滅卻無奈地嘆了口氣,隨後望向徐真與極光常庚的方向。

“那兩個傢伙在玩什麼呢?一場戰鬥哪有這種全憑肉身來分出勝負的。”

“真哥根本不想殺那人,你看他什麼時候戰鬥如現在這般開心亢奮?”

二人閑聊,也是緩緩落在了徐真與極光常庚戰鬥的區域範圍之內。

餘光瞥見二人到來,徐真也是想要結束這場戰鬥。畢竟已經過去了三日時間,分身那邊,任務目標基本也全部解決,是時候回聖光之城交付任務了。

“常庚兄,徐某還有要事在身,今日之戰,暫且告一段落如何?”

此刻的二人,徐真面容之上有着青紫淤血,極光常庚也是面容紫腫,顯然對轟之下,徐真要問問佔據上風。

“啊?你要走?那不行,我才打的興奮呢。”

徐真聞言,又一次對轟之下,徐真悄然全力一擊,直接將極光常庚震退出去。

“我此番前來極光大世界,乃是為了參加星域定級大會。如果你還想戰鬥的話,兩日後,大會再見吧!”

極光常庚聞言,雙眸一亮。

“可以。原本我都不打算參加那無聊的大會,既然你會出場,我這就回去讓我父親給我安排。”

“常庚兄的父親,是否是那星域盟主,極光帝洵?”

。 李飛的臉皮狠狠地抽了兩下。

都多少年了。

從來沒有人敢這麼和李飛說話。

李飛甚至感受到了,久違的被冒犯的感覺。

「你——」

真是好大的膽子!

一旁的葉輕眉和葉鷹揚也差點驚掉下巴。

怎麼會這樣。

秦風居然絲毫不忌憚嗎?

一點都不客氣,直接和對方嗆嗆起來。

在這種情況下,也和宣戰無疑了!

而有人歡喜有人憂。

葉輕眉和葉鷹揚這邊緊張無比,恰恰與此相反,最後面的趙龍和趙豪父子卻是快要忍不住笑意了。

父子倆人對視一眼,心中同時暗道——

這個小子是瘋了嗎?

居然敢這麼挑釁天門!

要知道,天門可是一個千門根本就難以望向其背的存在。

甚至可以說,天門在這些武道門派里,說是神也不為過。

畢竟不管再怎麼說,宗師五重天的高手,可不是說有就有的。

千機門麾下的千機五絕,可絕對不是開玩笑的。

強悍至極。

秦風居然敢如此挑釁——

簡直是瘋了!

不知好歹,必死無疑!

如此一來,根本就不需要他們千門動什麼手。

一個天門,就足夠解決他們的了!

兩個人都是竊喜無比。

以為自己馬上就能夠目睹到秦風的死亡現場。

而與此同時。

全場也是一片嘩然。

「這個大夏人瘋了嗎?」

「居然敢挑釁天門門主?」

「這不是在找死嗎。」

「看來今天不需要我們出手,這天魂燈,這個小子絕對帶不走。」

「只是如果落到天門的手裏,恐怕又是困難一件啊!」

「那怕什麼,我們這麼多人,還爭不過一個天門?」

「哈哈哈哈……」

一時之間,眾人議論紛紜。

都是覺得秦風在找死的。

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別的言論。

而秦風卻是一副絲毫不懼的神色,淡然後退了一步,和李飛拉開了一步的距離。

「老頭,別給臉不要臉,給你一個機會,帶着你組織的人,滾。」

秦風的神色十分冷靜。

但無論是在場任何一個人,聽了秦風的話,都冷靜不了。

「卧槽,這小子說什麼呢?」

「太不給我們天門五絕面子了吧?」

「開什麼玩笑啊,我們這裏高手諸多,這個小子,居然還敢如此狂妄?」

「怕不是嫌自己命太長了?」

「難不成吧起自己的命來說,天魂燈要更加重要?」

「瘋了吧?」

「媽的,讓這小子裝到了!」

趙豪和趙龍的臉色則是複雜無比。

因為剛才千門圍剿他們的時候,秦風也是這個態度。

口口聲聲說要將他們的人全部殺光。

雖然最後因為逃跑的及時,秦風並沒有真的將他們所有人殺光。

但這也證明。

秦風絕對有那個實力!

也不是開玩笑的!

如果他們跑慢了一步,說不定真的會全軍覆沒!

而現在,秦風故技重施。

再次說出如此狂妄的挑釁之言。

即便由天門所率領組織的這些米國高手,並不相信。

但要知道,趙龍和趙豪,可是剛剛吃過教訓的!

根本就不敢有絲毫的怠慢或者輕視。

但是還好。

還好兩個人悄悄藏在了人群的後面,秦風根本就沒有注意到他們。

不然的話,他們兩個恐怕就連留在這裏的勇氣,都沒有!

父子二人緊張的幾乎要屏息,靜靜地觀察這自己眼前發生的一切。

李飛沉着臉,盯着秦風,陰沉的幾乎要滴出水來。

「年輕人,我勸你做人做事不要這麼狂妄,我再給你一次機會!」

秦風冷笑了一聲。

「我也再給你一次機會,滾!」

這一次,李飛的臉色算是徹底黑透了。

「如此不識好歹,給我上!」

隨着李飛的話音一落,人群當中,突然鑽出五個人來。

這五個人身上的氣息,全部都不加掩飾。

幾乎每一個人都恐怖非常。

一時間讓秦風都有些震驚。

沒想到在米國還能遇到這種人物。

即便是在大夏,這個水平也足夠笑傲群雄了。

結果今天在米國,居然一遇到,就是五個人。

這倒是讓秦風有些詫異了。

秦風定了定神,目光看向自己面前的五個人。

每一個人都對秦風虎視眈眈。

但這,並不值得秦風畏懼。

反而是一旁的葉鷹揚和葉輕眉,緊張不已。

「秦風,要不你給李爺爺道個歉吧!」葉輕眉一邊說着,緊張不已地拉住了秦風的衣角。

秦風的神色淡淡:「怎麼,難道我給他道個歉,我就可以帶着天魂燈走人了?」

葉輕眉楞了一下。

……這是不可能的。

因為即便這些人都是李飛組織的,但就算李飛放棄爭搶天魂燈,別人也自然不可能放棄。

唯一的辦法……

似乎只有硬著頭皮打下去。

但是對方這麼多人,就憑這他們這幾個人,怎麼可能會是對方的對手?

想想就知道,無論是哪一個,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除此之外,還有另一個辦法。

那就是秦風直接把天魂燈扔出去,讓他們自己搶。

但是葉輕眉知道,秦風絕對不可能放棄天魂燈。

所以這個想法,直接被葉輕眉放棄了,甚至連提起都沒有提一下。

葉輕眉緩緩吐出一口氣。

「罷了……既然已經這樣了——」

葉輕眉一邊說着,手中的長鞭一甩,站到了秦風的身邊。

「我奉陪到底了。」

葉輕眉一聲苦笑。

秦風沒有多說什麼,因為對面的五個人,已經迎來了。

最左邊過來的是一個身材瘦小的男子,靈活的像是一隻叢林當中的猴子,當然,長得也很像。

消瘦的幾乎是皮貼著骨頭,鼻樑低矮,嘴巴前突。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