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冰涼涼的觸感喚醒魏嵐飄遠的思緒,她小臉俏紅,又甜又羞,半晌咕噥一句:「以前也沒見你這樣,難不成,就是因為今天阿婆不在?」

顧朝在她額頭彈了個腦瓜嘣,「想什麼呢。」

魏嵐不說話,捂著腦袋傻笑,心裏卻想:如果每次阿婆不在家,顧朝都能這樣對她,那麼,她希望……阿婆多出門幾次。

顧朝用毛巾細細擦過她的臉頰,見確實沒有傷口,一顆懸著的心才落下,但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今天地里出了什麼事?」

「你怎麼知道?」魏嵐心中好奇,細細把上午的事說了,「那蛇怪嚇人的,李建黨還讓我拿回來,我不敢。」

「土地婆是毒蛇,以前隊里的癩三夜裏偷挖生產隊的紅薯,就被這土地婆蛇咬了,醫院治不了,最後沒辦法求到阿婆這裏,阿婆就出注意讓人把癩三那根腳趾砍了。」顧朝把毛巾洗乾淨,掛在後院晾衣繩子上。

魏嵐總覺得癩三這名字有點熟悉,不過不容她多想,很快就被顧朝話語中的字眼所吸引,「為什麼求到阿婆這裏?難道阿婆懂醫?」

「嗯。」顧朝輕輕點頭,在後院翻翻找找,翻出兩粒拇指大小的桃核,又翻出一個牛皮布包坐到魏嵐身邊。

魏嵐盯着看了好一會兒,才看清布包里包着大大小小的刻刀,細細數過有七把。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我真的是好人[快穿]最新章節、我真的是好人[快穿]語夢希、我真的是好人[快穿]全文閱讀、我真的是好人[快穿]txt下載、我真的是好人[快穿]免費閱讀、我真的是好人[快穿]語夢希

語夢希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我真的是好人[快穿]、

。 褚臨沉站在台上給眾人解疑的同時,巍巍正邁著兩條小短腿,快速奔向衛生間。

他腦袋也沒空閑下來,還在想着待會兒上台要說的話,還有一件最重要的事——幫媽咪找爸媽!

這麼想着,他小手捏了捏揣在褲兜里的荷包,加快了腳步。

由於人矮身子小,稍不注意,就撞到了眼前的人身上。

他重量輕,率先往後摔去。

幸好,被一隻手及時拉住了。

「巍巍,怎麼是你啊。」辛寶娥拉住了他,疑惑地說道。

她剛從衛生間里出來,想着宴會快開始了,才走得有點着急,沒注意看路。

想不到,又跟這孩子撞在一起了。

「辛阿姨,謝謝你。爸爸那邊還在等我,我先去上廁所了啊!」巍巍只是快速看了辛寶娥一眼,道謝之後,便急匆匆地衝進了衛生間里。

辛寶娥正要離開,目光卻不經意地瞥見了掉在地上的東西。

一秒記住https://m.net

她先是一怔,而後神色頓時變化,緊張地左右看了看,以飛快的速度,將東西撿起來。

剛把東西揣進了自己包里,她哥哥辛裕的聲音便傳了過來,「小妹,臨沉他們已經到了,正在台上講話,媽不放心你,讓我過來看看。」

「好,我這就來。」辛寶娥快速壓下心裏的緊張,走了過去。

辛裕關切地看了她一眼,眉頭微皺,溫聲問道:「你臉色怎麼看起來不太好?真的沒事嗎?」

「是嗎?」辛寶娥眸光微閃,垂眸說道:「三哥你別擔心,我只是例假來了有點貧血而已。女孩子每個月都會有這麼幾天的。」

辛裕低咳了聲,有些不自然,也就不再多問什麼了。

兩人一前一後回到宴會大廳,路上,辛裕緊緊按著懷裏的包,像是抱了個燙手山芋似的。

她沒有想到,這個東西居然會落在自己手裏。

這個,絕對不能被安若晴看到!

辛寶娥打定主意,慢慢地冷靜下來。

回到大廳。

台上,褚臨沉已經把之前錯認王藝琳的事情講完了,正向賓客解釋自己和秦舒目前的關係。

「我們眼下還在戀人階段,結婚是遲早的事情,各位不必着急,有好消息我會第一時間通知大家。」

褚臨沉最後一個字落下,轉頭看向身旁的秦舒,狀似徵詢地問道:「是這樣吧?」

秦舒沒有想到他會如實公佈這一切,心情早已經是澎湃起伏。

此刻觸及他的目光,她眉眼微彎,唇畔露出一抹粲然的弧度,點了點頭:「嗯,是的。」

台下的賓客卻有些莫名。

他們並非不能理解褚臨沉話里的意思,只是按照他們的想法,褚家既然公佈了巍巍的身份,那秦舒自然而然就是褚家少夫人了。

看褚少剛才對秦舒的態度,溫柔又關照,這是從沒有在任何女人身上看到過的,要說他不想娶秦舒,當然不可能。

那唯一的解釋就是……秦舒不願意了。。 傅鑫從一上火車的那一刻,就十分激動,就這樣激動了一天一夜。拎著他那個巨大的包,就這樣下了車。

跟兩年之前相比,火車站還是老樣子,傅鑫還記得自己離開家去入伍的那天。家裡人就是站在這裡,送自己上車的。那時候娘還懷著孕,並沒有來送自己。

現在小弟已經一周歲多了。還有二弟,大妹和小妹。

傅鑫正在想著弟弟妹妹。就看到遠遠的站台上,站著一男兩女,傅鑫看著他們,小木更結實點了,曬得也黑了,小水越來越漂亮了,小火竟然這麼高了!都跟小水一樣高了!

而站台上的三人,也看到了穿著軍裝的大哥。

「看那個穿軍裝的,是不是大哥?大哥!在這裡,看這裡!」傅森努力的招手,然後大聲的喊著傅鑫。

「大哥看見我們了,走過來了!」傅淼也激動地不行。

傅焱看著傅鑫,大哥這兩年的歷練,讓他整個人都煥然一新。如果說,兩年前的大哥,是一把未出鞘的刀。那現在,傅鑫就是一把鋒利無比的利刃!

「大哥,累不累啊?我們騎車來了,走,咱們回家吧?我帶著你。」傅森直接把傅鑫的行李放到車把上。

「你小子,我還用你帶我了?」傅鑫大長腿一抬就上了車。

「好吧,大哥。我直接坐後座了。」傅森只好坐在了後座。手裡抱著大哥巨沉無比的行李。

傅淼則是自覺的騎上了傅焱的自行車,然後傅焱就跳上了後座。

兄妹四人回到家裡的時候,家裡早就做好了飯。傅鑫愛吃的那些菜,擺滿了一桌子。

「爹,娘我回來了!」傅鑫走到門口就飛奔進去。只是剛走到山楂樹下,就被抱住了腿。

傅鑫低頭一看,是個小孩子,五官竟然都像足了自己。傅鑫笑了,一把把傅垚抱了起來。

「你是小土嗎?」傅鑫抱著傅垚,莫名其妙有點喜感,好像年幼的你遇到了長大后的你。

「啊啊啊……」傅垚說話還不太利索,但是不怕人,誰都能聊起來。

「叫大哥,我是你大哥。」傅鑫看著縮小版的自己,也是有點的搞笑。

「啊?」

傅焱看著倆人,都快笑死了。真的像是不同的版本的同一個人。雖說傅垚還小,但是五官已經有了模樣。活脫脫一個小傅鑫。

王淑梅和傅大勇他們聽見動靜也趕緊的出來了,每個人看到傅鑫都激動的熱淚盈眶。

傅鑫看見爹娘,放下了傅垚,直接整了整領子,給爹,娘和姑姑敬了個軍禮。

「爹,娘,姑姑,我回來了!」

「好好!好小子!這身衣服真好看!」王淑梅看著一身軍裝的大兒子,直接上手摸了摸。

傅大勇是做爹的,雖不言語,但是驕傲之情也溢於言表。兩年沒見,大兒子更加成熟了,也穩重了。比兩年前更好。

傅大妮趕緊拉著坐下,然後左看右看,沒受傷就好。當兵就是這點不好,家人心裡也是一直惦記著。

「小金,沒受傷吧?你寫信來說升了級別。立了功,沒受傷吧?」

「姑,你放心,沒受大傷,都是些小傷。早就好了。」傅鑫向來報喜不報憂,所以從來不說自己受傷的事。

「哪兒啊?哪兒啊?來,娘看看。」王淑梅說著就要上手。傅鑫拒絕不了,沒辦法跟著去了屋裡。脫了上衣給王淑梅看了才算完。

雖說沒受啥大傷,但是身上還是這一道那一道的。好在都不深,可王淑梅當時沒說什麼,晚上還是偷偷哭了一鼻子。

傅鑫去換了便裝,家裡人一起吃了一頓飯。傅鑫吃的從裡到外的滿足。

「娘,還是您做的好吃,在部隊上,都沒有這個味道。」

「好吃那就多吃點,現在你姑比我強多了,我這一年老看孩子,廚房都是你姑來做飯。你嘗嘗,你姑的拿手菜,麻辣魚。自從小火教會了你姑,你姑做的可好吃。」

「姑,你辛苦了!我敬你一杯!」傅鑫端起酒杯敬了傅大妮一杯。

「辛苦啥?都是一家人,別說兩家話。」傅大妮一飲而盡。

「一家人才要道辛苦,這杯酒你該喝。你嫂子生完小土這一年,全靠你照顧全家。」傅大勇勸了一杯,也端起來喝了一杯酒。今天兒子回來,高興!

大家你勸一杯,我勸一杯,沒一會就都喝的差不多了。

今天的酒是傅焱空間里的高粱酒,還有葡萄酒。女人就喝葡萄酒。傅大勇和傅鑫傅森,喝的都是白酒。

要不是大哥回來,還沒有這酒喝呢。傅森偷偷的又倒上了一杯,沒一會就趴在了桌子上。

傅淼也是喝的葡萄酒,稍微有點上臉。

大家吃完午飯,都進了房間,傅鑫長途跋涉的,也累了,這一覺起來就到了傍晚。

傅焱是千杯不醉的,自從練習了內功之後,更是酒精免疫。所以喝再多也是那樣,傅焱只喝了一小杯,兩種酒都嘗了嘗。

她感覺有人出來了,就從空間里出來了。她決定去找大哥,把探秘的事情告訴大哥。問問他的意見。

傅鑫一開門,就看到了小妹。他笑了笑,小妹肯定是有事。因為她的眼神很迫切。

「小火,你有事找我?」

「大哥,我想跟你說點事,咱倆去我房間。」

傅鑫進了傅焱的小書房,床和書房被傅大勇做了一個隔斷,這樣能保證床的私密性。傅森和傅淼看到了,也很喜歡,現在他倆的房間也是這樣。

「有點大師的意思啊,這布置。小火,你這刀不錯啊!」傅鑫拿起了空間的那把匕首。

但是拿起來的同時,傅鑫差點沒脫手。這也太重了!

「小火,你這什麼匕首?這麼重?」傅鑫看著這烏漆墨黑的匕首,一看就很神秘。

「我也沒研究透,刀鞘倒是能拔出來,但是太重。我覺得另有玄機,但是你沒覺得我這屋裡很涼快?就是這個刀的作用。」

其實就是刀的陰煞之氣,把屋子弄得很涼快。煞氣對人體不友好,但是傅焱有符啊,直接在刀鞘上畫了一個符。過濾了陰煞之氣。所以她敢讓傅鑫進來。宋長厷搖搖頭沒管幾個小輩,他心裡頭想著等回去了再跟七叔公好好說說,明帆這孩子心性太跳脫了,不是個沉穩念書的料,要好好改改才行。

宋恆對幾個少年的打趣更是毫不在乎,宋氏一族的讀書苗子真不多,基本都被他摸清底子了。

如今看來,有希望考上舉人的也就宋長厷了,畢竟二伯公的學識是實打

《寒門婆婆不當誥命》第一百四十章三個秀才 「鼬,發生了什麼事?能告訴我嗎?」宇智波海抱著少年,輕輕撫摸著他柔順的長發。

如果鼬坦白,他就把止水的事情告訴他。

在宇智波海看不到的背後,鼬的萬花筒寫輪眼緩緩旋轉,裡面的各種激烈情緒糾纏掙扎,但最終都歸為平靜,變成連月光都照不進去的黑暗。

不能告訴他。

他什麼都不知道,他不應該也沾染上那些腐爛發臭的黑暗權政,他保持這樣就好了。

鼬收緊了抱著懷裡人的手,將臉埋進他的脖頸處深呼吸一口氣。

「我沒事,只是因為沒去參加族會,被父親罵了,所以心裡有點難受罷了。」他低聲道。

宇智波海抿唇,長長的睫毛垂下輕輕顫抖,在銀白的月光渲染下宛如潔白的羽毛一樣。

他稍微有點受傷,發生這麼大的事情,竟然完全不準備告訴他嗎?

要不要主動一點逼問呢?

「你……」他的嘴巴張開,停頓一秒,又合上了,最後只能嘆了口氣。

算了。

還是不要將這個孩子逼太緊吧。

宇智波海把玩著他的一縷長發,也承認自己確實有點慫。

他搞不清楚那些天才們的腦子裡到底每天都在想什麼,鼬和止水是,卡卡西也是,他們似乎永遠有很多事情要擔憂。

宇智波海不理解。

大概因為他是個笨蛋吧。

但是笨蛋又怎樣,他活得很開心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