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赫的嘴皮子溜,把美女說動了心,直接大手一揮:「給我來十五盒。」

「好嘞,十五盒是吧,來給你,一共300,掃碼支付。」不知道接觸了什麼過敏,昨天晚上開始全身尋麻疹,癢到難以集中精力碼字,斷斷續續碼了一千多字實在是受不了了,明天補吧,我盡量多寫點,啊啊啊煩死了!

《二十七載》還得請一天 香菱心情大好的往村東頭的水井方向走去。

走了一半,褚文氣踹噓噓的從身後追了上來,把一個布包塞給香菱就跑了。

香菱打開一看,好傢夥,袋子裡面裝著上百顆的大拇指肚兒大小的泥彈丸,大小勻稱,團得還挺圓,別說,這褚文也不是一無是處。

香菱笑著把彈丸揣在懷裡,繼續走向水井。

水井在一顆粗壯的大樹下,開鑿的深水井,井口直徑約一米,深二十多米,怕有孩子落水,井沿用青石壘得一米多高。

旁邊的樹榦上綁著一根繩子,誰家打水就直接把另一頭綁在木桶上,扔到井裡直接打水。

香菱暗自吐槽,連打水的木軲轆都沒有,可真夠簡陋且費力氣的。

香菱只有十三歲,雖然力氣比尋常的女孩兒大上一些,但這樣硬生生往上拽,還是非常吃力的。

一桶下去,只能勉強拽上來三分之一桶水,自家又只有這一個水桶,裝滿一缸得來回三四十趟,估計一大天的時間。

旁邊的一個漢子見了,憨直笑道:「香菱,平時都是你哥來打水,今天咋換成是你了?」

香菱回了個微笑道:「我哥養腿呢。」

「要不然我幫……」漢子伸手要幫忙,被旁邊的漢子懟了一下胳膊,低聲道:「李二,你別忘了她娘是江寡婦,你亂搭茬兒幹啥,不怕你婆娘掐你?」

漢子的手尷尬的停在半空,香菱皺著眉頭瞟了一眼那個阻攔的漢子,只是瞪了一眼,並沒理他。

正要拎水走,回頭看見一個顫顫巍巍的老頭兒,用扁擔挑著兩隻空木桶來打水了。

香菱有心想走,瞧著老頭兒那麼大歲數有些不忍心,便把老頭兒的水桶接過來,把自己桶里的三分之一桶水倒在了裡面,重新把水桶扔了下去,又拽上來三分之一桶水,仍舊如此。

看著香菱這麼小還想著幫助其他弱小,李二臉上發燙,把香菱手裡的水桶搶過來,默默的扔在了水井裡,這一次拽上來,滿滿的一木桶的水,幫老人的兩個水桶各裝了半桶,香菱桶里也留了半桶,剛好夠一老一小的力氣拎走的。

李二狡黠的對旁邊的漢子解釋道:「我是在幫朱大爺,沒幫江寡婦。」

旁邊的漢子啞口無言。

香菱拎著木桶往家走,即使是三步一挪、五步一歇腳,到了家裡,也已經累得氣喘噓噓了。

到家時,李石頭也回來了,從懷裡掏出幾顆圓形的堅果樣的東西來,四周看了看,鬼鬼祟祟的塞到香菱手心兒里,低聲道:「千萬別放多了。」

香菱把巴豆拿到伙房,放在碗里,用擀麵杖搗成粉末,把昨天煮熟的丸子拿出了一平碗,每顆丸子上面都滾了一圈巴豆粉。

一切就緒,重新放在灶台上,對李石頭甜甜的喊了一句道:「石頭哥,你幫我打水去吧,灶台上的丸子可千萬別動啊,我家有大用處呢。」

李石頭不明白香菱說這句話到底什麼意思,也沒有多問,老實聽話的拎著水桶走了。

香菱進屋叮囑了兩句,拿著彈弓挎著小筐往山的方向走了。

她前腳剛走,後腳褚冬的身影就閃進了院子,鬼鬼祟祟走到伙房,拿起灶上的一碗魚丸子聞了聞。

屋裡的褚夏和小香蓮扒著窗縫往外瞅,小香蓮緊張的大氣不敢出,低聲道:「大哥,四哥真的來了!姐姐實在是太厲害了!」

褚夏撇了撇嘴笑道:「你姐呀,是一點兒虧都不肯吃,冬哥兒這下子可慘了。」

屋外的褚冬猛的回頭,總感覺有雙眼睛在暗處盯著自己,回頭又發現什麼也沒有,端著碗想離開,想起昨天傻子去家裡要碗的事情,於是把丸子三下五除二的吃到了嘴裡,把碗扔在灶旁,像是碗倒了,丸子被老鼠吃掉的模樣。

褚冬離開了,小香蓮這口氣才喘上來,小臉興奮的通紅,完全沒有做壞事的自覺。

……

再說香菱,進入樹林中,順著聲音尋常野雞的方向,半天都沒有尋到,正氣妥時,突然草叢裡竄出一隻野雞,香菱搭起彈弓,嗖的打了過去。

正中野雞的腦袋,應聲倒地。

香菱急忙去撿野雞,樹上突然縱下一個人來,先一步抓起了野雞,香菱機警的後退了兩步,皺著眉頭道:「是你?」

「對,就是我,小騙子,野雞在我手裡,看你還怎麼高價賣給別人?」孫良田一臉得瑟的舉起了手裡的野雞。

香菱把手一伸道:「野雞是我打的,還給我。」

孫良田冷哼一聲,揮了揮手裡的野雞道:「看清楚了,野雞在我手裡,那便是我的,誰能證明是你的?」

香菱皺起了眉頭,揚脖對著樹上喊道:「你是他上官,是幫理還是幫親?」

楊卿玥心理一驚,自己藏在樹上一動不動,這個村姑是怎麼發現他的,還知道自己是孫良田的上官?

楊卿玥只好躍下了樹冠,沒好臉色的對孫良田道:「咱今天找的是鹿血和鹿茸,不是野雞!」

孫良田訕然道:「大哥,咱半、半夜就、就來潛伏了,得、得吃點兒東西補充體力……」

孫良田心裡發虛,他不敢承認,他是因為買甲魚的事,看小村姑有那麼一丟丟不順眼,所以搶野雞的。

香菱看著楊卿玥道:「這野雞是我用彈弓打到的,軍爺在樹上面應該看得清清楚楚。」

楊卿玥很不太喜歡這個小村姑,不喜歡她說話絲毫不恭維的態度,不喜歡她使詐貴賣孫良田甲魚耍小聰明,雖然,他心裡明鏡的,為了完成王督軍交待的事情,就算她賣得再貴,那甲魚都應該買。

楊卿玥皺起了眉頭道:「誰說我看清了就要給你作證?」

「……」香菱落了個啞口無言,孫良田又開始得瑟了,揶揄的看著香菱。

香菱眼珠兒轉了轉道:「你不給作證不要緊,這野雞隻是暈過去了,只要它醒了,我就能讓它幫我做證。」

楊卿玥和孫良田同時瞪著眼睛看向香菱,表情分明是在看一個傻子。

香菱不管二人的驚詫,對孫良田道:「怎麼樣?在不打傷野雞的情況下,我們兩個誰能讓野雞一動不動,就證明誰是它的主人了,你敢賭嗎?」

「怎麼可能一動不動,它又不是狗有靈性。」孫良田才不信呢,他只相信,這個姑娘肯定是個傻的。

孫良田懷裡的野雞緩緩醒了,掙扎著要跑。

孫良田強行按在地上,野雞掙扎得更歡了,失敗得不能再失敗了。

楊卿玥輕眯著眼道:「把野雞給她,我倒要看看她怎麼能讓野雞一動不動。」

孫良田不情不願的把野雞給了香菱,香菱接過野雞,按住了雞腦袋放在地上,在雞的眼前畫了一道線。

再鬆手時,雞真的趴在地上,像被點了穴道一樣,不動了。

孫良田驚詫的張大了嘴,幾乎能塞下個雞蛋。

香菱理所當然的把野雞裝在簍子里道:「野雞歸我了。」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請記住聶先生又蘇又撩的閱讀地址:https:///157538/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聶先生又蘇又撩最新章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聶先生又蘇又撩全文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txt下載、聶先生又蘇又撩免費閱讀、聶先生又蘇又撩卡卡西

卡卡西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總裁:女人,這次來真的、火影之最強老師、聶先生又蘇又撩、

。 「姐,我有一樣東西要給你。」

姜荷把她的百寶箱拿了出來,箱子裏,都是一個個的木格子,木格子裏放着一個個葫蘆瓶子,瓶子的顏色不同,塞子也不同,她挑出一個綠色塞子的瓶子,說:「姐,這瓶藥丸,你可千萬保管好了,若是有性悠關的時候,就給人吃一粒。」

「這葯,除了我們自家人,千萬不能讓別人知道,如果別人問起,就說只有一粒。」姜荷千叮嚀萬囑咐。

沒給姜松是想着爹事情多,姐姐姜蘭雖然外表大大咧咧,像男孩子一樣的性格,但,心思還是很細的,娘親的性格太軟弱了一點,還是讓姐姐保管最為妥當。

「這個糖丸呢,是給小秋的,這個是給娘的。」姜荷把給娘和小秋的,都分門別類的岔開了。

「這種黃色塞子的,誰都可以吃,不過,一天一粒,不能多了。」

姜荷耐心的解釋著,補充道:「這紅色瓶子和紅塞子的,千萬不能用,都是各種毒藥。」

姜蘭:「……」

保命的藥丸,糖丸,她能理解,可是這毒藥……

「姐,你記清楚了嗎?」姜荷認真的詢問著。

姜蘭準確的複述了一遍,說:「小荷,你就放一萬個心,我們在家裏安全著呢,怎麼可能會有事?」

……

羅家寨。

「大哥,燕少爺真會過來?」王胖子揉着快眯在一起的眼睛,看着這黑漆漆的森林想:這大晚上的,那位尊貴的少爺,還會來寨子裏?

「當然。」羅寨主問了屬下,確定了吃食都備好了,茶水也備好了,才道:「大家都打起精神來。」

羅寨主他們等了一個時辰,看到翩翩而來的兩個身影時,羅寨主他們都十分恭敬的彎了下腰:「燕少爺好。」

「許久不見,別來無恙。」燕九隨意的往寨子裏看了看,和去年相比,寨子似乎變了不少,經過訓練之後,少了一些匪氣。

「托燕少爺的福。」羅寨主言語之中,透著討好,燕九的身份,別說是府城,就是在京都,也是勛貴之家。

接下來,燕九帶來的消息,也讓羅寨主激動的給燕九跪下。

「燕少爺,我們真能去……豐安港?」羅寨主激動的連話都哆嗦了。

豐安港,如果一旦歸他們了,利潤什麼的先不說,至少也是被別人巴結的對象,而不是像現在這樣,被別人說是土匪寨。

「對。」燕九肯定的點頭說:「豐安港,缺一個主事的,你們寨子裏的人,都有身手,團結起來,是一股不可小視的力量,當然,若是你們敢起惡念,或者聽從於不該聽從的人,我們燕家,也不會放過你的。」

燕九冷著臉,氣勢強大。

羅寨主心底一個激靈,立刻表衷心,說:「燕少爺放心,以後我們羅家寨肯定替燕少爺守好豐安港。」

「不,是替西楚守好豐安港。」燕九糾正著。

豐安港,對於寧安府來說,還是非常重要的,許多大船經過的時候,都會在這裏停靠。

「是。」羅寨主回答的格外利索。

等燕九離開前,羅寨主忽然道:「燕少爺,小女和姜姑娘表哥不日就將成婚。」

……

「這姓羅的倒是識時務。」華笙一路護在燕九的身邊。

燕九話少,一路上安安靜靜的,直奔茶園。

「少爺。」

華明早就等在了僻靜之處,將最近姜姑娘的一些事說了,燕九道:「此次去府城,你也去。」

「是,少爺。」華明應聲。

待燕九準備回去之時,華笙悄悄打聽道:「姜姑娘是叫姜荷吧?」

「對。」華笙點頭,他不像華笙一樣,貼身護衛著燕九,府里的事情,不大清楚。

「嘖嘖嘖。」華笙激動的想要八卦。

燕九睨了他一眼,華笙咽下心中想要說的話,諂媚的跟着燕九回去了。

……

「小荷,出門在外,要聽舅舅的話,想買什麼就買,知道嗎?」

「你衣裳里,縫了錢,要小心,別事事讓你師父操心。」

方翠英反覆叮囑著,自早上之後,就沒停過。

「娘,你就放心吧,我肯定乖乖的,聽師父和二舅的話,保證不惹禍。」姜荷認真無比的說着。

「娘,你就好好安胎,別操心我了。」

姜荷跳上馬車,一想到即將要去府城,她的一顆心,就怦怦跳着,格外激動。

「金玲也去?太好了,我放心了。」方翠英看到金玲和金猛還有茶園裏另一個長工也跟着去了,放心不少,熟人多,再加上金玲一個同齡的姑娘跟着,正好有伴。

「姜二,放心,保准完好無損的把荷丫頭帶回家。」胡郎中坐在馬車裏,臨別前,對姜松保證著。

兩輛馬車,胡郎中、燕九再加上方寬一輛馬車,姜荷帶着金玲一輛馬車。

到了豐安縣,姜荷特意讓師父繞到戚府停下,和乾娘戚六娘提了去府城的事。

「戚家在崇文街,若有事情,拿上這個,去找二舅。」戚六娘拿了一塊玉佩給姜荷。

姜荷再三詢問:「乾娘,你真不跟我們去府城?」

「不去,我在這裏呆習慣了,綉坊還需要我呢。」戚六娘淡笑着,再三叮囑她有事去找戚文楠,臨走前,又給姜荷塞了一張銀票,說:「出門在外,沒有銀錢怎麼行?」

「乾娘,我爹娘給我了。」姜荷拍了拍她的百寶袋,她這次出門,爹娘可一點都沒虧待她,給了她整整一百兩呢。

「你爹娘是你爹娘的,乾娘給的是乾娘的。」戚六娘道:「府城不比縣裏,要是碰上喜歡的首飾就買,別捨不得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