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好藉此機會,那些人都被天目山給拖住,他們正好能夠下手。

然而這群人也是想多了。

無絕城不是天目山,而且可用之人,遠要比天目山上的人多。

雪狼小隊也不是吃素的。

他們連夜出手,就解決掉了對手的正負指揮。

就連第三順位的,也順帶手給幹掉。

等到第二天正式開戰的時候,對方趕鴨子上架。

又在進攻途中,被無絕城的人給埋伏。

他們沒有想到,無絕城的人,會在這個時候出城。

而且兵力多到他們難以想像。

兩千多人的先頭隊伍,竟然遭遇了對手六千人的進攻。

幾乎都沒有過一炷香的時間,就被全部殺死。

在這個時候,無絕城的六千人才迅速撤退,回到需要鎮守的位置上去。

而且他們的後續隊伍,來到山谷的時候,看到自己的人全滅在此,光是搞清楚敵情都用了大半天的功夫。

這大半天的時間裏,無絕城的人,用多數人防守一處。

讓對手出現判斷錯誤,從而損失慘重。

他們再分兵回去,跟對手抗衡。

一來一回,光是第一天,攻打無絕城的隊伍,就直接損失了五千多人。

無絕城卻在這個時候主動出擊,不間斷的進攻他們。

不給他們喘息的機會。

此起彼伏的進攻,讓對手連夜後撤。

而他們寄希望於天目山上的人快點結束戰爭,然而真正到天目山算是投降,那都是要一個半月之後的事情。

現在這個階段,正是葉寒跟徐三清殺瘋了的時節。

不過最終葉寒哪怕每天殺五百人,都無法挽回敗局。

他們已經在想最後撤退的事情。。 無間地獄的下方世界叫做阿鼻地獄。

在阿鼻地里所鎮壓着的皆是一些十惡不赦的大魔頭,他們當初給無間地獄都帶來了毀滅性的災難。

於是,無間地獄的域主,也就是八大峰主的領頭,將他們全部鎮壓到了阿鼻地獄。

無間地獄是一個共修真者提升實力的地方,雖然這裏也很亂,但這個亂也是在無間地獄域主所能控制的範圍內。

有些長老面露驚恐之色,扭頭對「老五」峰主詢問道,「老五,你的意思是說這迷魂陣連接着阿鼻地獄?」

「老五」峰主搖了搖頭,「具體我也不太清楚,恐怕也只有域主大人才知道了。」

「那我們現在該如何是好!」

大家都知道,無首屍神是那個自創神魔功的魔頭研究出來的。

這是一種非常可怕的魔物,吸收了不少阿鼻地獄那些戰敗魔頭的魂魄。

要知道那些被戰敗了的魔頭實力基本已經達到了天仙境界。

即便他們死去了很長的時間,魂魄注入到無首屍神的體內,也足以讓無守屍神有着不亞於地仙境界的實力。

「快,不能再遲疑了,我們必須得合起八人實力,從外面強行打開迷魂陣。」

這麼做的話,至少需要耗費一天的時間,而且迷魂陣會被永久的破壞。

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

一旦讓更多的無首屍神湧現出來,無間地獄同樣會遭受大災難。

而且,一旦,迷魂陣內的那個裂縫完全撕裂開,阿鼻地獄將會和無間地獄連通。

之前那些被域主封印在阿比地獄的魔頭絕對會瘋狂的報復無間地獄。

這絕對要比八大幽冥鬼王融合在一起更加恐怖。

即便是八位峰主聯手,至少也需要一天的時間才能將其瓦解,而且瓦解之後,迷魂陣將不復存在。

林天成意識到了情況不妙,當即對紫衣和百事通道,「走,快跟我來!」

其實,在剛剛林天成就已經打開了手電筒,對迷魂陣內所發生的一切都看得非常的透徹。

因為陣眼的破壞,迷魂陣其實已經沒有出口了。

這一點恐怕連古山和古石自己都不知道。

想要走出迷魂陣,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到迷魂陣內另外一個陣眼,也將其破壞。

徹底毀掉迷魂陣,才有可能從迷魂陣內出去。

而另外一個陣眼,林天成猜測他應該是那位設下迷魂陣的至尊強者留的一條後門。

為的就是今天這樣的突髮狀況。

當然也有可能他早就推算到了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這個時候,還是有一些幽冥魔選擇相信林天成,認為林天成能帶着他們離開這裏。

當然大部分的幽冥魔還是選擇相信古山和古石。

誰讓他們的爺爺是前任武峰峰主古閻呢!

其實在剛剛,百事通已經邀請了古岩跟他們一起走。

然而,古岩還是選擇相信古山和古石兩兄弟。

相信他們有更大的幾率帶自己進入到無間地獄,畢竟她們的實力,他們的關係都擺在那裏。

而他們又和自己稱兄道弟,古岩覺得他們不會騙自己。

古山非常想要得到林天成的天階秘法《斗轉乾坤》,奈何林天成根本不吃他這一套。

「大哥,那傢伙竟然真的走了,這可如何是好?」

古山一臉自信的說道,「放心吧!沒有我們引路,他們是絕對走不出這迷魂陣的。到時候他們跪着求我收下《斗轉乾坤》,恐怕還得附加上那臭丫頭,我才會同意。」

無首屍神的數量越來越多,古山和古石兩兄弟在搜刮完了民脂民膏之後,也開始帶着那一批幽冥魔朝着另一個方向逃去。

可是,沒走出多遠,他們就停住了步子。

因為這迷魂陣的變化已經完全超出了古山的認知範圍。

他原本以為自己將地圖的方位記得滾瓜爛熟,即便迷魂陣的陣眼被破壞,他只要認得個大概的方向,就一定能找到出口。

可他按照自己的印象,來到出口位置的時候,卻發現這裏已經變成了一個一眼望不到底的深淵。

緊接着,隊伍之中有人嚎啕大哭了起來,有人捶胸頓足,也有人跪地不起……

個個看起來都像是神經質一般。

古石一開始還覺得非常奇怪,嗤笑這些人跟傻子一樣。

很快,他自己也抽泣哽咽了起來。

藍雨峰主突然撇到了這一幕,「他們這是怎麼回事?」

藍雨是最年輕的一個峰主,除了「老五」之外,她也是最後一個來到這裏的。

對迷魂陣內的一切可以說是知之甚少,不然她也不會打錯控制開關了。

八位峰主手心之上的真氣能量源源不斷地灌注到泉眼裏。

「快,我們得加快進程了。看樣子,他們是陷入到了自己的內心世界!」

林天成擁有手電筒,很快他就找到了那個被隱藏的陣眼。

但是當他將其破壞之後,他卻發現這個陣眼竟然是假的。

「怎麼回事?為什麼會是這樣?」

那位設下迷魂陣的至尊強者所留下的最後一條退路竟然是假的。

這一路上,百事通那傢伙都低着頭,沉默不語,好像有什麼心事。

過了許久之後,他抬起頭來對林天成說道,「大哥,我想回去救古岩。」

古岩是百事通的發小,兩人可以說是同穿一條褲子長大的那種。

同時古岩又是古一長老的親孫子,古一長老對百事通兩姐弟有恩。

百事通實在不願意看到他死在這裏。

這一次,哪怕是五花大綁,也得把他給綁過來。

林天成卻鄭重其事地對他說道,「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他們恐怕已經陷入到了一個幻境當中,一個叫做內心世界的幻境。」

其實,林天成基本上已經看清楚了整個迷魂陣的銘紋變化,自然也就知道了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林天成繼續說道,「你如果想要救他,就必須得自己進入到內心世界,破除心中魔障,再把他從那個幻境中給帶出來。」

一說到這裏,林天成似乎想到了一些細節。

「難道是說,破解這個迷魂陣的最後一條退路是在那個幻境當中?」

這個迷魂陣的設立本就是對修真者的一場考驗。

而且這個被稱為內心世界的考驗也是迷魂陣的最後一道關卡。

所以,歸根結底要走出迷魂陣,就必須得通過這最後一道關卡。

林天成忍不住感嘆道,「那位前輩果然是良苦用心。」

林天成拍了拍百事通的肩膀安慰道,「你在這裏等我吧!我會把你的朋友給帶回來的!」

於是林天成伸手抓住了一縷從自己身前飄過的陣紋,整個人便快速陷入到了幻境當中。

…… 無窮大之地,太清道。

問道劍化作一片清濛,懸於太清道七十二天之上,四海八荒,一目了然。

而它的感知更是能橫渡無盡大地,看到四面八方血色霧氣正在大舉進犯。

「血神正在調兵遣將,它感應到了危險,李肆那個人,很危險。」

「他沒同意我們的要求?」

另外一件鎮世神器的器靈浮現,是個獨目老者,外形看起來相當粗糙,孤僻,戾氣很重,它是太清道三大鎮世神器器靈之一,也是最老資格的鎮世神器,因為當年在戰場上受創太重,又有噬主傳聞,會給主人帶來不詳,就此差點被封印,後來幾經輾轉,這才被敕封為太清道鎮世神器。

但早年所受的創傷太過嚴重,時至今日,仍然無法恢復,連器靈都是如此寒磣。

「沒有,這個李肆很清醒,但越是如此,他就會越明白,結果早已註定。如今,血神集結兵力,正在往四大飛升台匯聚,飛升台是無窮大之地與虛妄界最快的捷徑,血霧的調度更是必須通過飛升台才能快速集結。」

「但如果我所料不差,血霧大軍的主攻目標將是南天門外的飛升台,因為三百年前,這裏就被血霧大軍攻陷過,後來若不是出了一個神秘的散修太上,以天雷地火滅掉墮落神器天鬼神葬碑,只怕到現在這個飛升台也奪不回來。」

「現在這一批太上,已經完全老朽了,再也不復當年十大宗門開天闢地時的榮光。」

「所以我們等著就行了,什麼時候南天門淪陷,就該輪到那個小屁孩來求我們了。」

說話之間,問道劍器靈略有察覺,只見太清道第七十二天之上,三個太上有兩個在閉目入定,周身纏繞着三界劫氣,還有一個正隔着天外天怒視着它們。

問道劍器靈愉快一笑,有本事你出來呀,小屁孩,一手好牌被你們給打成了廢物,也就不要我們這些看家護院的老狗出來做事了。

當然,作為十大宗門的鎮世神器,我們肯定會帶走十大宗門的傳承以及幾個核心門人弟子的,古老的鎮世守則,不會有誰會觸犯。

「報!前線軍情,十萬火急,南天門統帥緊急傳訊,血神大軍蜂擁而至,疑似有太上級血神聖子,南天門獨木難支,請求十大宗門支援!」

一道宏亮焦急的聲音從極其遙遠的南天門傳來,這聲音化作十道狼煙,迅速抵達十大宗門的山門之外,這裏都會有一座震天鼓,震天鼓一響,就算是在閉死關的真仙和大羅都會緊急出關,同時這也是請求太上出戰的聚將鼓。

「要不要攔下?」那獨目器靈問道,現在十大宗門的一切都是鎮世神器說了算,一句話,不予通行就是不予通行。

「攔什麼攔?讓他們敲響震天鼓,反正那些太上不敢出來,出來就會掉境界,一直掉,一直掉,哎,根子都爛透了,就一直爛下去好了!」

「咚咚咚!」沉悶的鼓聲響起,響徹無窮大之地,北到紫金門,南到南天門,西到擎蒼門,東到攬月門,鼓聲連綿不絕,連虛妄界,第七現世,大爐子都聽到了。

更勿論十大宗門內的天外天洞府秘境,不知多少正在閉關的真仙大羅被驚動。

更有許多散修真仙大羅在聚集,雖然之前十大宗門做的事情太噁心了,但大家畢竟都不是小孩子,知道如今最重要的是能擋住血霧大軍,不然若是四大關城失陷,人族目前還算安穩的地盤就永無寧日了。

不多時,十大宗門十座震天鼓下,就匯聚了大量真仙大羅,十大宗門的底蘊還是有的,哪怕根子已經爛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