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王逸茹不離開的話,面對她的又會是個什麼樣的故事?肖可可不敢想。

人生過半,希望不遲。

江丞早上起來,第一件事情就拿起手機,上面還是沒有王逸茹發來的信息,他獃獃的看著手機屏幕,「她就這樣走了嗎?」

王逸茹出現在江丞的生活裡面,只留他下了一段記憶和一個他目前還不知道的秘密,這個秘密將會影響著他往後的幾生幾世。

「噹噹當!」

敲門聲響起,是肖可可,她來叫江丞吃早飯。

江丞起身去了衛生間,打開水龍頭,洗了一把臉,看著鏡子里的自己,他相信王逸茹肯定還會出現的,現在他能做的只有等。

好好的等她回來。

江丞擦乾臉上的水,對著鏡子深呼吸了一下。

洗漱完,江丞走到餐桌前坐下,拿起碗筷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昨天晚上沒心情吃飯,現在他覺得自己餓的能吃下一頭牛。

肖可可看著江丞很有胃口的樣子,她心想他睡了一晚上就想開了嗎?

下午三點,江丞召集信息部和新媒體部的人一起開了個會,會議的內容主要是關於助農計劃的實施執行。

他讓信息部全力配合新媒體部把助農計劃做好,鄭雪熙看著江丞,她似乎發現了一個很重要的細節,那就是江丞手上的結婚戒指不在了。

這一個發現讓她內心雀躍不已,為了證實她的猜想,她決定周末去找范思雨聊聊,因為她覺得江丞可能和她聊過他婚姻的事情。

自從江丞去找王逸茹的那天起,他就把結婚戒指摘下來,收了起來。

「好了,各位開始工作吧!」

江丞微微一笑,把徐美瑩叫到了他的辦公室。

「註冊一些直播平台的賬號,然後把直播的消息也推出去,等周曉雨回來后就能直接開播了。」江丞坐下后,看著徐美瑩說道。

「嗯,好的。」徐美瑩應道。

「還有,售後方面一定要盯緊了,別到時候量起來了,出亂子。」江丞叮囑道。

「嗯。」徐美瑩點點頭。

這時,王成輝走進來,笑眯眯的掃了一下徐美瑩,轉頭看向江丞,讓跟他去參加一個活動。

「江科長,那我先去忙了。」徐美瑩說道。

江丞點點頭,起身微笑,問王成輝,「部長,咱們現在就走?」

「嗯,走吧,去了就差不多了。」王成輝說道。

江丞走過去,給王成輝開門,王成輝走出去后,他跟了上去,趙明軒走過來讓他簽一份文件,江丞看了一眼,是給牛紀寶的一些單子,拿起筆簽完字就跟著王成輝進了電梯。

到了地下車庫,江丞本以為是要開他的車子,沒想到王成輝已經安排了車子,江丞上了副駕駛的位置,繫上安全帶,司機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一個人,一襲黑衣,長發遮眼,表情冷峻,看著十分神秘。

王成輝坐到了後排,稱那個人為阿仁,他說了一聲出發后,阿仁啟動車子,離開了地下車庫。

「房子有沒有去看過啊?」王成輝說道。

「奧,還沒顧上,等有時間再去看吧,現在也不著急住。」江丞目視前方,隨口說道。

阿仁開車很快,也很穩,車子在路上疾馳,沒多大功夫就到了王成輝說的地方,是一棟豪華的別墅。

阿仁把車子停好熄火之後,王成輝讓他等著,然後帶著江丞下車走了進去。

夜幕開始徐徐落下,別墅裡面燈火輝煌,人聲鼎沸,男人西裝革履,女人性感妖嬈。

江丞跟在王成輝身邊,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經過他們身邊的時候微微點頭打招呼,一個穿著一身金色低胸禮服的漂亮女人迎面走來,她手裡還拿著一杯香檳。

王成輝停下腳步和她打了個招呼,稱呼她為蔡老闆,江丞看了一眼蔡老闆,心神一盪,那個衣服的V字也開的太大了吧?

「蔡老闆真的是越來越性感迷人了。」王成輝眯著眼睛說道。

「王哥哥也是越來越神采奕奕了呢。」蔡老闆悠悠的說道,視線越過王成輝看到了江丞,「這位是?」

「哈哈,這是我們單位的小江,江科長,青年才俊呢,多虧有了他,我才能少操心很多事兒。」王成輝笑了笑。

「哦?你好啊,江科長。」蔡老闆淡然一笑,沖江丞伸出了手。

「蔡老闆,你好。」江丞伸手握了一下蔡老闆的手,滑若無骨,保養的真不錯。

蔡老闆,全名蔡妍,經營著一家大型的房地產公司,今天的活動就是蔡老闆組織的,她們公司剛拿下一塊不錯的地皮,所以就邀請各界名流人士來一起慶祝一番,目的就是拓展各種關係渠道。 摟腰也要儀式感,我怎麼沒聽說過?林小木心裏一百個疑惑。

「還不趕緊放開,重來一遍!」楊然再次喝道。

林小木一頭黑線,趕緊對阿刁吩咐道:「阿刁,你飛穩點啊,我先松會手!」

阿刁:「主人,放心吧,我老穩了。」

嗯,還是阿刁靠譜,老工具人了。林小木得到了阿刁的保證,才依依不捨、小心翼翼的鬆開了摟着楊然的手。

「開始吧。」楊然見林小木鬆開了手,平靜道。

「哦……」林小木又要上手了。

他的手剛碰到小蠻腰,楊然就怒了:「你幹什麼,還沒經過我的同意呢?」

「不是你說的開始嗎?」林小木無奈了。

「我叫你開始問我,我要的是儀式感,真笨!詢問會不會?」

都什麼時候了,還這麼磨嘰。林小木耐著性子道:「楊然姐姐,請問我能摟着你的腰嗎?不然我怕我會掉下去。」

楊然沉思了一會,接着輕輕的「嗯」了一聲。

我去,還進入狀態了,這都不看看什麼狀況下,女孩子的心思猜不透。林小木心裏一頓吐槽,接着鄭重的用手摟住了楊然的腰。

這一次,兩個人都有準備了,楊然身體甚至僵硬了一下,接着慢慢放下防備,變得柔軟自然。

林小木也體會到了一種溫暖幸福的感覺,跟一開始的只顧YY享受完全不同。

原來,這就是所謂的儀式感,確實不一樣,感覺蠻不錯的。

「這是你第一次摟女孩子的腰嗎?」楊然輕聲細雨的問道。

「不是,這是第二次!」林小木毫不猶豫道。

「哦,那第一次摟的誰?」楊然聲音變得有點生硬了。

「第一次摟的楊然,就在剛剛不久前,她還叫我鬆手重新來過。」林小木不滿道。

楊然愣了一下,接着立馬故作不喜道:「油嘴滑舌!」

我看你滿喜歡的樣子。當然,林小木可不敢講出來。

「抱緊一點呀,沒吃飽飯嗎?」楊然再一次說道。

呵,女人。

林小木心裏嘀咕道,手上卻毫不猶豫的用了點力氣,抱的更緊了。

「主人,你們能考慮下我的感受嗎?」阿刁埋怨道。

好好當你的工具人,工具人還談感受。林小木道:「好的,阿刁,你可以加速嗎,快來不及了。」

林小木剛說完,遊戲面板最後的提示又來了。

【各位求生者,最後提醒,神域之地即將關閉】

「轟!」

一聲巨響,石碑在往下沉了。

很快,石碑完全沉下,另一塊石碑緩緩升起。

石碑升起結束,上面又恢復了初始的幾個字:擅自闖入者死!

阿刁一陣加速,恰好在最後時刻衝出了神域之地。

阿刁飛的並不高,陳韻和陸承一看到了震驚的一幕,一隻雕載着兩個人在空中飛翔。

「求生第一名,果然手段繁多,還可以這樣逃生。」陸承一讚歎道。

陳韻激動的笑了,林小木沒有死,逃出來了,可她看到林小木摟着的那個女子,又失落了起來,那女子真幸福。

阿刁掠過下方的陳韻,向遠處飛去,陳韻竟然跟着跑了起來,想追上阿刁。

「喂……唉,隨她去吧!」

陸承一剛想阻止,接着又嘆了口氣,懶得管了,這是林小木與陳韻之間的事,他管不了。

楊然也看到了陳韻的舉動,隨口問道:「那姑娘叫陳韻吧,你要不要帶她一起走?」

「主人,二選一,我載不了三個人。」阿刁搶答了。

「這隻雕說什麼?」楊然問道,她沒有動物溝通技能,聽不懂阿刁講話。

「哦,它說你很輕,可以再帶一個人。」林小木胡謅道。

阿刁:「……」

楊然:「你的雕真厲害!」

「我的雕當然厲害了,咳咳……」說完林小木趕緊咳嗽兩聲,怎麼感覺自己在和楊然開車。

楊然:「好了,那你下去帶她一起吧!」

你要沒意見當然可以,問題是,你這是出送命題來了,我會輕易送命?林小木淡淡道:「不用,她和我們不是同一個世界的人,她有自己的生活。」

「你和她什麼關係?」

「我救過她,就這種關係。」

「難怪,英雄救美,看樣子她想以身相許呀!」

嗯嗯,我也這麼想的。林小木趕緊道:「我和她是清白的。」

「你和她清不清白關我什麼事。」

「……」林小木乾脆不講話了。

「跟我講講你和她的事吧,怎麼救的她。」楊然又問道。

呵,女人!

「好的,我給你仔細講講!」林小木就要打開話匣子。

「主人,要不我們找個地方先下去再講吧!」阿刁見情況不對,趕緊道。

「沒事,你再飛一會,我很快就好。」林小木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