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周毅腦海中。

王野抓住自己腳腕,將自己狠狠摔在地上,接下來就是對自己的一番火速攻擊連招。

危險預感的畫面,令呂周毅在下一次攻擊中,不再攻擊王野,想要將自己雙腳抽回,返回到一開始所在的地方。

到了四品武夫這個境界。

不僅僅只是擁有危險預感這種能力,在身體力度的控制方面,也極其準確。

可以使用對身體的操控,控制自己行動所造成的慣力、后坐力,等各種力道。

呂周毅快速將自己兩個腳朝後面抽回,慣力在呂周毅的實力下,根本就沒有發揮出來半點作用。

然而,就算如此。

呂周毅這一波,在速度上也慢了王野一些。

王野雙手的速度,竟是要比呂周毅速度都快上一些,在呂周毅在雙腳抽回一段時間后,抓住呂周毅的雙腳。

在抓住呂周毅雙腳的一瞬間,王野就跟呂周毅剛剛腦海中,所浮現出的畫面一般,一拳又一拳的朝呂周毅胸口上打去。

砰!

砰!

砰!

一道接著一道聲音響起,呂周毅被王野一拳拳打過來,只感覺有種連氣都喘不過來的窒息感,看向王野的眼眸中,也感到有些震驚。

他發現。

王野雖然僅僅只是五品巔峰武夫,但僅僅只是蠻力上來看,王野身上所擁有的蠻力,要比自己身上所擁有的蠻力都要強上一些。

並且。

王野在攻擊自己的時候,每一拳的力道都要比之前的時候更加強大一些,王野身上的勢,此時也在不斷加大。

呂周毅知道,王野身上的實力,正在從五品巔峰武夫的境界,朝四品武夫的境界突破。

「謝謝。」

王野是第一個感受到自己身上力量,以及勢的變化的,他知道,自己在跟呂周毅的交手過程中,已經跨入了四品武夫的門檻。

接下來。

就是徹底突破到四品武夫。

而徹底突破到四品武夫,所需要做的,要麼就是下去之後,進行好好積累,要麼及時從現在的時候,好好戰鬥一番。

通過戰鬥的方式,來將身上的力量,給好好奠基成功。

「不用謝。」

呂周毅開口。

就在呂周毅開口說這一句話的瞬間,呂周毅兩個腳再出朝王野踹去,王野的危險預警也被激發。

在王野的危險預警中,如果王野不進行躲避的話,那接下來,呂周毅的這一腳,甚至能將自己腿部的膝蓋都直接踢碎,給自己造成重傷。

王野瞬間一個翻滾,躲開了呂周毅的這波攻擊。

呂周毅在被王野躲開攻擊后,整個人的身體彈跳而起,右手握拳,狠狠朝還在地上的王野砸去。

王野一個翻滾躲避。

轟!

呂周毅這一拳,狠狠轟在鈦合金擂台的邊緣處。

擂台金擂台,它的地面,是由鈦合金金屬製成的,而四面,則是被融入鈦合金的特殊鋼化玻璃所圍繞而成,防止在上面戰鬥的人,攻擊到下面進行觀戰的人。

而這種特殊鋼化玻璃,在堅硬程度上,要比防彈玻璃的堅硬程度,都要大上一些。

就算如此。

呂周毅一拳下去,地面邊緣的鈦合金,也被呂周毅給一拳打的塌陷下去一些,而旁邊的剝離,也是呈現蜘蛛網狀破碎一些。

「哇。」

下方圍觀的呂氏拳館學徒、弟子們,在看到呂周毅這一拳所造成的威力時,都是驚呼出聲。

鈦合金擂台,從建設到現在,從來都沒有出現破碎的情況,卻沒有想到,在呂周毅跟王野戰鬥的過程中,竟然是出現了破碎的狀況。

王野沒有起身,右手抓向呂周毅脖子,在將呂周毅給抓到之後,直接將呂周毅按在地上,一拳朝呂周毅臉上砸去。

呂周毅躲避開了。

王野這一拳,狠狠砸在鈦合金擂台上,由鈦合金所製作而成的擂台,在王野的這一拳下,也直接被王野給打的塌陷。

下方,呂氏拳館的學徒、弟子們,在看到這一幕時,更加轟動起來。

所表現出的被震撼的感覺,要比剛剛的時候都要濃郁很多。

因為他們知道,他們師父的實力是四品武夫,擁有能將鈦合金擂台打塌陷的風險,但他們並不知道王野此時已經晉級成為了四品武夫,所以在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心中自然就更加感到驚訝。

呂周毅、王野倆人的攻擊在不斷繼續,在倆人的戰鬥過程中,不斷攻擊到鈦合金擂台。 章惠不說話了。

她知道若晴對古家的兩位哥哥很好,過去二十幾年裏,古家的兩個兒子也很疼愛若晴。

若晴維護著兩個哥哥,不讓哥哥撿唐千浩的衣服穿,也很正常。

最後,還是慕家的傭人捨不得,主動要走了欲丟棄的衣服,鞋子等。

童熙在慕家待了一會兒,便走了。

等好友離開后,若晴卸下了堅強的面具,委屈地偎進了母親的懷裏,有點心累地叫着「媽。」

「怎麼啦?」

女兒突然的舉動,讓章惠緊張兮兮的。

「是不是你去唐家的時候,唐家人給你氣受了?告訴媽,媽現在就過去幫你討還公道。」

若晴搖頭,「不是他們,是戰爺。」

「戰爺?」

「媽,我和戰爺吵架了。」

章惠立即推開了她,「吵架?你們怎麼會吵架的?」

若晴把夫妻倆鬧矛盾的緣由告訴了母親。

章惠聽完后,又是心疼又是無奈地戳了戳若晴的額,「你沒有告訴過戰爺,你為什麼會嫁給他嗎?」

「沒有。」

「你直接告訴他,你做了一場惡夢,夢醒了便醒悟,向他保證你不會再和唐千浩有交集。他,是在乎你了吧,否則也不會因為你的一個怔忡就跟你鬧。」

戰博在乎若晴,章惠還是欣慰的。

那樣,女兒在戰家才能站穩腳。

女人嫁人後能否在婆家站穩腳,在婆家能否得到尊重,很大程度上是取決於丈夫的態度的。

若晴沉默。

半晌,她說道「媽,戰爺會不會覺得我在利用他。」

「你難道不是在利用戰爺?」

若晴「……親媽。」

章惠把若晴拉到沙發上坐下來,輕聲說着「若晴,你無法否認你一開始要嫁給戰爺時,哪怕你說你在報恩,卻抹不掉你其實是在抱他的大腿,是在利用他,畢竟他的身份地位及能力都擺在那裏。」

「相處了那麼長時間,你現在捫心自問,你對戰爺有感情了嗎?還是只把他當成你的靠山?」

若晴又是沉默。

回想起她和戰博相處的點點滴滴,她靠着自己的厚顏無恥,仗着他不能人道了,怎麼撩他,她都不會吃虧,一點一點地拉近了夫妻倆的距離。

雖說夫妻倆領證的時間勉勉強強才一個月,感覺卻像老夫老妻。

她對他,不僅僅是報恩了。

感情早在不知不覺間培養出來。

「媽,我喜歡戰爺,對他有感情了。」

「既然如此,你何必再瞞着他,向他坦誠一切吧,夫妻間要相互信任,相互理解,相互尊重,什麼都是相互的。不過是一場夢,雖說那場夢很荒謬,卻不難以啟齒。」

若晴垮著俏臉,「媽,你是我媽,我跟你說一場夢改變了我,你會選擇相信我,戰爺那麼精明的人,他未必會相信的。事實上,他到現在都還在調查我為什麼會改變主意,不再痴戀着唐千浩。」

「你轉變得太突然,誰都會懷疑。」

若晴抿抿嘴,她知道。

「媽,現在戰爺很生氣,我該怎麼辦?我向他解釋過了,他還是讓我下車,居然讓我去搶親,我真去搶親了,他就開心?」

音落,就被母親戳了一下額頭。

「你沒有聽出來,戰爺說的都是氣話,他在吃醋呢。」

若晴「……他趕我下車呢。」

她這麼堅強的人,當時都委屈得哭了很久。

「處於吃醋又盛怒之下,是人都很容易做出衝動的舉動。媽倒是能理解戰爺的,只是你是我的親生女兒,當媽的哪捨得自己的孩子受委屈。」

「媽,我今晚不回去了,在家裏住上幾天,也能好好地陪陪你。」

若晴有點害怕回去面對反覆無常的戰博。

「媽不用你陪,等媽老到需要你照顧的時候,你再抽時間陪陪媽。現在呀,你上樓去洗個澡,換身衣服,記得要換上裙子,然後媽就送你回戰家。」

若晴「……媽。」

「戰爺是天之驕子,他在你這裏栽了跟頭,還不知道有多少人受你連累呢,你要是再留在娘家住上幾天,逃避問題,我怕到時候連戰家老夫人都得來找你。為了天下蒼生着想,你趕緊回去。」

若晴「……媽,你也太誇張了吧,還扯到天下蒼生了,這是我和戰爺的夫妻矛盾。」

她又小聲嘀咕「他其實就是個被寵壞的男人。」

習慣了人人都順從他。

章惠瞪她。

「好好好,我都聽媽的,我回去就是,我洗個澡,換上一身性感的衣服,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回去哄我老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