧植在雁門也有好處,畢竟盧植身兼儒家和兵家兩門傳承,有他在,倒是可以讓他,教導顏良文丑兵法,而且,對於即將到來的大戰,應當會有幫助。」

想到這裡,袁基對著冬至說道:「除了這兩件事,可還有其他的情報傳回?」

冬至搖了搖頭,說道:「回稟少主,於少主前往匈奴這幾日,並無其他情報傳回。」

剛說的這裡,冬至似是想說什麼,但是又沒有開口。

袁基看到了之後,掃了他一眼說道:「想說什麼就直說。」

冬至連忙說道:「啟稟少主,少主曾讓屬下調查的那個人,屬下好像又有了一些眉目,之前他曾說,不需要我們的任何幫助,也不想出仕。但是,最近我們的人,發現他頻繁的進出藥房,還買了大量補氣補血的大補之物,而且還頻繁聘請各地名醫前往他家會診。」

「最近一次,他找到我們在豫州新設立的醫館,剛好那一日華佗先生在醫館中教課,一時好奇就隨那人出診了,至今未歸。不過少主放心,華佗先生還有那人都還在那人家中,我們的人一直守在周圍。」

袁基想了想,說道:「行了,此事我知道了,明日你派手下,給那人傳一道口信,就說我可以治好他要救的人,告訴他,這是他唯一的機會,若是他想通了,就來雁門。若是他還是不願意,我們也不會再聯繫他了,這是最後一次,然後,就讓所有人撤離就好了,不用再跟著他了。」

冬至點了點頭說道:「屬下遵命。」

接著,袁基拿出一卷空白的竹簡,伏案寫著什麼,不一會寫完后,遞給冬至,說道:「這竹簡上的人幫我找到,遠遠調查就好,我要他們的所有情報。記住不要被發現,若一旦失手被擒,你知道規矩的。」

冬至連忙接過竹簡,躬身說道:「少主放心,屬下明白。」

袁基看了冬至一眼,隨意的說道:「冬至,你辦事我向來放心,但是你要知道,很多人都盯著你這個位置,尤其是大寒,若是這次的事有任何紕漏,你應該知道我的手段。」

冬至聽后,全身輕微顫抖一下,連忙說道:「少主放心,此事交於屬下,定是萬無一失。」

「嗯,很好,下去吧。」說著,袁基揮了揮手,讓冬至下去了。

袁基整理了一下衣衫,返回前廳。

前廳。

「我等恭迎主公歸來。」程昱帶著眾人給袁基行禮說道。

袁基落座之後,揮了揮手說道:「好了,都起來吧,仲德,此次我出使匈奴,將一切事宜都交於你一人,辛苦你了。」

程昱搖搖頭說道:「主公客氣了,這本就是屬下分內之事,而且許攸成長很快,確實幫了屬下很多忙。」

「哦!」聽到程昱竟然誇獎許攸,袁基不由得看了他一眼,然後哈哈大笑,說道:「許攸賢弟也辛苦了,大家都辛苦了,今晚不談公事,來,讓我們不醉不歸。對了,我再給你們介紹兩位新同伴,這位是遼東徐榮,這位是西涼段煨,今後大家要多多相處。」

說著,袁基就吩咐管家去安排歌舞和宴會。

眾人邊吃邊聊,席間文丑還是沒忍住,向眾人嘚瑟自己剛得的猛虎光明鎧,引得眾人不由得羨慕,尤其是顏良和淳于瓊,當晚輪番猛灌文丑。

直到最後,所有武將都加入他們的戰局,最終都喝的酩酊大醉。

袁基見狀也沒責怪他們,畢竟現在他手下的這些人中,除了程昱,剩下的都是一些年輕人,如淳于瓊和皇甫堅壽不過剛束髮之年,現在無需對他們太過苛責。

安排好顏良文丑他們幾人休息之所,袁基招呼程昱,許攸和傅夑三人來到書房。

喝了幾碗醒酒湯,袁基對傅夑說道:「南容,你先給仲德,許攸講講我們在匈奴發生的事,還有我們的計劃。」

傅夑應了一聲,轉過身去,對著程昱和許攸,將這段時間以來發生的事情,娓娓道來。

從針對匈奴布局,到謀取功勞獲得封賞,直到針對鮮卑的計劃,全都說完后,袁基才開口說道:「怎麼樣,仲德,許攸,你們有什麼看法都可以說一說。」

程昱想了想開口說道:「主公,屬下認為,針對鮮卑的計劃太過危險,需要改一改,不然可能會引火燒身。」。 帝都街道上,人來人往,絡繹不絕,每家店鋪都張燈結綵。

楚飛行在街道上,四處張望,他看見街道上多了很多奇裝異服的武者,想了想便知道比賽要開始了,那些製藥師提前過來。

「楚飛,你終於出關了!」何欣正在街道上遊玩,看見楚飛后跑過來笑着問。

「何欣,沒想到在這裏能遇見你!」楚飛笑了笑,問道:「對了,何欣,這次比賽是什麼時候開始?」

「嗯…大概兩周后!」何欣回答。

楚飛點頭,比賽開始還早,這期間可以着手煉製四品高級靈液,為比賽做準備。

隨後,楚飛便和何欣聊了起來,他知道自己閉關了兩個月。

且,在他閉關的期間,製藥塔那些長期閉關的人已經出關了。

據透露,他們的製藥術再上一層樓,隱約有突破五品的跡象。

楚飛聽完,嘖嘖幾句,那些天才果然名不虛傳!

何欣並沒有問楚飛的製藥等級,若他知道楚飛已經突破至四品高級的話,恐怕都得驚掉下巴。

人家突破製藥境界快的都是大半年,慢點得好幾年,而他則像坐火箭一般,絲毫沒有障礙可言。

人比人,真的氣死人!

而後,楚飛與何欣分道,他買了很多的四品高級的藥材回到了自己的住處,開始鞏固製藥術。

時間如流水,一眨眼兩周過去,大型製藥比賽開始了。

這一天,製藥塔門前人山人海,摩肩擦踵。

莫揚與其他製藥師一同施展偉力,在製藥塔的空中佈置出比上次比賽面積還大的比賽場地。

這次的場地與上次的有些不同,中間為比賽場地,兩邊為觀眾台,正前方額外多出了一個長台。

「比賽準備開始了,請各位進場!」莫揚施展大神通,大聲說道。

那些人紛紛飛起來,坐在了位置上,準備觀看比賽。

楚飛來到場地上環顧四周,發現正前方的長台那裏也坐了許多人,他們笑眯眯地等待比賽開始。

「沒想到今日四宗全部來人了,看來他們對這次的比賽也很上心!」楚飛看了看觀眾台,發現四宗的那些強者了。

「咦,那幾人是誰?」楚飛注意到莫揚旁邊坐着的那幾人。

「他們都是製藥塔的五品製藥師,從左至右分別為寧子怡,文陽曦,莫揚,劉丹。」何欣走過來說道。

「五品製藥師!」楚飛手掌一握,自己距離五品只差一步之遙,「我遲早會邁入這一境界!」

此時,場地上的選手全部到齊了。

莫揚飛起來,大聲說道:「歡迎各位能參加本屆的製藥比賽,比賽開始前,請允許我做一次檢測,主要是為了讓那些沒有資格參加比賽的人退出。」

他說完,當即低喝一聲,一道波動發出,將場地上的眾人覆蓋,當即人群中有一道道光芒衝天而起。

「請這些選手離場!」莫揚淡淡說道,話語中威嚴散發出來,震懾眾人。

那些人離開,場地上有空閑出一些地方。

「請各位選手入座!」莫揚說道。

比賽場地上所有選手都各自尋找了一個地方盤坐下來,一邊聽宣讀比賽規則一邊靜靜等待開始。

莫揚大聲宣讀道:「本屆比賽規則如下,比賽期間,不允許出現舞弊現象,否則一律驅逐出製藥塔。且,比賽時不允許干擾其他選手,結果如上。」

「比賽開始時,選手可將面前的藥材瀏覽一遍,仔細檢查是否出現錯誤,若有錯誤請及時提出,防止對比賽結果有影響。」

「比賽時間為一柱香的時間,獲得本屆第一名的選手將會獲得我們親自頒發的獎牌,且可以進入製藥塔藏寶閣選取一個比賽獎勵。」

「最後,在本次比賽中,我希望在場的所有選手能發揮超強實力。話不多說,比賽正式開始!」

他手一揮,虛空**現一柱香,正冒着白色的煙柱。

楚飛吐出一口氣,從面前的眾多藥材中選出了一些自己需要的藥材放在一邊,隨後又仔細地檢查了一下,發現沒有問題便準備煉製。

楚飛看了一下其他人,除卻奇裝異服地外國人以外,場地上的確多出了許多不認識的製藥師。

其中有一位製藥師掌心的火焰呈現藍色,非常美麗。

還有一位外國製藥師的掌心火焰竟然是灰色,讓人吃驚。

「果然這種比賽將那些天才全部釣出來了,想要獲得前幾名,不拿出全部實力是不行的!」

楚飛凝重地盯着面前的藥材,隨後沉下心,在心底模擬製藥過程。

「百散葉、落迷草、天蠶、石斛,這幾種藥材不易提取,需要後期反覆提煉。」

「石葉、鐵柵欄、百草香這三種藥材容易提取,不過需要反覆提純。」

「……」

足足過去了兩分鐘,楚飛方才伸出手將其中的一株藥材捏起來,扔進了自己的火焰中。

這時,有些選手已經將藥材融化,開始提純了。

「時間已經過去十分之一了,我得抓緊了,否則後期多次提煉提純就不夠了。」

楚飛低語,他加大力度,火焰溫度提高。

他一次性將所有容易提煉的藥材全部扔了進入,直接融化。

一團團不同顏色的液體在掌心懸浮着,又被楚飛用精神力拉出來,懸浮在自己的面前。

「可以將那些不容易融化的藥材拿出來了!」

楚飛直接將百散葉、落迷草、天蠶、石斛這四種藥材扔進了火焰,精神力纏繞住,感知溫度,反覆融化。

嘟嘟!

那些藥材經過高溫煅燒,有些藥材表面出現了氣泡,散發出一股特異的味道。

楚飛用靈氣將這些氣味包裹,從火焰中驅逐出去。

這一次融化,足足花費了十分鐘方才煉製完成。

他盯着掌心的那幾團靈液,停下了動作,「我若多融化點,裏面的壓制是否又少了一點?」

懷揣著這個想法,楚飛開始實施了起來。

第二次融化的時間不長,只有三分鐘,他掌心的那些液體,由先前的拳頭大小變成了半隻拳頭大小,散發着奇異的光芒。

「的確如我所想,只要融化的時候多融化幾遍,液體內的雜質便會被清楚出去一點,對後續的步驟將會有所幫助!」

楚飛嘴角一揚,開始將剩下來的藥材按照這個步驟融化。 從傍晚一直等到晚上八點,夜色漸濃依舊不見顏堇脩的身影,撥打電話也處於關機狀態。

「嗡嗡嗡——」

倏地,安靜的環境里,手機鈴聲和震動聲打破沉寂。

顏知許看到屏幕上的陌生號碼,沒猶豫,修長白皙的手指滑動綠色按鈕接聽。

她還沒說話聽筒的另一端傳來一道粗獷又蹩腳的中文聲。

「顏小姐,很抱歉的告訴你,你弟弟在我們手上。」

「現在給你40分鐘的時間考慮,到時如果我們見不到帕金森藥物的所有研發資料,那你就準備為他收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