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目前我們國內在這方面的教育資源是非常稀缺的,師資力量嚴重不足,這個問題很難解決好。」

「另外建一個學校來提供專業人才,實際上還不如其他高校擴招,其他高校擴招的成本要低很多,這些學校還有相應配套的資源,不用重新組建一套完整的教育資源。」

說話的這個人叫張和樓,是江南省主管建設投資的領導,是省里核心領導之一。

楊晨軒說道:「江南省沒有這麼多學校,而且大多數比較好的學校,都不屬於地方管。」

「如果我在江南省投資了,諸位領導對我大力支持,也沒有辦法讓全國的高校為了配合我而擴招某些專業的學生啊!」

「即便諸位領導想辦法做到了,讓全國高校在我需要的領域擴招了一萬名學生,又有多少能到我這裡來呢?」

不同的學校上級管理者是不一樣的,有的高校是歸地方官方管理;有的高校是歸省里的教育部門管理;有的高校,雖然在你們省,但它是直接歸國家教育部門管理的,地方無權干涉,偏偏這一類學校都是最好的一批學校。

所以,很多雙一流的學校,都不屬於省里管,直接屬於國家管(九十年代沒有雙一流的概念)。

楊晨軒說出的這個問題是客觀存在的問題,江南省根本就沒有辦法讓所有高校都擴招,只有國家的教育部門可以。

這麼粗淺的問題楊晨軒能考慮到,在場的人不可能不知道。

張和樓說道:「楊先生,我們省內有很多現成的大學和大專,在這些基礎上追加投資,比你重新另起爐灶要好很多吧?」

原來這才是江南省的目的。

江南省看上楊晨軒投資學校的錢,這一筆錢少說也有十幾億,以後肯定還有持續的投資,因為現在的學校是沒有盈利能力的,大學沒有收費的機制,甚至維持運營能力都沒有,完全是國家在補貼錢。

要是楊晨軒的錢注入到江南省管理的學校裡面,肯定能讓這些學校的教育能力更上一層樓。

楊晨軒也不是沒有考慮過這些,他也明白,直接把錢諸如某個學校取得的成果可能會優於他自己重新辦一個學校,但他心裡也是有疑慮的。

要是這些錢全部捐給了現有的學校,那他就沒有辦法掌控這個學校,肯定是江南省官方在掌控,自己要培養什麼人才,就算他出了錢,也沒有做決定的權利。

楊晨軒只是輕輕一笑,說道:「各位領導,學校我一定要自己辦,其中緣由,想來也不用我多說。」

「我對晶元的計劃是十年,這十年我會投入大量資金,全力攻堅晶元相關技術。」

「十年以後,我可以把學校無償交給官方,但這十年我一定要掌握學校的主導權。」

「如果一定要讓我把資金注入現有的某個學校也可以,把這個學校私有化,我來成立管理團隊,十年以後,不管我對學校投入了多少,學校發展成什麼樣,我都會無償將學校還給國家。」

楊晨軒想要辦一個好學校,但他從來沒有想過要把學校徹底私有化。

這一世,楊晨軒對很多東西都有了新的見解,對於教育這一方面,楊晨軒認為一定不能讓資本介入。

如果一個國家的教育資源被資本染指,那教育基本就是為有錢的服務了。

資本都是逐利,即便是辦學校,他也是要賺錢的,沒有錢賺,資本不可能去做。

既然逐利,自然「價高者得」,窮人就沒有辦法拿到更好的教育資源。

教育資源只有掌握在官方手裡對普通人才是最好的。雖然官方不可能做到最公平,但相對來說,官方掌控教育資源要比資本掌控好太多太多。

楊晨軒如果創辦一個學校,他有信心做到公平對待任何人,但他不敢保證,下一個接任自己管理學校的人能做到如此公平,即便下一個接任人是自己的子孫後代,他們也有可能會為了利益而改變。

所以,學校無償交給國家,楊晨軒沒有任何的心裡壓力,甚至在生出創辦學校念頭的那一刻,他就已經這樣決定。

楊晨軒這話說出來后,在場的官方領導都沉默了。

江南省雖然提出讓楊晨軒把資金注入其他學校的要求,但他們很清楚,楊晨軒不可能這麼爽快的答應,可能會有各種各樣的條件。

他們沒想到,楊晨軒居然會提出十年後把新創辦的學校無償交給官方的意見。

馬世勇問道:「楊先生,你這話是當真的?」

楊晨軒很肯定的說道:「自然是當真的,要是各位領導有任何疑慮,我們可以在簽合同的時候,把這一條做成附件加入進去。」

大家見楊晨軒不是開玩笑,都慎重考慮起來。

主管江南省教育的丁以群問道:「楊先生,那你會對學校做多大的投入。」

楊晨軒說道:「這個我沒有做太多的調查和準備,但我有一個大概的計劃。」

「前期的基礎建設投入,至少五億,具體要看官方給我多少土地。」

「如今一個大學老師的綜合收入大概是四五百,教授七八百,我如果創辦學校,師資人數至少要在兩千五百人,一年給老師的工資和福利,至少三千萬,這裡面包括老師平時吃飯費用。」

「我每年會對學校投資五千萬,保證他們運營,剩餘的兩千萬用作校園公共服務、文化體育、宣傳、學生就業保障、教師住房保障、學生獎金等。」

學校雖然不收學費,但會收取一定的生活費,這些即便不盈利,至少不用管學生的吃住,國家對於教育多少也要補助一點,基本已經能維持一個比較高的水準了。

。 不過兩人不在同一個大院也不在同一個圈子。

唯一的交集就是周康的領導和司寧是鄰居。

他藉著工作出入過領導的家,從而跟司寧有幾面之緣,周康的父親也多次叮囑跟司寧搞好關係,所以周康對司寧特別上心,即便如此兩人也只限於點頭之交,畢竟沒有交集的朋友圈。

沒曾想小葵花竟然認識司寧,而且看模樣還挺熟絡的。

周康心底驚疑不定,好一會兒才問:「你們也認識?」

司寧朝周康點點頭算做打招呼,而後就帶趙青葵上車走了。

看着軍綠色吉普遠去的背影,周康心底湧起一股酸水。

莫非,趙青葵是司寧的對象?父兄得力,未婚妻有錢,司寧還真是好命。

好命的司寧正往家裏去,趙青葵在副駕碎碎念:「輔導員真是奇奇怪怪,成天追着我就跟我欠他十片論文似的。話說,你跟他認識?」

「不熟,他是趙叔叔部門的。」

趙青葵瞭然,原來是跟奇葩大叔熟!

「年紀那麼輕就能混進大單位真厲害。」

某葵才誇了一句,司寧就淡定地反駁:「不管什麼部門總有簡單的工作。」

「也是。」趙青葵本就對周康沒興趣,很快跳過這個話題,「我今天做了一些精彩的研究,咱們今晚試試?」

司寧老臉一紅,這是什麼虎狼之詞。

好一會兒某寧才咳了一聲說:「好。」

「?」趙青葵疑惑的看了眼一言不合就臉紅的司寧。

她……說了啥不該說的嗎?

……

這一晚,劉嫂可是長了見識。

小兩口吃了飯就到書房探討英文,那一句句嘰里呱啦的外文不斷往外冒,流利的就跟外國人似的。

劉嫂佩服得五體投地。

看到倆孩子正在認真學習,咋一晃眼就跟看到她年幼的孩子湊在一起看連環畫。

劉嫂看着看着眼眶就濕潤了。

而趙青葵和司寧並沒發現,仍舊認真地看着手上的手稿。

不一會兒錄音開始了,司寧按照事先溝通好的劇本跟趙青葵打配合。

兩人對話式的交流,全程無錯一遍過。

趙青葵聽回放,司寧的發音很標準,聲音經過電流之後如同低音大提琴般質感無敵,就連趙青葵都忍不住反覆回放聽。

就這樣,他們錄製到了半夜,高效完成前期6期的內容。

趙青葵滿意地點點頭:「剩下的三人對話等你鄰居叔叔回來了再錄。」

「?」司寧倒是沒想到趙青葵竟然連這都未雨綢繆了。

「你的英文是他教的,那他肯定差不到哪裏去,小作坊的特色就是物盡其用,不能浪費!」

「……」司寧。

說好了之後,趙青葵開始倒帶復刻母帶內容,錄着錄着她忍不住咯吱偷笑。

笑得司寧毛骨悚然。

「我覺得憑我的天賦,完全可以倒騰假貨了。」某葵樂不可支。

人家王凱旋在跟胡八一重聚前不就是靠倒騰錄音帶過日子嘛。

她完全可以效仿啊,在學校門口賣英語磁帶,肯定比他更火爆。

趙青葵越想越覺得是條出路。

。 「好厲害,我還是第一次看小白這麼精神!」

鬆開手,看著活動著身體,一臉躍躍欲試想要再去挑釁卡娜一把的小白鬍子,露西崇拜的扭過頭來,朝迪恩道。

「只是暫時的而已,照它這個作法,過不了幾分鐘就又躺回去了。」

看了眼系統界面上的信息,迪恩搖了搖頭,並不覺得只憑一管藥劑就能解決這小白鬍子身上的問題。

雖然在服用了營養劑以後,它的狀況確實有了明顯的好轉,但是面板上的虛弱狀態卻並沒有消除,說明藥劑所能帶來的效果,只是暫時的,想要徹底解決這個問題,還是得需要尋找宿體。

迪恩有點奇怪,這麼重要的事情,兄妹倆的外祖父竟然沒跟他們說嗎?

「這個選育方案,是你們外祖父傳下來的吧?」

「他沒有告訴過你們,關於小白鬍子的其他事情嗎?」

兄妹倆搖了搖頭,情緒有些低落道:「外祖父是突然去世的,只留下了一本寫有選育方案的本子,小白是我們兩個摸索著選育出來的。」

「我們也沒想到,會有這麼嚴重的缺憾。」

怪不得。

迪恩心裡的疑惑頓時得到了解答。

他就奇怪,一位能設計出B級方案,哪怕是殘缺B級方案的選育師,怎麼也不應該會連自己選育出來的魔獸是什麼都不清楚。

「那名字呢?也是他給這小傢伙起的名字?」

露西和羅南對視一眼,再次搖頭。

「外祖父沒有給小白起名。」

「小白是我們兩個給它起的名字,這個品種的名字還沒有定下來,不過好多客人看它有很長的鬍子,出去介紹的時候,就叫它鬍子小人了。」

所以合起來就變成了小白鬍子?

迪恩看著那飄飄搖搖的白色鬍子,總感覺這個名字另有深意。

「迪恩哥哥,有什麼問題嗎?」

注意到他的視線一直停留在小白的身上,羅南推了推還在叫囂著要跟卡娜打一架的小白鬍子,忍不住發問道。

迪恩沉吟片刻,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倒是提出了一個令人有些匪夷所思的要求:「可以幫我找一份鬍子嗎?」

一份鬍子?

羅南有點摸不著頭腦的向他確認:「鬍子?是什麼特殊的藥物名稱嗎?」

迪恩在自己的下巴上比劃了一下,「就是這種鬍子,你認識哪位留了長鬍子的男性嗎?最好是要剛剪下來的。」

是這個鬍子啊!

羅南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囑咐了妹妹一聲,讓她招待好迪恩,就小跑著離開了選育屋。

迪恩等了大概五分鐘左右,才見男孩喘著粗氣跑了回來,手裡還握著一大把白白的鬍鬚。

平復了一下呼吸后,羅南把鬍子交給迪恩,解釋道:「昨天隔壁的巴圖爺爺攢了十年的鬍子,被他夫人強行剪掉了,因為聲音很大,所以大家都聽到了,我記得今天早上看的時候還沒被扔掉,就跑過去要了過來。」

這倒是巧了。

迪恩點點頭,為了防止造成氣味污染,並沒有伸手去接那把鬍子,而是指了一下木桌上的小白鬍子,示意羅南直接把東西交給它。

羅南順從的把鬍子放到了小白的身邊。

然後,在四雙眼睛的注視下,小白斜睨了一眼那似乎還散發著異樣氣味的鬍子,冷笑一聲,朝著鬍子所在的方向,吐了一口口水。

「呸!」

擲地有聲,怎麼看都不像是喜歡的樣子。

露西和羅南悄悄地看向迪恩,用眼神表達了自己的安慰之意。 涼州,天水郡,冀城。

仲氏皇帝袁術和虎衛將軍趙雲等人率軍班師回朝,直到冀城才安歇。

在冀城留守的楊秋和程銀二人立馬出城相應,準備好伙食犒勞遠征軍。

袁術也沒客氣,直接進入冀城中飲宴。

「哈哈,我仲氏皇帝威武至極,一戰便嚇得那烏孫國俯首稱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