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是要在這裏考試嗎?怎麼回事?」

這些問題一說,引發了旁邊身後周圍一片的嘩然之聲。

當然演戲的日向寧次等人,一些添加人數的下的菜雞都是帶着一抹茫然狐疑的看向了鳴人的身影。

他不會再騙我們吧?看他憨憨的表情,不靠譜的樣子,所以這是什麼意思?

「哦,居然注意到了嗎?,是你的話就進去……」

兩人最終還是慫了,他們可是知道鳴人這副憨憨模樣之下,隱藏的恐怖實力,順勢直接解開的幻術。

『301』所直接消失變成的『201』,左側位置上也是出現的樓梯通道。

那些吃瓜忍者瞬間瞪大了自己的雙眼,居然是幻術?他們都沒有看穿,想到這裏菜雞們不約而同的轉頭看向憨態的鳴人。

這傢伙的實力……絕不能被他的外貌給欺騙了。

但說完,他們兩人語氣一轉,朝鳴人背後的佐助和小櫻看去,囂張的說道:「你雖然可以進去,但中忍考試可是團隊的,你背後的傢伙實力不足……」

這話一出旁邊的佐助「高傲」的眼底浮現出一抹不耐煩的神色,眼神微咪。

他最受不了鳴人的實力超過他,他為了超越鳴人保留實力的苦練,所吃的苦難道都白費了嗎?

「呵,那就如你所願吧!」

說完,眼中閃過一抹藍色的精光,他身上的查克拉猛然凝聚爆發,單薄的身影化作一道殘影徑直的朝兩人猛撲過去。

而出雲也不甘示弱,匯聚查克拉聚力與腿部準備格擋他的攻擊。

因為這裏是忍者學校的走廊,上面是考場而且木製地板怕是受不住他們的力量,所以佐助和出雲默契的略有保留。

「嗖!嗖!」

兩人的瞬間移動發生在電光一閃之間,但那揮動身體摩擦空氣產生的聲音還是清晰的傳入觀戰的人的耳中。

「轟!」

「嗯?!」

「嗖!」

就在兩人要碰撞的時候,一道身穿綠色緊身衣的身影陡然閃現,直接插手卡在佐助和出雲中間的位置。

他以著非常輕鬆的姿態用雙手反架住了佐助和出雲的腿部攻擊。

「你在演戲啊?但……這是沒用的……」

但此時的佐助已經不是原來的佐助了,佐助露出嘲諷的笑容,他的攻擊那裏是那麼容易抵擋的,腿部二次發力。

「嗯?好快!」

擋住攻勢的小李正準備鬆一口氣時,眼神一凝,手臂本來架住的木頭彷彿瞬間變成了鋼鐵,帶着不可抵擋的實力將他的手臂震的發麻后,直接被佐助一腳連帶着出雲一起掀翻在地。

滾地抬頭,擺好姿態的小李粗眉毛更是緊緊皺起來。

「這傢伙怎麼會……怎麼強?」

佐助淡然的收腿,插手入兜,斜眼看着兩人,對子鐵問道:「可以了吧?」

子鐵不假思索的回應道:「可以……可以了。」

剛剛那個速度還有這遊刃有餘這藐視的眼神,毫無疑問,這個傢伙很危險。

是僅次於鳴人的危險。

周圍不管是同村的還是外村的忍者都一臉震撼的看着裝逼的佐助。

「好……好厲害!」

「他……他是什麼人?」

一名外村忍者喃喃道。

「他是木葉的宇智波美人,曾經的木葉下忍第一人。」

同村的下忍震驚的回應一聲。

外村忍者掛滿了問號,這樣一個冷酷無情高傲的傢伙怎麼會有美人的稱號!

「他為什麼叫宇智波美人?」

「嗯,你新來的吧?不知道也正常,其實這傢伙是個裝逼犯,他的這些都是演的。」

「???」

這說的外村忍者更迷茫了,但某個下忍還是忍不住一吐為快,這可是驚天大瓜。

「他啊,為了獲取力量去歌舞伎町。」

這話一出外村忍者不迷茫了,悶騷原來是這個啊!

旋即露出男人都懂的表情,調侃的說道:「明明是找借口去找大姐姐吧!」

同村下忍一聽就急了,這對別人來說是正常的,可對宇智波就不一樣了。

「誒,這就錯了,他喜歡男的,就是旁邊那個黃色頭髮的波風面麻!」

聞言外村一群偷聽暗笑的人面色一僵,尤其是男性忍者,不由得遠離佐助的範圍。

「假的吧?」

外村忍者臉上寫滿了不敢置信,而木葉的下忍卻說道:「假的,宇智波劍擊風氣很重,我告訴你,男孩子出門在外遇到宇智波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糟糕,說偏了。」

「他一個喜歡男的去歌舞伎町就是為了折磨他自己開啟寫輪眼。」

「開啟寫輪眼?」

「對,你知道嗎?別的寫輪眼開起都是要麼隊友死去要麼就是親人死亡。」

「而他呢?只是去歌舞伎町就開眼了,你對比一下你就知道哪裏對他是何等的折磨了。」

外村忍者把這種痛苦思考一下,自己喜歡女的,如果進入某處富婆快樂地,把豐滿的大姐姐同類對比一下就是一群漫畫里畫的那種肌肉金輪。

然後和他們玩耍,光想都知道是何等的噩夢。

思索到這裏他不禁佩服的看向佐助。

「狠人啊!對自己太狠了。」 據傳,陰陽聖尊長期閉關,聖仙宗的事務幾乎都交給天罡雷聖及天青聖尊處理,沒想到今日竟是現身。

而且,一般來說,有靈仙誕生,接引來此後,一般只有一名靈聖會出現面見,而今日來了整整三名,聖仙宗一正二副三位宗主盡數到齊。

「春楓拜見陰陽聖尊。」秦楓連忙作揖道。

陰陽聖尊擺了擺手,說道:「春楓,你以不足百歲之齡,成就劍仙,此等天賦,古來罕見,實乃我靈界之幸。

你即已成仙,便可入我聖仙宗,可獲得諸多福利,但也要承擔起相應責任。」

「是。」秦楓點頭道,一臉肅然。

他的成就的確不凡,但二十多年前,出現了趙默瓊、靈辰、靈域以及洛筱予,紛紛在百歲之內成就靈仙,獲得升仙令前往九重天。

他們創造了自古以來罕見的輝煌,倒是令得秦楓這一次的成就失色不少,但依舊可謂絕世天驕。

「這是你的聖仙令牌,之後可憑此去聖仙寶庫挑選一件寶物。」陰陽聖尊接著說道,隨即,一塊紫金令牌飛射而出,落在秦楓身前。

秦楓接過,發覺其上透著一股仙威,看了眼,正面刻著「聖仙宗」三個大字,反面刻著「春楓」二字。

他在其上滴了一滴血,留下烙印,頓時心靈之中有了感應,得知此令牌不僅是身份的象徵,其內還蘊含著一股威能,可以用來守護自身或是攻擊敵人,大概相當於三重天巔峰靈仙的全力一擊。

這等寶物已然堪比黃品仙器,頗為不俗,秦楓將之鄭重收起。

之後,陰陽聖尊又說道:「作為聖仙宗的一員,需要擔負起守護靈界、教導天驕的責任,需要為聖仙宗、為靈界作出貢獻。

百年之內,你需提供一件價值不低於半成品天品奇寶的寶物,千年之內,提供一件價值不低於中級天品奇寶的寶物,萬年之內,則需提供一件價值不低於天品大圓滿奇寶的寶物。

同時,你可以接受一些聖仙宗發布的任務,換取貢獻值,達到一定程度,可換取相應寶物,甚至有著特殊貢獻時,可再次自行前往聖仙寶庫挑選寶物。」

聽得這些,秦楓默默頷首,已然有所了解。

萬年之內,提供聖仙宗三件堪比天品奇寶的寶物,看似很多,但對於靈仙而言不算什麼,更何況剛入聖仙宗時可憑聖仙令牌去聖仙寶庫挑選寶物,那裡的東西價值都堪比仙器,甚至聖器,三件天品奇寶與之相比不值一提。

陰陽聖尊之後,天罡雷聖又說了幾句話:「楓兒,你果然沒讓為師失望,希望你能繼續努力修鍊,早日成就劍聖。」

聽得此言,四周頓時響起一片議論之聲,天罡雷聖竟是直言秦楓可以成聖,這令人動容。

陰陽聖尊也不由瞥了眼身旁的天罡雷聖,隨即再次打量秦楓,目露異光。

天罡雷聖繼續說道:「楓兒,以你的天資,20多年前本可獲得升仙令,提早進入九重天,卻是因故留了下來。」 「思羽,露露,子軒姐!」

當三女向著林可兒揮手的時候,林可兒也笑著向三女興奮無比的揮手。

很快在那名工作人員的帶領下,林辰跟林可兒就來到了那十八號卡卓。

「可兒你總算是來了,聽說今天晚上的駐唱歌手可是最近網上最火爆那首叫學貓叫的歌手,今晚上可是賺大發了!」

當來到卡卓時候,早先來坐在卡卓上的一名剪著齊耳短髮的女生,便一把摟住林可兒嘰嘰喳喳的湊在她耳邊說道。

「真的假的,如果是真的,那今天來的可就是值了!」林可兒的俏臉上,閃過一抹難言的喜悅之色,興奮的直搓手手。

聽著兩女的交談,林辰倒是沒有什麼感覺,對於網路上的一些火爆歌曲他是很少獵及。

倒不是說他否定這些網紅歌曲,只是說受熏陶的不同,造成了不同的欣賞目光。

在山上十幾年,都跟著師父小安子修鍊,唯一能夠跟外界進行連接的,也就那台老得快掉牙的黑白電視機,除此之外就再無一點跟任何現代化元素沾邊的東西。

在師父小安子的熏陶下,久而久之他對那些傳統樂器更感興趣一些。

搖搖頭,便沒有再多想,轉而將目光聚焦在三女的身上。

當他看向三女的時候,三女也終於是注意到他的存在,都紛紛的出聲。

「可兒這位小帥哥是誰?」

那摟住林可兒的短髮女生,滿是疑惑的上下打量起林辰,眼中充滿了疑惑。

其他兩女雖然沒有開口,卻同樣用疑惑的眼神,上下打量著他。

「我差點都忘了,現在我給你們介紹一下,林辰我在醫院工作的朋友!」

「林辰我也給你介紹一下,我這三位閨蜜,宋露露,張思羽,楚子軒。」

說著林可兒就站起身,向林辰介紹起三女。

「你們好,我叫林辰!」

林辰微微點頭,朝三女點點頭道。

在林可兒介紹的同時,他也將三女的形態盡收眼底。

首先是摟住林可兒的宋露露,跟林可兒的關係最好,所以一見面就摟抱在一起,而且性格也很想,都是傻白甜的性格。

再其次那叫張思羽的女生,隱隱的他從此女的身上嗅到一抹風塵之氣,以及一絲格格不入的自卑感。

可以肯定的是,此女的出身比起林可兒等人是有著一段差距。

最後就是被林可兒叫做子軒姐的楚子軒,年齡明顯要比林可兒三人要大幾歲,身上有著淡淡的文雅之氣,自從他走進來開始,除了看他一眼之外,都是在低頭看書。

不得不說,在酒吧這種吵鬧的地方還能專心看書,光是這份恆心就足以讓很多人汗顏。

「哇哦,可兒這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帶朋友一塊玩,快老實交代是不是你男朋友?」

聽到林可兒介紹說是她的朋友,宋露露臉上就露出一個十分誇張的表情,不懷好意的看著林可兒說道。

「對呀,我也很好奇,你還是第一次帶男性朋友見我們吧?」

坐在林可兒對面的張思羽,也笑著開口追問道。

說完,眼神便開始上下打量起林辰,眼中閃爍著奇特的意味。

只有那楚子軒好似外界的一切都跟她無關,依舊在埋頭看書。

「哎呀,你們都想到哪裡去了,林辰在醫院裡面是我的頂頭上司,這幾天的醫鬧事件你們也知道了吧?主角可就是這位林神醫呢!」

林可兒沒好氣的白了一眼兩女,連忙將矛盾轉移到林辰的身上。

「哇!原來就是你,快跟我們說說當時是個什麼情況,又是怎麼解決的?」

聽到這個消息,宋露露立馬跟一個好奇寶寶一樣,一蹦一跳的一把就拉住林辰手臂,水靈靈的大眼睛裡面滿是求知慾般的看著他。

最近這則醫鬧事件可是鬧得沸沸揚揚,再加上女人又是天生的八卦生物,現在見到當事人之一自然是欣喜不已的想要追根問底。

「是呀,我也很好奇,都說這背後是明堂中醫館在幕後操控一切,不知是真是假?」張思羽也態度曖昧的看著林辰,眼中的奇異光芒越發濃郁。

「額……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