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骨師,你難道不知道,感情是不能強求的嗎?你越是強求,越是得不到!」

占骨師哪裏會聽這些,她現在的雙眼微微泛紅:「冰茉微,你最好是老實一些,若你再如此下去,看我怎麼收拾龍王!」

「難道你忍心他的肉被一片片割下來嗎?還是你願意看到他的自尊被踩在別人的腳下?冰茉微,你好好想想,你的愛人可是掌握在我的手裏!」占骨師的臉已經完全扭曲了。

冰茉微的心裏帶着強烈的怒氣,但很快忍住。

「占骨師,你不配!」她瞪着占骨師,「別以為我不知道,龍王的地位和你並沒有太大的差別,你能懲罰他?你的實力夠嗎?」

她相信龍王,也相信自己的判斷。

她判斷的很對,占骨師自己一個人還真沒有膽量!

「冰茉微,你最好是想清楚,你現在是在和誰說話!」

「占骨師,你也想清楚了,你的所有願望,都不會實現!」

兩個人互不相讓,眼中都帶着仇恨。

占骨師直接給了冰茉微一巴掌,笑的猖狂:「沒錯,你可能知道很多事情,但哪有怎樣?你完全出不去!啊哈哈,不會有人來救你的,他們找不到這裏!我還可以告訴你一點,藍曦若很快就要死了,是不是很開心,是不是很高興?」

冰茉微攥緊拳頭,咬牙切齒:「你做夢!」

「等藍曦若一死,於白就必須要和我回到那裏。到時候低頭不見抬頭見,他一定會喜歡上我的!」占骨師看着冰茉微,怒吼。

「你做夢!」一個聲音從外面傳來,一陣劇烈的震動之後,門被從外面粗暴的打開。

一個身影緩緩走進來,一步步逼近了占骨師。

占骨師已經沒有退路了,她顫顫巍巍的看着於白,心裏很清楚自己剛剛都說了些什麼……

「占骨師,好久不見啊。」於白冷哼一聲,「你不在那邊維持秩序,分身到大陸上來管曦若的事情,還真是清閑啊!」於白緩緩走近占骨師,直接發動了攻擊。

占骨師完全不相信自己看到的:「不……不,不!你怎麼能攻擊我,你怎麼能攻擊我!你怎麼捨得啊於白!」她沖着於白大吼大叫。

於白只是看看她,眼中不帶一絲絲的感情。他再次抬起手,束縛冰茉微的繩索也斷了。

「茉微,快走,曦若已經要撐不住了!」於白拉着冰茉微就往外跑,順便幫她解了她身上的封印。

占骨師一咬牙,擋在他們面前:「今日你們誰都不許走!」

她看着於白,眼中帶着仇恨:「既然你對藍曦若那麼關心,等她死了,我看你怎麼辦!」

於白沒有再手下留情,下手就是殺招。

占骨師被逼的退到牆角,全身顫抖著。於白的實力很強,她到現在才真正感受到這種強大到底是有多強。

她現在只是一個分身,居然被於白壓制住了!

「於白,你既然如此無情,也別怪我了。無論如何,今日你們誰都不能走!」占骨師忽然變得癲狂起來,她的臉猙獰而扭曲,醜陋無比。

冰茉微也是窩了一肚子火,直接催動靈力攻擊過去。

她的實力也很強,畢竟她就是天地靈氣化成,整個天地靈氣都任她使用!

「你!」占骨師口吐鮮血,重重的跌倒在地上。

於白冷冷的看着她:「占骨師,像你這種無恥之人,就應該活活的被折磨死。今日算你走運,到時候,我們走着瞧!」說着,他直接將佔骨師的分身給擊潰。

不帶一絲憐憫。

「走!」於白帶着冰茉微就迅速的往藍家的方向走了。

占骨師在房間里,捂著胸口吐出一大口鮮血。

「於白!好啊,好得很。既然你如此無情無義,就別怪我了!」占骨師的眼中劃過瘋狂。她想做的事情,沒有人能攔住!

於白帶着冰茉微迅速到了藍家,迎面就遇到了攻擊,他揮袖擋住:「曦若,曦若你在哪兒,冰茉微回來了!」喊著,藍曦若就已經是出現了。

於白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還好,還好……也算是趕得及時了。

「曦若!」冰茉微一看到曦若的樣子,淚如雨下,她跑過去緊緊的抱住她,「對不起,都是我不小心,讓你受苦了。」

藍曦若搖搖頭:「茉微,我不需要你的犧牲,你只有自己好好的,才能見到龍王。對不起,我已經害的龍王被抓了,不能再讓你犧牲了。」

說着,她直接伸手要將冰茉微拍暈。

卻被冰茉微搶先一步抓住了藍曦若的手。

「曦若,現在不是你堅持的時候。你看看大家,他們都需要你的幫助!我沒關係,真的,這就是我的使命!」冰茉微深深的看了藍曦若一眼,然後環視四周。

。薛太君只管把小孫女拉到身邊上下打量了足有半盞茶的時間。

有沒有餓著,凍著,有沒有受傷,一套三連下來都不給人喘息。

她們也一直關注著西北戰局的動蕩,太守盟的潰敗就在頃夕之間,斷壁殘垣,灰飛煙滅。

她們提起心,又落下心。

「多虧傅大人啊,一路上照顧護着她,她是個不省心的,一定給您添了不少麻煩。」

薛太君簡直就把傅辭淵當成了自家人一般招呼。

「武國侯府仗義,才使得大軍援助及時,七姑娘慷慨解囊身先士卒,朝廷里有目共睹,想來侯府在京城聲望不減

《世子爺的白月光太彪了》第122章風水輪流,她挑男人 李無桐這段時間都忙着,產業的整合跟管理,好讓小童能夠安心遊玩跟修鍊。

說實在的,自從李無桐娶到小童以後,夫妻二人如膠似漆,修為並沒有像以前那麼玩命。

當然適當休息一下也是好的。

有小童的父親在,林家那些想要他們兩出事的人,還不敢這麼明目張膽。

李無桐又是葉寒教出來的,還不至於連潛在的威脅都發現不了。

只是他們忙完之後去找葉寒,卻發現情況不對勁。

因為葉寒雖然在這段時間也偷了一下懶,而且前段時間,還因為流士區對付元嬰修士,以及這邊聯手想要剷除他的家族。

葉寒可是很忙碌的。

可他們見到葉寒的時候,發現被葉寒拉開好大一段距離。

最明顯的就是李無桐了。

他當初是等到了葉寒的年紀,至少可以稍微的超越同齡的葉寒。

但是現在卻發現,已經被葉寒拉開好遠。

而小童,原先還是遙遙領先葉寒的。

現在被葉寒追到只差一層修為。

冷千秋就更不用說了,估計後年葉寒就能夠對她趕超。

這還是她們在跟葉寒獲得相同功法,相等資源的情況下被超越的。

說起來,冷千秋才覺得奇怪。

因為葉寒的忙碌,只是相對於他個人而言的。

平日裏,葉寒跟她沒少在一起。

不說是膩歪在一起吧,好歹也是兩人就這樣的低頭不見抬頭見。

可是葉寒卻把所有的事情都給做了。

還讓她能夠騰出手來休息幾天,順帶着將冷家的事情處理了不少。

雖說這都是葉寒的分身在做,可是讓他們覺得,葉寒頂好幾個人。

而他手底下那幫人,又被他教的很好。

以至於葉寒每次做事,都能夠完成別人幾十個人,都不一定能夠完成的事。

因此李家在葉寒的推動下,迅速扎穩腳跟。

後續的手下沒事情可做,除了切磋就是修鍊。

於是葉寒讓他們訓練適合修真世界的打法跟陣法。

只要陣法一出,法寶更換,他們就算暫時無法提升修為等級,可照樣還是非常厲害。

用他們的話說,稀里糊塗的,就比昨天的自己更強了。

順帶着,鳳陽城也因為這幾家的賦稅,使得城主府連續好幾個月都錢多的花不完。

城主也學葉寒,將這些多餘的錢,用來換天晶跟玄晶,以及稀有材料。

也開闢出一塊土地,用來種植靈植。

家裏的陽台也都沒有放過。

這個時候,葉寒在適時宜的將城主府給翻新。

跟林家的規格一樣。

城主住的地方稍微好一些。

這讓城主都震驚了。

不過躺在這樣舒適的環境下,還真的不想嫉妒葉寒的才能。

城主發現也嫉妒不了。

就現在葉寒展現出來的天賦,雖然他看不到,但總覺得非常厲害。

絕對不是葉寒現在展現出來的這樣。

孟雄那邊,葉寒也承包了給房子修繕的活。

不過用的都是孟雄的人。

還是在孟雄生日的時候。

給足孟雄面子的同時,還讓他們兄弟把這種方法給學會。

等到葉寒離開的時候,孟雄就有了自己的建築團隊,可以開發除了出海之外的第二產業。

畢竟港口所在的區域,房子還是有很多的。

孟雄聽葉寒的話,最近一段時間,都在潛心修鍊跟看書。

然後跟葉寒在一起的時候,經常切磋。

孟雄從葉寒的身上學到了很多戰法,以及陣法。

最主要的是,孟雄的府邸,被葉寒修繕的很適合防守。

安全性也得到了增加。

另外葉寒還給孟雄介紹了兩個殺手組織。

必要的時候,可以請殺手組織的人出面,就不需要自己動手了。

孟雄打趣的說道:「我每次都覺得,你已經到頭了,沒想到還是能夠讓我吃驚。你給我的生日禮物我非常滿意,而且這殺手組織,確實我也有需要。上次的那個死對頭,已經對我以及我孩子進行了四次暗殺。我一直聽你的,沒有跟他們動手。現在想想,是時候先殺雞儆猴了!」

「大哥,該出手時就出手。而且對方對付侄兒這種事絕不能忍,那個人是誰,我親自出手!」

「好意心領,只不過對方可是一個出竅期的高手。」孟雄說道。

「大哥,二弟我就讓你再吃驚一回!」

葉寒說罷,要了對方的資料。

殺手么!

他比誰都有經驗。

都說久病成良醫,他現在的情況,比誰都像一個殺手。

首先葉寒是肯定無法通過交手,戰勝那名出竅期修士的。

不過他手中研製出一種上古的毒藥,並且加以改良。

只要每次混入飯食跟水中,就可以做到積攢足夠的毒性。

到那時,葉寒再暗殺一波,就能將此人給帶走。

剛開始孟雄還是不相信的。

因為葉寒每天都準時回來修鍊。

可是直到半個月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