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野大鏢客》這個名字薩拉聽說過,前幾天爆出艾娃加德納的事情,報紙上就說她唱的那首歌是《荒野大鏢客》的插曲之一,現在艾娃還在新墨西哥州拍戲。

「hd電影公司,之前沒聽說過啊,是一家新公司嗎?」薩拉問道。

「呵呵,是我們公司的董事長助理喬恩哈迪弄的一家公司,那部電影就是他投資的,諾亞只負責拍攝,還有艾娃加德納也是他旗下經紀公司的藝人。」理查德道。

喬恩哈迪這個名字薩拉很陌生。

她是個八面玲瓏的女人,不願意放過任何機會,立刻問道:「那位喬恩哈迪先生今天來了嗎,能否幫我引薦一下。」

理查德往米高梅大老闆梅耶所在方向指了指,「你看到那個和梅耶先生聊天的年輕人了嗎,那就是哈迪。」

薩拉微微一愣。

自己過來原本就是想問和梅耶聊天的年輕人是誰,原本準備先和理查德聊兩句再問,沒想到直接聊到了他。

原來那個年輕人是諾亞的董事長助理,手裏還有一家電影公司和經紀公司,已經開始投資拍攝電影。

7017k 第四百零二章大家不願意放

張揚鬱悶的揉了揉太陽穴。

「旺財,你讓蓮香物色一個機靈點兒的人去管理藥物研究所,以後我師姐你就讓他專心研究葯就行了,這次賠了多少錢?」

「八萬兩。」旺財回答。

張揚的心都在滴血。

「行吧,這次就算了,下次這種事兒千萬不能發生,哪怕是賠也要搞清楚再賠,懂了嗎?我師姐心眼軟,她不適合管理,算了,這事兒我親自去解決,我師姐要多少錢你送去就是了。」

好好兒的心情就這麼被破壞了,想到自己還欠著一屁股債,張揚就覺得這八萬兩是在割他的肉,是真疼啊。

年關將至,小楊庄最開始有了過年的氣氛,畢竟張揚的各種營銷手段恨不得一股腦的傳授給自己的各個店鋪,和來小楊庄的各家商鋪,好讓他們覺得來這裏是對的,超值的。

而大劇場也因為公子哥們的頻繁光顧日進斗金,畢竟一天下來加上門票幾乎萬兩銀子的進賬,說是吸金窟毫不誇張。

當然張揚的腰包是鼓不起來的,這不榮祥公主和張揚坐在包間里,吃着酒看着歌舞又舊事重提了。

「張揚,皇帝哥哥說行宮的事兒你這邊咋一直沒有動靜?」

張揚無語道:「行宮的事兒又不着急,鐵路如今一天的花銷是我進賬的五倍以上,哪有錢建行宮?」

榮祥公主淡然道:「反正話我帶到了,建不建那是你的事兒,別到時候皇帝哥哥生氣了,找你要賬,你又來找我給你求情。」

威脅,赤裸裸的威脅。

張揚無奈道:「要建也行,不過錢肯定得皇上先墊著,我有錢了再還。」

「喏……皇帝哥哥說了五十萬兩,這是欠條,這是取錢憑證。」

張揚看着欠條,再看看朝廷錢莊的取錢憑證,鬱悶到想哭,將兩樣東西收起來,嘆了口氣。

「行吧,我建,不過這可是皇上一個人的行宮,你想要建公主府,那就得再加錢,反正我債多了也不怕。」

本來以為會讓榮祥公主吃癟,結果榮祥公主直接就把錢拿出來了。

「喏,這是我的,也有欠條,你打一下吧,我比較窮,給我建個十萬兩的宅邸就行了。」

張揚無語的接過欠條和取錢憑證,這一份是以榮祥公主的名義存起來的,如果猜得不錯應該是大集市的初期收益。

「行,肯定給你建的好好兒的。」

又背上了六十萬的債務,而且還不是給自己辦事兒,張揚又鬱悶又踏實。

鬱悶的是這事兒純粹就是倒貼,踏實那是因為皇上看的起自己呀。

行宮的事兒自然不着急,這錢先去填鐵路的窟窿,來年開春開始建,用個一年兩年的,建的好一點兒,到時候也算是兩全其美的事兒了。

很快臘月二十四到了,宮裏開始燃放煙花爆竹,而張揚的小楊庄自然不甘落後,旺財組織了人在小楊庄入口燃放爆竹以示喜慶,每天燃放煙花用小楊庄村民們的話來講,每天都要燒他上千兩銀子。

當然這話有些過了,幾百兩還是有的。

就這樣到了大年三十,家家戶戶張貼對聯,而張揚也開開心心的出門去看自己的成果,看着一個小村子最後變成一片商業區,這種成就感豈是一個爽字可以形容?

「紫蘭,生意怎麼樣啊?」

路過陸文的店鋪,張揚過去和陸紫蘭打招呼,如今這小丫頭可是陸文店鋪的一把手,手下管着十幾個人。

陸紫蘭一點兒都不怕自己這個救命恩人,看到張揚過來,笑着遞給張揚一把瓜子。

「張大人你吃……,嘿嘿……如今生意好的很,要不是我爹來信讓我提前運來大批絲綢過完年就沒得賣啦。」

「生意好就行,免得你爹說我當年騙了他。」

陸紫蘭笑道:「哪兒能呢?自從來了小楊庄俺爹就說了,跟着大人有肉吃。」

「俺們?你哪兒學來的?」張揚笑着問。

「喏,他們經常說俺們,我覺得好玩就跟着學了哈哈,大人不喜歡我就不說了。」

「說……沒有不喜歡,好好兒看店,過年那天和你爹一起來大飯堂吃餃子。」

陸紫蘭眼前一亮。

「我爹要回來啦?」

張揚笑道:「當然,我已經讓人通知他了,回來一起過年。」

「好,太好了。」陸紫蘭開心的道謝,「謝謝大人。」

「不用客氣,缺什麼和你旺財哥說,讓他給你幫忙。」

「知道啦。」

看到張揚離開,旁邊店鋪的老闆滿臉驚訝的過來和陸紫蘭打招呼。

「紫蘭大掌柜,您認識張大人?」

陸紫蘭得意道:「當然,張大人是我的救命恩人。」

陸紫蘭的副掌柜也滿臉得意的附和:「我家老爺那是張大人身邊的侍郎,四品官咧。」

「紫蘭大掌柜,劉掌柜,以後多多照顧,多多照顧呀。」

幾人互相附和道喜,張揚一路看過去,最後到了大學堂。

看到竟然還在上課,張揚一拍腦門。

「這記性,咋把他們給忘了。」

唐鳶兒好奇的問:「忘什麼了?」

「忘了給大夥兒放假了啊,這都快過年了了,當然要回家過年了。」

說完張揚就去找蓮香,毫無例外,這位小學霸自然又在研究室里。

「大人?你來啦?」蓮香開心的迎了上來。

張揚笑着抬手擋住蓮香,如今小丫頭吃得好喝的好,發育也快,雖然只有十四歲,但是衝進自己懷裏顯然不太合適。

「來看看你們,順便通知你們放假,這都過年了,皇宮裏都開始放鞭炮了,你們也要放假才行。」

蓮香笑道:「不是不放,而是大家不願意放。」

張揚道:「怕是你這個大校長不允許大夥兒放吧?」

「真的,不信你自己去問問。」

張揚還真不太相信,看到蓮香說的認真,而屋裏一群孩子研究的也認真,乾脆去找上課的孩子們。

進入一個教室,十幾歲的第一批孩子如今已經變成了老師,看到張揚急忙行禮。

「大人好。」

「嗯,不用客氣,我來是通知你們放假的。」

張揚話音一落,剛才還呀呀背誦的聲音瞬間消失,整個教室鴉雀無聲。 那樣的血海深仇謝深怎麼可能會釋懷,而作為旁觀者也根本沒有權利去讓謝深放棄這些仇恨。

浮光站在謝深的身後,她沒有阻止謝深,也沒有阻止這群妖魂。

王大興當然不會坐以待斃,他使用法器抵擋謝深的攻擊,浮光也沒有說搭把手之類的,她就像是個旁觀者。

王大興說白了就是個普通人,稍微會了點法力,現在的他是根本無法打敗謝深。

他無法打敗謝深,更何況謝深周圍還有那麼多的妖魂。

王大興被謝深擊飛,他重重的摔了出去,恰好這個時候孫梅梅來了,她上前接住了這個中年男人。

然而下一秒無數妖魂朝他們攻擊過來,謝深雖然是一身白衣,卻雙目赤紅,像極了從地獄爬起來的羅剎。

孫梅梅抱着王大興,她大聲的說:「貓山少主!現在是22世紀,距離你們那個時代已經過去了千年之久,當年滅貓山的所有道士都已經魂歸地府。」

「我和王大興都是無辜的!」

「無辜的?!」謝深聽了這話,眼中的血色更是濃郁了幾分。

長鞭一甩,孫梅梅立即抱着王大興翻滾避開他的攻擊。

「你們身上有本少主母后和父皇的氣運,你真當本少主什麼都不知道嗎?!」

的確,捉妖局世世代代都受貓山之王和王后的庇佑,他們沒有資格說自己無辜。

王大興吐著血,他伸手似乎想去抓謝深,然而剎那間,妖魂迅速攻擊過來,直接穿透了王大興的身體。

孫梅梅雖然有法器附體,卻也口吐鮮血,而王大興根本撐不住這樣的攻擊,他吐了一口血,手垂了下來,徹底沒了氣息。

「王大興!王大興,你說說話,你說說話啊!」孫梅梅察覺不對,她心慌的搖晃着王大興,但是王大興已經無法回答她了。

只是那雙眼睛依舊看着謝深。

下一秒,謝深瞳孔緊縮,所有妖魂在這一剎那迅速回到謝深身邊。

為什麼?因為王大興的身體里竟然鑽出了王長老的魂魄。

王長老是誰?

就是之前謝深記憶裏手拿流星錘以自己的死亡換取謝深逃跑時間的那隻貓妖。

他竟然是王長老!

謝深腳步踉蹌,他朝前沖了幾步,一直衝到王大興魂魄前,他喚道:「王叔叔!」

「少主。」王大興眉眼含笑,他喚道。

「你,你為何會成為捉妖局的人?」謝深慌亂的不知所措,他剛剛親手殺了自己最後活着的族人?

王大興說道:「少主,捉妖局雖然是我們貓族憎惡的,但是不可否認,只有在捉妖局我才能確切的知道少主醒來的時間。」

「很好,我沒有賭錯。」王大興目光慈愛的看着謝深。

「王叔叔,對不起,真的,真的對不起,王叔叔。」謝深眼淚流了下來,他對不起他的王叔叔。

王大興說道:「叔叔不怪你,少主,雖然轉世之後我沒了記憶,但是我的直覺告訴我,我要來尋找少主。」

「現在我的使命完成了,少主,我想也是和少主告別的時候了。」

「不要!」謝深哭着撲向王大興,然而王大興的魂魄卻若隱若現的,謝深根本無法抱住王大興。

「少主,我想求您最後一件事。」

王大興是當年的貓山王長老,這是所有人,所有妖魂都沒有想到的事情。

「王叔叔你說,只要我能辦得到,一定會辦到。」

王大興笑了笑,他對孫梅梅招手。

孫梅梅開了天眼,所以她能看見王大興。

即便王大興是貓妖,孫梅梅還是大步跑向王大興。

「你是傻子嗎?!明知道會死還要來!」孫梅梅崩潰的大哭。

「梅梅,這是我的使命。」王大興無奈的說。

「狗屁使命!你就是在放屁!貓山已經過去千年之久了,你早就不是貓妖了,你是王大興,你是一個捉妖天師!」

孫梅梅朝王大興大吼。

然而王大興依舊好脾氣,他看向謝深,說道:「少主,你要怎麼對捉妖局都可以,但是孫梅梅,還請少主看在老臣的面子上,留她一命。她最怕死了。」

謝深抿嘴,他咬着唇,說道:「好,我答應你,王叔叔我答應你!」

這就是浮光為什麼之前攔著謝深的原因,她的天賦是空間術法,所以她能穿透一切表象看到本質。

她就擔心謝深會後悔。

「你想活着嗎?」浮光走過來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