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才在短時間內選擇慌忙逃走。

聽到這話之後,所有人都眯了眯眼。

而幻月城城主身邊的人全都警戒起來。

就在此時,一個五六歲小孩走進大家的視野。

「你們不要這麼緊張,我又不是來害你們的!」

目薷眼睛一眯,好傢夥,這小傢伙身上凶獸的氣息衝天,他自己都感覺不到嗎?

正要準備動手的時候,那小傢伙趕忙開口:「你們別打我,我雖然是一隻凶獸,但是外面那些都是知道我來了,所以就慌忙離開了!」

所以他們算是被這個小傢伙給救下來了嗎?

玄鳳一眼就看穿這個小傢伙的真身,當即走上前去質問這個小傢伙:「我之前不是告訴過你離我主人遠一些嗎?為什麼還要不遠不近的跟着?你到底想要幹什麼?」

不帶這麼對人家的呀。

他過來也是為了幫忙嘛。

要不然這裏面的廝殺還不知道會有多少呢。

小傢伙沖着玄鳳微微一笑。

「咱們兩個雖然不是同宗同姓,但怎麼也同為靈獸啦!你沒有必要對我有這麼大的惡意,再說了,我要是跟在主人身邊……」

誰讓這個小傢伙這麼自來熟的?

還妄圖想要跟在他們主人身邊。

要幹啥?

分主人的關懷嗎?

做夢去吧。

「我告訴你不可能!」

然而陶知意在這簡單的對話當中,就已經猜出這個小傢伙的身份了。

「你就是那一天在林子裏,守護靈果的那個獸嗎?」

知道陶知意還記着自己,小傢伙十分興奮的點頭。

「對呀,對呀,就是我就是我!這周圍的小凶獸也好,靈獸也罷,實力都不如我,而且之前為了找到一個更好的領地,所以我都把他們群毆了一遍!他們現在見到我都害怕呢!」

好傢夥。

原來這傢伙身上的傷是這麼弄的呀。

陶知意無奈的搖搖頭。

而此時季容琛晉陞也已經好了。

出來看到場面一片狼藉,有些不好意思地撓撓腦袋。

「對不住大家,若非我在此刻晉陞,也絕不會吸引來這麼多凶獸。」

那小傢伙又抬起頭來上下打量了季容琛一眼。

從林子裏出來之後,他就聽說了不少有關季容琛和陶知意的事情。

也知道陶知意身邊有這麼一個男人跟着。

原本以為大家對這個男人的描述都是故意在吹捧,今天一見果然比傳聞當中還要好看。

甚至實力更精進了一層。

這樣的人跟在主人身邊主人才有安全感,自己也不需要那麼拚命了。

想到這裏小傢伙很滿意的點點頭,而後慢悠悠的走上前飛起來,拍了拍季容琛的肩膀,一副小大人的模樣開口:「我知道你想要跟我家主人在一起,綜合一下你的資質和你的實力水平,我覺得你可以。」

至少比在場的其他人都合適。

尤其是地上的那個小包子,怎麼瞧都跟季容琛有些相似,要是沒聞錯的話,這兩個人身上是有血緣關係的。

目薷在旁邊,臉色有些鐵黑。

這算什麼?

他大老遠也跟着呢,這小傢伙出來以後怎麼就不先看他?

就算季容琛長得的確比她好看,實力也的確跟他相當,那也沒有必要這麼吹捧人家吧。

知道自家主子心情不好,跟隨而來的侍衛急忙開口:「既然咱們都已經把凶獸給打退了,那他們還就是按照原定計劃繼續往前吧。」

回去的事情可耽誤不得。

然而玄鳳則是一把抓着那小傢伙的手。

「主人決定收你了嗎?你就一口一個主人這麼自來熟的叫,你真以為我們幾個都是沒脾氣的是不是?」

蒼天啊,救命啊,他還不想這麼英年早逝啊。

兇手眼珠一轉,猛地做了個驚恐的表情,看着玄鳳心頭一跳,當即鬆開凶獸的小胳膊,而後你有過頭去看,向自己的身後,再確定自己身後空無一物之時,這才發覺自己被耍了。

回過頭的時候就看到那小傢伙已經跑到陶知意麵前了,還哭唧唧的開口:「主人啊,你確定不收下我嗎?」白秋霜眼睛瞪的溜圓:「什麼叫沒有反應的肚子,明明是你不行!」

白秋月感覺到一股從丹陽太子身上刮出來的冷風,這風的勁道和當初重黎刮的不相上下。

原因都是因為她們兩人犯了一個錯誤,一個讓作為男子不可侵犯的錯誤。

白秋月挒到一旁:「咳咳!二姐明日就要走嗎?」

白秋

《原來我是黑蓮花》第一百六十二章萬代千秋女皇霸業 老男人,老地瓜?

這丫頭,簡直不知死活。

「我是老男人?」

他眯眸,危險的眯着她。

「哼,渣男……我再也不要跟你玩……唔……」

她罵罵咧咧的話再也說不出來了。

能溢出口的只有支離破碎的呻吟。

她覺得,自己死了一遭。

她一直睡到了晚上十點多,睡了四五個小時才醒過來。

她發現自己不是睡在沙發上的,而是睡在地上的。

渾身酸疼,彷彿被一輛卡車碾壓過一般。

尤其是那個夢……

實在是太真實了,以至於她臉頰漲紅,渾身發燙。

她死死地盯住暗門,第一反應是是不是封晏進來過佔了自己的便宜?

不然,這一身的疼怎麼回事?

她想起身,結果一個沒注意,她竟然再次狼狽跌在地上。

外面的周姐聽到了響動過來。

「柒柒,你醒了?」

她進來扶起了唐柒柒。

「我的辦公室有人來過嗎?」她急急的問。

「沒有啊,我讓他們不打擾你睡覺的。」

「我說的不是辦公室正門……」

「那還有哪個門?」周姐一頭霧水。

「算了,我去找封晏問清楚。」

她正準備出去,卻被周姐拉住。

「你不知道封總一天都不在集團嗎?」

「不在集團?」她愣住了。

「對啊,中午出去就沒回來過,集團上下都知道。」

周姐是從別人那兒聽來的,但的確一下午沒看到封晏,他的車也不在地下車庫。

唐柒柒有些茫然。

封晏既然不在集團,那肯定不是真的。

難道真的只是自己喝的迷糊,做了一個春夢,再加上自己從沙發上掉下來摔著了,才會覺得渾身疼?

可大腿深處的疼痛怎麼回事?也是摔倒的緣故?

她腦袋暈乎乎的,覺得自己可能有些神經衰弱。

「你還好吧?你是封太太,你不知道封總的行蹤嗎?」

「我剛睡醒,有些迷糊了。」

她揉了揉太陽穴,醉酒的感覺實在是太差了。

「這麼晚了,你怎麼還沒走?」她察覺到外面人都下班了,只有周姐。

「這不不放心你嗎?你喝那麼多,好在合同拿到了,也不算白費一場。」

「真的?」

她激動地說完,已經將酒桌上的事情忘得一乾二淨了。

拿下了這個合約,這個酒喝的也不虧。

她趕緊讓周姐先回去,別讓老公孩子等急了。

而她則仔仔細細的看了眼合同,的確是林凡親自簽的。

真是太好了!

她伸展懶腰,這麼晚了也該回去了。

她哈了口氣,聞到了酒精味。

這個樣子開車肯定是不能的了,她只能叫了個代駕。

她坐在車後面,看着窗外飛逝的景色胡思亂想。

代駕也許是第一次開這麼好的車,一路上話很多。

「姐,你去的可是別墅區,有錢人的地方,姐肯定很厲害吧,做什麼生意的。」

「沒什麼,小本生意。」

「這車可是限量款的瑪莎,一千多萬呢。」

。 「我已經告訴過淳于彥了,他以後會小心行事的。」

「那就好。」宮玉鬆了一口氣,轉而道:「那你是發現了什麼嗎?不然怎麼會跟著他們鑽到這密道里來呢?」

「他們好像在這密道里加了許多岔道,有時候還會在這密道裡面聚集在一起商量事情。」

「還有這種事?那這密道變成他們的老巢了嗎?」

說起老巢,宮玉不禁有些激動,她可是找神凰教的老巢很久了啊!

「不是。」夏文樺嘆息搖頭,「這裡應該只是他們的一個據點而已,要想找到他們的老巢還得花費一番工夫。」

可憐他跟那副教主打了幾年的交道,也還是摸不清楚他們的老巢在哪裡。

即便他曾經與副教主的人在刺納國的崖下洞穴里待了一段時間,但他也知道在他落入那些人之手后,他曾被強迫著吃下藥物昏迷了半個月的時間。

而在那半個月里,副教主的人早就將他轉移到大梁國來了。

是以,副教主的老巢至今為止對所有人來說都還是一個秘密。

路途不近,夏文樺繼續走著,腳步放得很輕。

果不其然,走了二百米后,便有岔道出現在眼中。

夏文樺側頭跟宮玉相視一眼,用眼神告訴宮玉岔道那邊就是左副教主的據點。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