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個人不過是家裡有點權力,自個兒卻都是個草包。若是嫁給這種東西,一旦家裡倒台,她又該如何是好?

幾位公子皆有些茫然:「這就是蘇家大小姐嗎?她怎麼走了呢?」

小廝也不明所以,不知道這大小姐心中是怎麼打算的,也不敢妄言,只能賠著笑:「請幾位在等等吧,或許是有什麼事情要做呢。」

只是沒過一陣,前廳的門被推了開來。

蘇情婉有些納悶,今天她本來是打算睡個回籠覺的,但是這馬氏偏偏非點了她的名,要自己去前廳陪客人。

她本來時不想去的,只是看著馬氏得意的嘴臉,心中也有了一絲好奇,打算來這裡一探究竟。

蘇月月也是陪著自家大姐一同來的。

蘇情婉的腳還沒踏進這前廳,就聽到了自家這個二姐姐嬌柔做作的聲音。

「幾位公子是來提前嗎?難道是向我的三妹妹提?」

眾人都是以陳云為首的,聽到這裡紛紛轉頭看向他。幾個人的意思很明確:我們不是來看這蘇大小姐的嗎?怎麼變成了這蘇三小姐。

而且聽說蘇三小姐如今毀了容,就像是那傳說中的母夜叉一樣。

蘇情婉站在門外,總算是把事情給理明白了。

原來馬氏叫自己來,是給這蘇沉魚做墊腳石的。這群草包少爺來向大小姐提親,可不得有她這麼個醜八怪做對比嗎?

不過,裡面討論她的聲音可真是越來越過分了。

說自己是母夜叉的也有,還有人形容自己長了三頭六臂。蘇情婉都被氣笑了,她甚至有些佩服古代人的想象力。

自己不過就是毀了容,至於變成一個妖怪嗎?

蘇月月還在其中不停的砸場子:「我們蘇家的三妹妹也沒有那麼丑,只不過是面上稍微破了點相罷了,不然我把她叫進來讓你們瞧瞧?」

這陣勢竟像是耍猴一樣,蘇情婉蹙起了眉頭,忽然一把把門帘給推開了。

她看向蘇月月,冷聲說道:「不必二姐姐叫了,本小姐這不是進來了嗎?」

陳雲和另外一個世家公子聞聲好奇的轉過了頭,他們對這個毀了容的三小姐其實心中也很是好奇。

只是……這一眼,竟差點讓幾人給吐了出來。

他們就沒有見過這麼丑的女人!

不,不能說是醜陋了,應該說是可怕!誰家的女兒臉上會疤痕縱橫,活像在那山林里居住的土匪一樣!

蘇情婉看著躲閃的幾個人,挑起了眉頭。

「聽說你們要娶我?」

幾人聽后,急的慌忙搖頭,生怕自己被這個蘇三小姐給看上了。

「三小姐誤會了,我等來此是向大小姐提親的。」 第3085章狂人小隊

「你傳人帶話說是你考慮清楚了?」應天寶看着林天成輕笑問道。

「是的,我已經考慮清楚了,強強聯合是有必要的!」林天成點點頭道。

「我很好奇是什麼讓你改變了主意?」應天寶好奇的問道。

「沒什麼,就是這幾天自己想了想,我如今的實力想要最大程度得到提升離不開強大的異獸血肉,更少不了大戰魔力,寶劍鋒從磨礪出,我想借這個機會跟你們去看看,有機會的話鍛煉一下自身!」林天成說道。

「呵呵,有一句話我得糾正,你一旦加入進來,那就不是看看那麼簡單,加上你我們一共八家勢力,任何一家都有權利要求其他七人到場協助擊殺異獸或者異靈,當然,時候需要出相對應的資源彌補收益,而且任何一方不得以任何理由拒絕召集,在戰鬥的時候必須嚴格遵守發起人的指令!」應天寶解釋道。

「那是自然!」林天成點點頭道,「不過我有句話事先和你們說清楚,三眼是很強大,但是它收斂不了它自己的氣息,他所到之處異獸是聞風喪膽,到時候別將這個責任推到我身上!」

「三眼銀狐這個能力我已經見識過了,實不相瞞,你攻打巨城的時候其實我也在場觀戰,後來因為有事就先行離開了!」應天寶說道。

「雖然三眼銀狐獵殺異獸的時候有些麻煩,但是不可否認攻打異靈城堡的時候是個清場神器!我們也很需要他這個能力!」應天寶說道。「那就好!其他的我沒意見了!」林天成點點頭道。

「那你就準備交接一下事宜,即刻和我動身,正好有一家發起了召集令,我家那位讓我帶你過去!」應天寶說道。

「這麼急?」林天成有些吃驚,沒想到剛加入就要出任務。

「是的,否則以我的級別是不夠接待你的,但是沒辦法,我家那位已經先行趕往集結點,讓我來給你引路,正好帶你去見見其他幾位!只有他們同意你才能加入!」應天寶說道。

「什麼?意思我願意加入還得看他們同不同意?」林天成有些意外的問道。

「那是自然,彼此間沒有隔閡才能更好的合作,萬一你和他們之間雖有隔閡恩怨加入進去只會破壞這個團隊的和諧,就好比是你自己,也不願意仇人天天在你眼前晃悠吧?」應天寶理所應當的說道。

「不過據我所知,你並沒有招惹他們其中任何人,所以不用擔心!」

「好吧!」林天成點點頭說道。

林天成將巨城的事宜安排下去之後便帶上三眼銀狐跟隨應天寶離開,前往所謂的集結點。

一路上,由於三眼銀狐的存在,也讓應天寶見識了一下什麼叫做如入無人之境。

異獸感受到三眼銀狐氣息的第一時間就四散逃走,一路上別說異獸的影子,就是毛都沒見一根!

由於途中沒有遇上任何阻礙,很順利的就來到了集結地,是一座海中的小島!

「以我的資格是不配登島的,只能送你到這了!」應天寶說道。

話落一道身影從島中升起,然後迅速的朝着應天寶飛來,幾乎瞬間就出現在林天成的面前。

「天寶,這就是林天成小友?」來者是一位鬚髮皆白的老者,一臉淡笑的看着二人問道。

「是的爺爺!人我已經待到,我就先回去了!」應天寶很是恭敬的對老者說道。

聞言,老者點點頭,轉身看向林天成道,「老夫應龍,也是小隊的隊長,走吧,我們上島!」

說罷,轉身就朝島上飛去,林天成緊隨其後,不等登島就發現有四男二女站在島嶼邊上,顯然是小隊的其他成員。

「隊長,這就是你說的新成員?怎麼才六星道祖中階?什麼時候我們小隊標準降低了?」其中一位大漢對應龍說道,眼神很是不屑的看了一眼林天成,旋即立馬轉開,生怕多看一眼會玷污他的眼睛一般。

「呵呵……霸下,不要嚇著新人,他實力雖然沒有六星道祖高階,但是他座下的戰寵有!」應龍指了指林天成手中的三眼銀狐。

「是不是真的?我不信,我先試試它!」霸下悶聲說道。

話落,身形一閃就朝林天成從來,一雙鐵拳更是攜帶風雷之聲,似乎一拳要將林天成搗碎一般。

應龍見狀也是無奈的搖搖頭,霸下十分好戰他是清楚的,正好讓林天成展示一下他的能耐,也省得自己廢話為他做解釋,有些時候拳頭就是最好的說明!

就在霸下顯露出六星道祖高階氣勢的瞬間,林天成懷中的三眼銀狐渾身毫毛紛紛豎起,如臨大敵從林天成懷中瞬間衝出,身形瞬間迎風見長,變成一頭馬匹大小,一雙利爪探出,寒光閃閃對着霸下的拳頭拍去。

頓時,二者拳爪相接,濺起道道火星,一股龐大的氣浪瞬間將林天成沖飛出去。

其他幾人見狀也是微微一笑,紛紛出手格擋開湧來的氣浪。

「不錯,夠資格成為我們的一員!」霸下看着拳頭上幾道滲出鮮血的傷痕滿意的點頭道。

只是,他話音未落,三眼銀狐便再次衝殺而來,林天成被氣浪沖飛這筆賬顯然它是算在了霸下的頭上。

「幹什麼?說好比試,你來真的?」霸下見狀也是嚇了一跳,倉促迎戰不慎被撓花了臉,才堪堪避開致命的喉嚨。

「三眼,回來!」林天成穩住身形后見狀急忙叫停,這裏七位大佬都是六星道祖高階。

真要是動了什麼壞心思,自己和三眼都別想活着離開,顯然對方也是不小心將自己誤傷,沒必要得理不饒人!

三眼銀狐聞言,不甘心的看了一眼霸下,顯然是認為懲罰還沒到位,但是林天成發話了,它也只好作罷,轉身縮回貓咪大小鑽進林天成懷中。

「恭喜你,你的實力得到了大家的認可,歡迎你加入狂人小隊!」應龍一臉淡笑的看着林天成說道。

聞言,林天成一臉怪異的看着身前身形各異的七人,堂堂五重天內人族最強的七位,竟然自稱狂人,這評為實在讓人不敢恭維!就要刺到的片刻,那已經是血肉模糊的老陸,把頭一低,身體一彎,恰好躲過這一擊。

我揮手做砍,那傢伙卻抬頭,眼神之中已沒了剛才的戾氣,倒是有幾分恐懼,接着又是頭一低,一看。我高舉的雙手就沒有落下,原來,那老陸正在起煞的煞鬼,是在跟他跪地磕頭,求饒了。

見狀,我長嘆了一口氣道……

《茅山詭婿》第二十七章斗煞(二) 不曾停歇,大蛤蟆一路刀遁,飛回了月谷。

只帶上已經成為妖怪的蛤蟆阿大,對令老修、項廣說上幾句告別之言,它便駕着妖雲重新離去。

這次交手也是好的,知曉了演都道人的實力,下次對戰,就會有必勝的把握。

帶着阿大一路飛行,劃過猴谷上空,到達高聳入雲的山壁底下。這裏就是天壁,或者也叫元磁山。

此山延綿不知多少里,分隔陸地、橫斷東西,既是先天形成,也是後天造就。

元磁山體中有特殊礦石,散佈磁力,可將任何物體吸聚於地面。

當年,仙真齊遠對付大蛤蟆,就是使用以這種礦石煉製的一次性法器。

騰上天壁半腰,這裏的磁力已是極強,晉陞沒多久的阿大抵受不住,被緊壓在原地。

讓它在半山腰待着,大蛤蟆則繼續騰空。

當山體入雲,吸重之力太大,大蛤蟆都只能緩步爬行。

天壁頂峰,遠方厚重的雲層一覽無餘,倒是一幅壯麗之景。

豎刀在手爪之上,大蛤蟆開始大面積劈砍山體。

碎石散落一地,將其中純黑的礦石收集起來,再以火法當場融進刀器之中。

令老修他們精心煉製的這柄法刀,在其中加入了九州地脈特有的源金,可吸收、調合諸多礦材。

至於火法,吞噬了幼龍的血脈,加上神魂之力,大蛤蟆運使出來不是難事。

刀器中加入了佈滿磁重力的礦石,刀身也就擁有了磁力、重力特性,過後慢慢調合,威力自能上升一個層次。

下落山腰,帶走阿大,大蛤蟆操刀全力破開一處天壁缺口,正式進入妖國。

定州,原本雄偉的大希皇城,如今已被摧殘得不成樣子。天下武者,九成的高手盡喪一役。

大希皇帝秦希據傳已被仙真正法,其他大宗師死的死、逃的逃,武道似乎又走向了衰落。

仙真這次是徹底插手了俗世,扶持宗師徐階為新帝,國號依舊沿用大希。

徐階晉位后,第一令便是天下禁武,現有武道高手必須登記身份,直受朝廷管轄。

日後,但凡私下修習武道或者傳武的,就會被朝廷緝拿。反抗的就地殺了,不反抗的發配仙真駐地為奴。

對於那些散修,仙真派的做法更狠辣,直接抓捕起來,設下禁制,充作門中奴僕,主幹那些危險性大、空耗魂力的工作。

仙真派的殘忍與霸道,可見一斑。

極北部的聖蓮教,盤坐於高台玉座上的教主面布寒意。

原本抱着漁翁得利的想法,卻在那一戰中著了大蛤蟆先下手為強的道,珍貴的法器白蓮損失不少不說,連急調回來的精銳教徒也傷亡慘重。

偷雞不成蝕把米,正好用來形容他。

「教主!萬象宗已有高手降臨,以一人之力便將三位長老重傷。不知該如何應對?」心腹聖蓮使在石階上恭敬道。

「都是廢物!」聖蓮教教主發怒道。

心腹聖蓮使站在台階上誠惶誠恐。

過了一會兒,恢復冷靜的教主吩咐道:「傳信給仙真,說我教受萬象宗威脅,即將抵擋不住,讓他們派來援手。」

「是!」心腹聖蓮使不敢多說什麼,領命退下。

很快,仙真一邊接到了傳信,是魔教獨有的白蓮顯書。底下不敢專斷,稟告了演都道人。

「萬象宗!」演都道人看着面前聖潔的蓮書,嚴肅道。

「萬象宗?是門中記載,重傷六代、七代掌門的那個勢力?」此時殿中,只有姚姓老者與演都道人。

「不錯!兩代掌門先後遭受重創,正是因為這萬象宗。對方實力深不可測,連固執的魔教都不得不傳書求援。」演都道人面色始終凝重道。

「掌門,是救還是不救?」姚姓老者問道。

「唇亡齒寒,煩姚老走一趟,去探探情況。當然,對魔教妖人要有所提防。」演都道人如是吩咐道。

「放心。」說了這兩個字,姚姓老者便御劍而去。

萬象宗是新大陸的霸主勢力,修行之法與聖蓮教、仙真截然不同,威力卻極大。

兩代仙真掌門就是在與對方鏖戰中遭受了重創,致使修為倒退。

近千年,聖蓮教異軍突起,將萬象宗擋在九州大陸之外,仙真派則置身事外,默默積蓄實力。

只有仙真歷代掌門知道,萬象宗是真正的龐然大物,之所以能抵擋得住,是因為這片大陸還引起不了對方的重視。

當然,仙真的底蘊還是無比深厚的,護派大陣經過數千年的積累、完善,已達到能鎮壓真仙的地步。

在本土作戰,仙真還不懼萬象宗。

同理,聖蓮教歷史發展並不長,但它的底蘊在地底的詭樹群上,生生不息的白蓮,百朵、千朵轟殺過去,真仙也要暫避鋒芒。

唇亡齒寒的道理人人都懂,演都道人作為一派之尊,自然更加明白。

姚長老領悟了劍意,修為也快至九重圓滿,派其過去,也能向聖蓮教表達誠意。

通力合作之下,才能將萬象宗拒之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