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都整整一天了,娘親的寢房還沒收拾?

張嬤嬤就回哄小孩!

別的不說,就說她自己的勤快性子,能忍得下娘親的寢房一片亂?

「那我替娘親收拾!」南宮玥說着就要繞過張嬤嬤向寢房走去。

張嬤嬤連忙拉住南宮玥,乾笑着道:「小姐,侯爺這次回來帶了一種很好喝的果酒,您要不要嘗嘗?」

聽到這話,南宮玥一愣,突然想起在上官晏那搶到的那杯果酒。

嘴巴里好像又有了那種甜甜辣辣,又帶着濃郁的果香的口感。

於是,她猶豫的看向張嬤嬤,道:「那張嬤嬤你要答應我,等娘親回來了,一定要告訴她我來過!」

「行行行,老奴一定說!」張嬤嬤舒了一口氣,拉着南宮玥的小手往小廚房走去。

邊走邊道:「小姐您一定得嘗嘗哪個果酒!老奴被蘇姨娘賞了一口,有幸嘗了嘗,真是太好喝了!」

南宮玥看了蘇蔓的寢房一眼,糾結道:「好的!」

等娘親回來,她在領罰就是了!

見南宮玥被哄走,所有的丫鬟都齊齊鬆了一口氣。

她們彼此對視了一眼,又看了看禁閉的寢房們,一時間全都面紅耳赤,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寢房裏。

蘇蔓也同樣被嚇得不輕。

她惱怒的推了推還趴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小聲道:「南宮晟你還不趕緊起來,沒聽到玥兒已經回來了!」

南宮晟不為所動,甚至還壞心眼的動了動腰。

「你,啊,南、宮、晟!」

蘇蔓急的眼睛都紅了,還不知道張嬤嬤能哄幾時,萬一玥兒再回來,那可怎麼辦?

「在呢,在呢!」南宮晟愛戀的親了親她的眼角,道:「別着急,為夫這就全都給你!」

說完,不給蘇蔓反應,就加快了進攻。

一時間,整間寢房裏都是床劇烈搖晃的「吱呀」聲。

看着蘇蔓一邊沉溺在他的攻勢下,一邊咬住嘴唇防止叫出聲,南宮晟眼都紅了。

不久,床停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蘇蔓挑開床幔下了床。

她一邊穿衣,一邊催促道:「別躺着了,快起來穿衣服!等會兒玥兒該回來了!」

南宮晟嘆息一聲,無奈之下只能起身。

兩人都收拾好后,蘇蔓又讓丫鬟趕緊將床鋪收拾了。

等一切都弄好,蘇蔓這才放下心來。

她一轉身,就看到某個罪魁禍首,正一臉不高興的端著一杯茶在發獃。

「南宮晟,你下次再敢這麼胡鬧,就別進臨風院了!聽到沒有!」

「哦!」南宮晟站起身,將茶杯湊到蘇蔓嘴邊,道:「剛剛累壞了吧?快喝口茶!」

「南宮晟!」蘇蔓臉上還沒下去的紅暈,再次爆紅。

她看了一眼守在門口的丫鬟,咬牙切齒道:「你能不能有個正型?」

南宮晟嘆息一聲收回茶杯,喝了一口道:「蔓兒,我覺得玥兒已經大了,她不能再跟我們一個院子了!」

蘇蔓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但她現在還在生氣,不想如了南宮晟的願,因此淡淡的道:「等玥兒回來,再說吧!」

南宮晟:「……」

另一邊,南宮玥跟着張嬤嬤來到小廚房。

「小姐您先坐,奴婢給您做兩道小菜。」張嬤嬤擼起袖子,笑眯眯的問道:「小姐想吃什麼?」

南宮玥趴在石桌上,小手撐著下顎想了一會兒,道:「嬤嬤我想吃花生米,還有麻辣田螺!」

「好嘞!小姐您稍等,老奴這就給您去做!」

目送張嬤嬤進了小廚房,南宮玥招手將綠萼叫道近前,小聲的問道:「綠萼你覺不覺得張嬤嬤好奇怪!」

「奇怪?」綠萼偷偷看了一眼小廚房的方向,小聲的道:「哪裏奇怪?奴婢怎麼沒看出來?」

「張嬤嬤她都不讓我進娘親的寢房,這還不奇怪?」南宮玥一臉恨鐵不成鋼的道。

「可是張嬤嬤不是說了,想讓您嘗嘗果酒嗎?」綠萼遲鈍的道。

「算了算了!」南宮玥揮揮手道:「你去把小翠叫過來陪我聊聊天!」

「哦。」綠萼有些失望的轉身離開。

南宮玥上一世雖然跟成過親,但成親當天沈文成並沒有和她洞房。

第二天,她就被軟禁了。

因此別看她兩世加起來快三十歲的人了,但對於夫妻之間的事,她也就僅限於知道,成親后兩人要在一起睡覺,一起起床,一起吃飯。

所以南宮玥想破了腦袋也想不明白,為什麼張嬤嬤要攔着她,不讓她進蘇蔓的寢房。

「小姐,小翠來了!」不等南宮玥想明白,綠萼就帶着小翠走了過來。

「小姐。」小翠行了一禮,低垂著頭,一副膽小怯懦的模樣。

「小翠來了,坐!」南宮玥丟開腦袋裏亂七八糟的想法,親切的看向小翠。

小翠偷偷看了她一眼,道:「奴婢不敢!」

綠萼詫異的看了南宮玥一眼,勸阻道在;「小姐這確實不合規矩!」

自從知道小翠是姦細后,南宮玥每一頓飯都吃的膽戰心驚的。

但又不能將小翠弄走!

既然這次來小廚房,乾脆將她拘在身邊,看她還怎麼做小動作!

。 作者菌不會照搬原劇情,所以會嘗試對人物和劇情進行不同風格的二次創作,不一定會依大家熟記的人物劇情走,前面孤島危機的二創劇情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滿,大家圍繞着賽可是不是主人公質問,但實際上,我傳達的意思並非是指賽可到底是不是主角,那句話只是說明他們是被收容的『主人公』成員。

還有就是,因為某些二創的思路,剛剛看到一個讀者留言要去貼吧論壇掛本書,揚言讓我吃不了兜著走,看完那條評論之後,感覺非常無奈,但也不會苛求各位的理解,本書之後會盡量完善情節。

所以在此跟各位講明白我的創作理念,以免引起更大的爭議,避免出現這種要去遊戲貼吧掛書的糟糕事情。

作者將儘可能遵循原著遊戲的人物劇情,加以二次創作,很多科幻鼻祖遊戲,因為都是外國開發的,經常出現各路不同的文本翻譯,就像我去外國遊戲論壇逛街,裏面的人物名、地名、道具名跟國內翻譯完全不同,也算是容易引起爭議的部分。

以及作者考慮到不了解遊戲的讀者,描述時會選擇性忽略掉某些遊戲細節,剛才使命召喚的讀者直接暴躁到要掛書,其實那些遊戲科技的部分細節,作者特意省略掉不解釋,用了一個抽象的詞,真沒想到會上升到網絡威脅的層面。

作者現在不太看後台評論了,以後不能及時回復各位,會交給兩位管理朋友打理,十分抱歉!也感謝各位的訂閱支持,我一心只想給繼續看下去的讀者寫完本。

佳節將至,祝大家花好月圓。 「小姐,我要是去關禁閉了,誰照顧你呀。」祖兒還是一臉不以為然的樣子,她可能對五行閣的手段一無所知。

「這就不勞你費心了,我會照顧的。」陳宇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五行閣可是專治各種妖魔鬼怪的地方,希望你到了那裡,不要哭。」

「笑話,我什麼場面沒見過?哼,關就關唄,我在黑暗世界都被關了幾千年了,區區一個五行閣,我還真的沒有放到眼裡。」祖兒一臉的不屑。

她看陳宇不爽,畢竟如果不是陳宇,現在她可能還是自由之身。

「那好。」陳宇咧嘴一笑:「那我就送你到五行閣,讓你好好的見識一下五行閣的手段。」

五行閣的人過來把她帶走,陳宇特意囑咐,別以為她是個女的就對她手下留情,用最狠的手段對付她。

「陳大哥,你什麼時候去西南邊境?」余司晨回頭問道。

「大概是一周以後,盛京有些事情處理完就過去,那邊的情況現在不是很明顯,而且牽扯到境外的神秘勢力,龍息這邊正在和對方交涉,打探消息,如果實在不行,就動用武力了。」陳宇道。

「寂照庵中還有一些待輪迴的人,我去處理完這些事情就會去找你。」余司晨道:「你好好照顧自己。」

「你也一樣。」陳宇深深地看了余司晨一眼。

就在這時候,一輛車開了過來,車門打開,葉清凝欠身從裡面走了出來。

「你怎麼來了?」看到葉清凝,陳宇的神色有些尷尬,他和余司晨的關係在這裡擺著,現在和她在一起又被葉清凝看到,頗有幾分做賊心虛的感覺。

「來看你呀。」葉清凝朝陳宇笑了笑,然後用別有意味的眼神看了余司晨一眼,然後笑道:「余小姐,久仰大名。」

「葉小姐好。」余司晨微微的點點頭,然後看了陳宇一眼,頗有幾分不好意思。

葉清凝可是正宮,而她和陳宇的關係也有些不清不楚的,見了面確實有些尷尬。

「陳宇你先回去吧,我和余小姐聊聊。」葉清凝笑道。

「這……」陳宇吃了一驚,不明白葉清凝到底想幹什麼。

「你放心吧,不是你想的那樣。」葉清凝看出了陳宇心中的不安,沖他一笑,握著余司晨的手離開。

陳宇有些鬱悶地看了兩人的背影一眼,然後無奈地搖搖頭。

「葉小姐…你,有什麼事嗎?」余司晨有些難為情地說。

「沒什麼事情,就是想找你聊聊。」葉清凝笑了笑道:「你不用感覺到不好意思,你和他的關係,我知道。」

「啊?」縱然余司晨現在心境已經發生了變化,已經不喜怒於形色,但還是被這句話給驚到了。

葉清凝,可是即將訂婚的正宮,而且她得到何靈韻的看好,現在她經常出入何氏集團,儼然就是何靈韻挑的未來兒媳,現在這話她從嘴裡說出來,這讓余司晨有些不安。

「不用感覺到驚訝,其實我又何嘗不知道,一個優秀的男人,身邊難免都會有很多女人的。」葉清凝淺笑道:「很久以前我就聽說過你,盛京公認的才女。」

「我這個才女徒有虛名,只是我那父母為了把我嫁入豪門,不惜炒作出來的。」余司晨幽幽地說。

「不,如果你一無是處,就算是在炒作,也不可能讓全盛京的人都知道你的,曾經的我也很羨慕你。」葉清凝搖搖頭:「你知書達理,溫柔且堅定,很多女孩都羨慕你。」

「羨慕我?」余司晨有些自嘲地笑了:「誰又知道我每天經歷的是什麼呢?」

「以前的事情,都過去了。」葉清凝握住余司晨的手笑道:「我能幫陳宇的,只有在事業上,我能讓陳家葉家和何家無憂,走上新一個高度,讓他無後顧之憂。」

「但我知道,他的追求不在於此,事業上的事情可以交給我,但這世界上,強者如雲,他想變強,道路上還有很多坎坷,所以這些,只能靠你了。」

「葉小姐……」余司晨的神色有些複雜,她本來以為葉清凝過來是要對她冷嘲熱諷,宣示正宮的地位,但是沒有想到她居然能說出這麼一番話來。

「我不敢奢求什麼,我只求在他身邊,能助他一臂之力,請你放心,我……」

「我不是這個意思。」葉清凝笑著挽著余司晨的手:「他以後要走的路還很長,所以我的意思,你懂,以後我們以姐妹相稱,共同助他成長。」

余司晨緊緊的握著葉清凝的手,她重重地點點頭:「你放心,我會竭盡全力的。」

一邊的陳宇本來心情還有些忐忑,但是讓他鬱悶的是,兩個女人居然有說有笑,挽著手臂親密無比的走了過來。

「陳大哥,我先回山了。」余司晨對陳宇嫣然一笑,然後轉身離開。

「我們也回去吧。」葉清凝看了陳宇一眼,然後上了車。

「你們剛才說什麼了?」車上,陳宇終於還是崩不住了。

「沒說什麼呀。」余司晨瞥了陳宇一眼,然後淺笑道:「只是在一起談談心罷了。」

「只談談心這麼簡單嗎?」陳宇有些不敢相信她的話。

「對,就談談心這麼簡單,不然你還想我們幹什麼?」葉清凝笑道。

「可……我和她的關係,你知道嗎?」陳宇決定坦白。

「知道。」葉清凝吐出兩個字,讓陳宇懵了。

「我理解她的處境,你知道嗎陳宇,在我爺爺病的幾乎無可救藥的時候,是你出現在我眼前。」葉清凝看著陳宇,幽幽的說:「在地下暗河裡,你數次救我於危難之中。」

「那時候,你就是我眼中的英雄,也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我發誓,這輩子只認定你一個人。」葉清凝道:「在你進境陷入心魔的時候,我心甘情願的把最珍貴的東西交給了你。」

「那時候我心中在想,只要你允許我在你身邊,哪怕是不要名份,不要地位,我都願意,司晨和我是一樣的。」葉清凝說:「她最絕望,最痛苦的時候,是你救了她,所以她心裡,已經容不下別人了。」

。「什麼!?又是這個小子!」張天遠用力的握住手機,眼中冒火。

「看來我得會會他了,近北,你去把這個齊星河給我帶過來。如果他反抗太過激烈的話,就直接做掉!」張天遠語氣冰冷。

「是!」陳近北恭……

《都市修仙大佬》第222章贈送木笛法器 汪桂珍去山上挖野菜之前交待女兒把小鳥放了,等母親走遠,錢利娟打開門,以為小鳥會像上次一樣自己飛出屋外。可是兩隻小鳥好像習慣了呆在鋪着毛巾的草筐里,互相挨擠著埋頭憨睡。

「小鳥飛呀,小鳥飛呀——」

王小明和錢利偉拍著小手在草筐邊爭先恐後喊小鳥飛起來,見小鳥一直沒反應,兩個人伸手去抓小鳥。

李錦抓住兩個小傢伙的手讓他們到一邊去等著,她要把小鳥捧到院子裏去放飛。

李錦一手托著一隻小鳥走到院子裏,錢利偉和王小明這才想起來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