簪行思索了半晌,隨後命芳歲叫上兩個士兵,親自將這兩個犯錯的宮人送到攝政王面前,她懷疑這二人私自向行宮外傳遞消息,請他嚴加拷問。

芳歲應了一聲,很快就將此事辦妥了了。

聽著那兩個宮人漸行漸遠的凄厲慘叫聲,簪行慢慢轉著手上的串珠,心中默念:不聽不聽,和尚念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天花板上的3排燈佈置了3個開關,窗口兩邊的燈泡也各自有開關。

趙青葵可以根據需求來開燈,不至於按一個開關鍵全場的燈就亮。

對這個人性化的設計,趙青葵滿意至極。

還好細心的司寧想到了,還無聲無息地幫她解決了問題。

別看這小小開關其貌不揚,有了它能大大的省電啊!

當然,不僅趙青葵佩服得五體投地,旁邊的三位叔也早已被他俘獲。

這青年簡直就是行走的知識庫,什麼都知道!

而且特別溫馴謙和有禮貌!

他當小財神的對象,一點毛病都沒有。

三位叔瞬間倒戈了立場。

趙青葵不知道眾人活躍的心理活動,此刻完全被司寧的工作能力深深折服。

眼看這裏就差個門頭和收銀台就要收工。

司寧看着牆上的空格子和角落放着的空麻繩編織筐不由得問出心中的疑惑。

「這些到底是要做些什麼?」

說到這個,趙青葵總算想起正事。

這些小筐筐是用來套花盆的。服裝店除了賣衣服,更是賣格調賣風格。

暖燈,盆栽,自由輕鬆,就是她營造的小葵花工作室模樣。

「你知不知道哪裏有仙人掌?我想去挖幾株回來。」

這年頭沒有花市,她想要點花還真不知道去哪裏弄。

本來首選是向日葵的,但是向日葵的花期上個月就結束了,現在估計瓜子都被人吃光了。

而家裏的薔薇雖然也可以,但花是房東遠在崇洋的兒子種的,她若挖幾株,老人家估計得心疼好久。

而且它的花期這個月也差不多結束了,好像也不合適。

思來想去也只有仙人掌比較符合店面的格調了。

司寧仔細思考有關仙人掌的記憶:「有是有,但是地方有點遠。」

「沒事,帶我去吧。」趙青葵充滿了期待。

「我周日下午放假,可不可以那時候去?」

小姑娘要的只是仙人掌,又不是星星月亮。

司寧有什麼不願答應的?

得到司寧的首肯,趙青葵一蹦三尺高,正在這時她看到竹筐嫂子端著食盒過來了。

趙青葵不由得好笑:「嫂子,您直接讓三位叔回去吃不好嗎?送過來多辛苦。」

「嗐,家裏小姑娘多,有幾個大老爺們跟着吃飯她們也不自在,乾脆就讓這幾個大老爺在這邊吃小灶了。」

「我們省得來回跑,求之不得呢。」大米叔笑着回答。

一天沒見趙青葵竹筐嬸子也有話說。

「說好了我們負責帶食物,你怎麼又買肉呢!」

想到圓圓中午說家裏買了2斤肉給她們煮,竹筐嫂子哪裏好意思。

但現在正值秋老虎,天氣悶熱怕肉給悶壞了。

竹筐嫂子只能硬著頭皮處理了,但她們到底沒多吃,大部分都等趙青葵回去呢。

趙青葵聽了也不耽擱了,拉着司寧跟嫂子一起回去。

但回到家司寧就識趣地回了自己院子。

畢竟他專門定了餐食,而且跟一大群女孩子吃飯也不自在。

趙青葵也不勉強,跟着嬸子回西苑。

黃氏姐妹、春風、圓圓、龍珠都沒回去,13人熱鬧地圍坐吃飯。

。 面對這個刨根問底的王蘭芬江芸也有些頂不住了,這個王蘭芬好像是查戶口的人一樣。

「原來是這樣啊,其實吧,你們不如跟着回來種地算了,現在我們收成很好,今年光是賣稻穀都賺兩千塊錢呢。」

聽着王蘭芬的話,張權不由的噗嗤一笑,這一幕卻惹怒了王蘭芬。

「大哥,怎麼你覺得不對嗎?」

王蘭芬有些得理不饒人的說道。

「當然不是,只是我們現在還在創業階段,不想半途而廢了,所以你的好意我們心領了。」

張權淡淡的說道。

聽着張權的話,王蘭芬有些恥笑,什麼創業啊,只怕是為了充面子才這麼說的把。

此時,王蘭芬因為坐在裏面,出去比較麻煩,現在想要盛飯了所以直接毫不客氣的伸出碗遞到了江芸的面前。

「嫂子,你給我去盛碗飯。」

王蘭芬這話說出來可真是有意思,江芸是她的嫂子,可是讓自己的嫂子給她盛飯,似乎被王蘭芬當成了理所應當的事情,江芸臉色一僵,頓時有些尷尬了起來。

單輪身份的尊卑,江芸都是王蘭芬的嫂子,如果說江芸主動開口,這事情或許還比較合理一些,可是王蘭芬自己開口,並且還用着命令的口吻,這就讓張權有些生氣了。

「你讓你嫂子給你盛飯?」

張權重重的摔下了碗筷,看着王蘭芬有些氣憤的說道,雖然他是後世的人,可是不管怎麼說,這些傳統的尊卑觀念總該要有吧,這和重男輕女的思想就不同了,糟粕可以丟,但是精華要保留。

「我……不行嗎?」

王蘭芬一開始還被張權的氣勢給嚇倒了,但是很快又強硬起來。

「張權,算了……」

江芸本來也有些心裏不舒服,不過因為這個家微妙的關係,讓江芸不得不忍氣吞聲,現在王蘭芬可是張家的希望,而江芸,已經是被趕出過家門的人了。

「怎麼?讓江芸給蘭芬盛碗飯委屈她了?」

此時張權的父親張大山開口了,這一刻飯桌上的氣氛頓時僵硬了起來。

「爸,盛碗飯不是問題,可是你聽見剛才她的語氣沒有?」

張權頗為惱怒的說道,他可不是以前的張權,對自己家人唯唯諾諾的,他重生一世,面對江芸這個不離不棄的女人已經下定決心要保護到底了,這種氣,他才不會讓江芸承受呢。

「哼,一個生不出男娃的女人,我們老張家要來幹什麼!」

張大山狠狠的一拍筷子,顯然他對冉冉的事情還是耿耿於懷。

「哇!」

看着自己的爺爺和自己的爸爸發生了衝突,頓時小冉冉嚎啕大哭起來,但正是因為這樣,張大山更加的生氣了。

「哭什麼哭!就知道哭,不帶把的就是軟骨頭!」

張大山氣呼呼的指著冉冉說道,不過很快,張大山就咳嗽起來,似乎是因為太過生氣,一時間血氣上涌,讓自己都有些呼吸困難了。

「爸,你怎麼了!」

「老頭子,你別嚇我啊,你怎麼了。」

「好啊,你看看,把爹氣的都成什麼樣了!」

一時間,張立田桂芳王蘭芬都撲了過去,為張大山拍著胸口,舒緩這一口氣,張權眼中滿是無奈的色彩,他突然發現自己很難改變這一家人重男輕女的觀念。

「不好了,你爸氣昏頭了,快,快送醫院!」

田桂芳激動的說道。

「我這就去找二牛子,他有摩托車,我送爸去鎮里的醫院。」

張立急匆匆的說道。

「不用麻煩了,我有車。」

張權淡淡的說道,這畢竟是自己的父親,要是氣壞了身子,總歸是他張權不孝,所以當下和江芸兩人抱着張大山,直接上了外面的車。

「哥,外面的車子是你的?你怎麼不早說啊!」

張立有些驚訝的問道。

「你也沒有問我啊。」

張權嘆了一口氣,這個弟弟自己還真是有些無語了,找了個什麼媳婦,一點尊卑觀念都沒有。

光是從王蘭芬吃飯的時候盤著腿,一副大爺的模樣就知道了,這個女人不是什麼省油的燈,在張家恐怕地位很高。

甚至,張權的父母都要被她使喚。

現在也不是多想的時候了,張權將張大山帶上了車,然後火速趕往了鎮上的醫院。

本來想着回來看看,沒想到竟然鬧出了這種事情,張權心中很不是滋味。

到了醫院,張權立刻找來了一個醫生,將張大山送往了急救室。

鎮上的醫院其實環境並不好,但是也能夠解決萍鄉百分之八十的疾病,像是張權這樣的突發事件,還真有些考驗他們的應對能力。

等了一會,張權的家人也都來了,這一刻田桂芳看着江芸,頓時就有些憤怒了。

「都是你,你為什麼要為了這麼一點小事害的大山進醫院,都怪你,你這個喪門星!」

田桂芳將所有的怒氣都發泄在了江芸的身上,就連江芸自己都在自責,為什麼她不幹脆點直接給王蘭芬裝碗飯。

「夠了!」

張權憤怒的大吼一聲,頓時醫院中所有人都看了過來。

「媽,你要胡鬧那樣?這件事情和江芸有什麼關係,是我氣我爸的,你憑什麼將所有的責任都放在江芸身上?」

張權並不怎麼了解這個家庭,他甚至都不屬於這個家庭。

他只是想要嘗試着融入進來,但是現在他發現,其實他根本就難以帶着後世的眼光融入到這個重男輕女的家庭中來。

就因為江芸給張家帶來的只是一個女孩,所以江芸就是惡魔,就該遭到唾棄?

為什麼,張權想不明白。

「你……你怎麼能夠幫着外人……」

田桂芳想不到自己的兒子竟然幫着江芸說話,以前的張權可不是這樣的。

「媽,你累了,回去休息吧。」

張權淡淡的說道,心中有一股難平的怒火。

「哼,媽我們回去吧,看來大哥是真的沒有認識到自己的錯誤,將爸氣成這樣,他還理直氣壯了。」

王蘭芬有些不屑的說道,這幾年張權離開了家,她也對張權和江芸的事情略知一二。

。盧晨焦急地在手術室外來回走動著,張曼雪此刻已經進去了差不多兩個小時了。

現在每過去的一分鐘,對於盧晨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小時。

大約過了十分鐘,手術室門外的手術中三個字終於沒有亮了,一會兒的時間,護士便推著張曼雪從手術室里走了出來。

見狀,盧晨立馬迎了過去。

……

《武神贅婿》第343章搶救(二)璇風瓑浼氬啀璇.. 對於卡托維茲來說,這些天是整個城市的一個盛事。

major比賽的開始,讓所有人的關注度就集中在此刻的『電競之都』。

而現在的卡托維茲,major比賽正在進行中。

國際會議中心,是這一次csgo的major系列賽事新傳奇組的比賽場地。

走在國際會議中心周圍,就遠遠聽到裏面傳來了熱血沸騰的解說詞,雖然許多人不能理解他在說的什麼,但情緒仍然可以感染到他們。

「現在我們開始重新回放上一回合的精彩畫面,由emperor在匪口將拱門的elige瞬秒拿到首殺起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