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這棟別墅只是單純的別墅,莊園里一無葯園,二無研究室,看別墅內的書架上也並無一星半點關於藥物方面的書。

難道……

想到這裡,林美華不禁眯著眼睛,看著從屋子裡走出來的年輕夫婦,沉聲開口道:「你們真的是專利申請人?」

柳嫣然與秦少穹相互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您是?」

「我叫林美華,是本次你申請的所有專利的審核專家,現在這些專利都已經通過,恭喜你柳嫣然小姐,你已經是43份專利的持有人了,恭喜!」

秦少穹嘴角浮現出一個弧度來,這一下,柳嫣然再也不是身上沒有實打實名譽的商人了!

柳嫣然受寵若驚,趕忙招呼著林美華落座,可林美華的心裡卻始終裝著一件事。

那就是柳嫣然究竟是從何處看來的或者抄來的這些秘方?

要知道即便在華夏顯存於世的最全藥典之中,對於這些方子的記載也寥寥無幾,唯一能找到的兩個方子,還是個殘篇,經過幾代專家的存續和破解,也未能破解出完美的藥材配比。

可柳嫣然卻做到了!

「柳小姐,明人不說暗話,我想知道這些方子的出處,或者我需要您來解釋一下您的家世。」

林美華從不打無準備之仗,在來此之前,她對柳嫣然做過十分複雜的背景調查。

身為柳氏集團的發展部部長,這一職務與藥典研究無關,而且柳氏集團的創始人柳建軍再往上追三代,也並無什麼名醫。

甚至跟醫學類根本不沾邊!

秦少穹看林美華一臉嚴肅,且有些質問的語氣,不禁不爽道:「隨便來一個什麼所謂專利審核專家,就可以咄咄逼人了?」

林美華冷哼了一聲:「我需要弄清楚這些專利的內容,究竟是不是你們研究的,如果不是,你們這算是剽竊,我要還給原研究人員名譽!」

。 「其形如火,其葉如木,其花如果,通體幽藍,這是深藍火燭花。」

「這位大爺也是見多識廣啊!」

蓉蓉也是頗感意外地望了那人一眼,妖嬈嫵媚的模樣也是讓那人小小的激動了一把。

「這位大爺說的不錯!這第二件拍賣品正是狂戰師境界之下最為珍貴的靈藥,深藍火燭花。」

「此花生長於極寒的深淵之地,十年結一葉,百年花開。直接服用足以讓一名六級戰士直接踏入戰師境界;而戰師服用的話,很大幾率可以直接提升兩級修為,而且沒有任何副作用。」

「如果若是交給煉丹師煉製成丹藥的話,那此靈藥的效果更是無法預料。」

蓉蓉的介紹顯然是有些多餘的,深藍火燭花的名頭幾乎每一個修鍊之人都如雷貫耳。此刻,整個大廳也是安靜的很,只能聽得見濃重的呼吸聲。

這哪是一株靈藥,根本就是擺在眼前的修為,只要能夠得到,那它的價值可遠遠大於之前的斬虎刀。

至於交給煉丹師,這些人可沒接觸過煉丹師,更不會將這樣的寶葯交給他人。

「蓉蓉姑娘,這深藍火燭花的價格是?」

有人問道,也是將眾人從自我幻想之中拉了回來。

「此葯價值如何?就不用蓉蓉細說了。深藍火燭花的起拍價是一萬中品靈石,每次加價為一千。諸位,好好把握機會哦!」

自身修為的提升的確要比得到一件靈寶武器更加誘人,蓉蓉的聲音落下,廳中競價者此起彼伏。

二十間雅間除了十三號雅間的人沒有出價,也就剩徐真這邊了。倒不是裴蘿婉對這深藍火燭花不感興趣,而是徐真說了,到最後才叫價。

靈藥靈草徐真還是有些興趣的,畢竟無限也不是萬能的,許多奇奇怪怪的東西無限可能會有。但是,戰武大陸上傳統的一些東西無限卻是沒有。

徐真也是擔心以後煉製丹藥時會出現什麼他所不能兌換的東西。所以一直以來,但凡無限所不能搜索到的,徐真都會刻意留意一下。

眼前這深藍火燭花,便是無限所不能兌換的。

「兩萬三千顆。」

「兩萬五千顆。」

聽着叫價的聲音,徐真也是確定了幾間房子裏的主人。

柳家家主來了,趙家來的卻不是趙家家主,而是趙飛絮。甚至讓徐真有些意外的是,竟然連徐林也出現在了這雲鳳拍賣行中。

「這老小子不在徐家訓練家族子弟,跑這裏湊什麼熱鬧?」

餘下的房間之中都是徐真沒有聽過的聲音。

「蘿蔔,從現在開始,不管拍賣什麼,你全部拍下。」

「啊?這樣會不會被人針對啊?」

徐真依舊閉着眼。

「針對就針對吧!總覺得有錢不花,有點對不起給我錢的那位。」

「之前你沒聽人說,這次拍賣會幾乎吸引了整個青州的各大家族嗎?青州可是有着十座城池,我看其他房間里的人,多半就是來自青州各大城池的。」

「請把多半去掉,謝謝。」

「你知道還這麼做?這樣會得罪人的?」

「蘿蔔,你不懂!我的目標是星辰圖,即便我再低調,到最後也會成為眾矢之的。倒不如從頭到尾,好好爽一把來的痛快。再說了,我現在是朱嘯南啊!你說對不對?」

裴蘿婉看着徐真,倒是沒想到徐真到這裏還想着好好坑一把朱家,微微一笑:「好咧!老娘今兒就豁出去喊價了。」

徐真輕笑一聲:「女孩子家家的,不要老是老娘老娘的叫,太粗魯了。」

裴蘿婉輕輕地哦了一聲。

「現在十七號房間已經出價三萬九千顆中品靈石,有沒有更高的?」

「四萬。」

十二號房間,楚海的聲音喊道。

一聽到楚海的聲音,裴蘿婉嘿嘿一笑:「四萬五千顆。」

「二十號出價四萬五千,有沒有更高的?」

裴蘿婉把價格一下提高五千,頓時也是引起了大廳所有人的注意。其他房間里的主人,也是試圖看穿二十號房間里的主人到底是何方神聖?只可惜,他們的精神力並不能做到。

青年的臉色開始陰沉起來,這株深藍火燭花如果讓他拿回家族,交由家族供養的煉丹師煉製成丹藥的話,他的實力必定突飛猛進。

「少爺!又是二十號房間……」

「繼續叫價。」

青年的牙關微微咬着,發出咯吱咯吱的聲音。

「四萬六千。」

「十二號房間出價……」

「五萬。」

「二十號房間出價五萬了。」

「五萬一千。」

楚海也是有些不爽,看這架勢,對面似乎是有意跟自己這邊作對一樣。

裴蘿婉有着徐真的承諾,根本不在乎價格,只知道你比我叫價高,我就以價格壓死你。

「五萬五千。」

青年五指緊握,掌心因為用力而泛白。雖然五萬五千不是一個小數目,但對於青年的家族而言,還不算什麼。

只是對面如此以價格壓他,確實讓他心裏有些不舒服。

「六萬。」

就在眾人以為這深藍火燭花的歸屬要在十二號和二十號之間角逐出來之際,十三號房間突然傳出報價聲。

「徐真,是那個人。」

徐真點了點頭。

十三號房間里的人正是岳雲,在岳雲的身旁一名閉着雙眸的女子坐在靠椅上。

「朱槐老鬼以為將朱家洗白,就可以抹除以前的事情。我倒想看看,這朱家到底有多少家底。」

岳雲聽着女子的話,恭敬地應是。

趙飛絮輕輕撩起珠簾想要看清二十號房間里人物,卻是搖了搖頭,對着一旁的趙飛凌說:「看來這次拍賣,我們趙家可能什麼也得不到了。」

「姐姐,比起這個,我現在更希望知道鶯鶯的情況。」

趙飛絮看着趙飛凌,想到徐真,卻是低嘆一聲,為自己的弟弟感到無奈。

「六萬五千。」

裴蘿婉再次喊道,之前岳雲可沒留什麼好印象給裴蘿婉,眼下她自然也不會給岳雲留什麼面子。

「少爺……」

「他們想提價,我們就陪他們玩,繼續加。」

「少爺,萬一他們不加了,咱們豈不是……」

「楚家缺這點靈石嗎?」

被青年呵斥,楚海卻是不敢說什麼,急忙應是,也是再度叫價。

「七萬。」

「喲!真跟爺們較勁了?蘿蔔,別五千五千的喊了,上王炸。」

「王炸?」

裴蘿婉不明白什麼意思,卻也知道徐真是讓她往大了喊。

「十萬。」

嘶——

裴蘿婉一下加到十萬,頓時讓整個大廳響起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

「尼瑪!十萬中品拍一株深藍火燭花?這特么是多有錢?」

「這二十號房間里的人估計是衝動了,十萬中品足夠養出一個戰師出來了,雖然時間慢一些,也比這一株靈藥來的保險些。」

「就是,但凡靈藥都有風險。雖然深藍火燭花沒有副作用,卻也是要看服用之人的吸收藥力情況而定。」

「岳雲,不用叫價了。回去之後,你去朱家一趟。」

岳雲聽着女子的話立即明白女子的意思,嘴角微微一動,不再報價。

蓉蓉也是沒想到,一株深藍火燭花竟然會拍到十萬中品靈石的價格。即便是在青州府主城,最高時也不過是成交七萬。

「二十號房間出價十萬,若是沒人出價,那這株深藍火燭花就是二十號貴客的了。」

徐真覺得裝逼的時候到了。

「怎麼?區區十萬中品靈石就沒人叫價了嗎?聽說此次來的可都是各大城池的大家族,怎麼連我雲鳳朱家都比不了嗎?」

「朱家?」

柳盛鶴目光微眯,聽着朱嘯南的聲音,有些想不明白,什麼時候朱家已經豪氣到這個地步了?

「朱家小輩,做人還是低調點好。」

徐真哈哈一笑:「低調?不好意思,小爺從來不知道什麼叫特么低調。今兒不瞞你們說,這場拍賣會,小爺包圓了。」

「哼!不自量力。小小的雲鳳城朱家,能有多少靈石竟敢宣稱包攬所有拍賣品?不覺得可笑嗎?」

「你以為我等買不起一株靈藥?只是我們不願意浪費靈石在一株靈藥上罷了。」

「浪費?才十萬中品靈石,就叫浪費了?你們也太窮了吧?爺們吃個早餐都得花個十萬八萬中品靈石,有錢,浪費不存在,沒這個概念。」

「所以啊!你們就當今天看我花錢來了就行。另外,勸你們最好不要跟哥比,尤其是不要跟我比有錢!你們會自慚形穢的!」

「哼!狂妄的小輩。最好好好待在雲鳳城,若不然,你很容易被人打死的。」

「蓉蓉妹子,是不是該宣佈深藍火燭花的歸屬了?」

蓉蓉被徐真一問,頓時舉起了拍賣錘:「如果沒有人出價,深藍火燭花就屬於二十號朱公子的了?」

等了片刻,見無人出價,蓉蓉也是宣佈了徐真拍下靈藥。

「這第三件拍賣品乃是一種偽玄品攻擊技能——《修羅斬》。此技能威力之強,已經無限接近於玄品技能。」

「不過《修羅斬》雖然霸道無比,卻是十分消耗靈氣,一般的戰士恐怕難以駕馭這種技能。」

蓉蓉說着,目光落在徐真的窗戶珠簾上。

「此技能起拍價三萬,每次加價為五千顆。」

「十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