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晚晚瞬間怒了。

她趕緊拉住:「與她無關,我被陷害了,而且……事情很大!」

她喘著粗氣,強忍着疼痛。

她必須弄清楚這件事。

她拉着譚晚晚看網上資料。

丹尼新品是今天發佈的,因為這是封晏的單子,陸昭並沒有公開,所以現在知道的人也就幾個人。

陸昭這邊有設計原稿,但現在根本不算是證據。

只有找到真正泄露設計稿的人,才能徹底解決。

「所以你覺得,是處處和你爭對的楊雪乾的?」

「除了她,我實在想不到任何人。」她冷著臉說道。

她特地拉着譚晚晚去了工作室的大廈,詢問了那晚的保安,得知還有個小插曲。

那一天大廈的確斷電了,但監控不會,監控會有ups不間斷電流輸入。

那晚,大廈通電,但是電子門卻需要專門的門卡才能打開,不然隨隨便便什麼人都能進入辦公室。

所以,那一晚,封晏是硬生生創近來的。

保安怕電子門通電后,會傷害到封晏,所以短暫性關閘。

不小心直接關閉了UPS,導致監控關閉。

等他們走了后,保安才想起來這回事,又把監控打開了。

「現在找到證人了,她們以為你在監控關閉的短短十多分鐘,偷盜了設計。可現在保安可以證明,你沒有,你只是被困,一直到離開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這事可以結了。而且,你跟封晏什麼關係,至於偷他的單子賣給別人嗎?你有封晏的副卡,你不差這點錢!」

「不……不可以。」

她顫抖的說道。

「為什麼?」

「這……其中還有封晏,他不能出現在這個事件里!」

她不能和封晏牽扯不清。

她們已經離婚,有了各自的人生,他不應該和自己牽扯不清了。

這對他不負責,他已經有時清靈了,他大半夜闖入工作室,和自己成雙入對,又如何解釋?

。 「!??」

兩道身影在散發著昏暗光芒的走廊面面相覷著,時間在這一刻彷彿都停止了流動。

半響…

就彷彿是反應過來什麼。

源理繪雙手抱在胸前,本能的後退一步。

精緻小臉頓時浮現出無比警惕的神情,就彷彿在打量著某個犯罪分子。

「你你…你這傢伙為什麼會在這,難道你在跟蹤我!!?」

「我…」

嘉神奈剛開口,就被對方給粗暴打斷。

「僅僅只是因為之前在書店吵架,就氣急敗壞的尾隨我,想要趁機做出某些違反犯罪的事?」

「噁心,變態!!!」

說話同時,金髮少女已經將手悄悄放進百皺裙隱藏的口袋裡,似乎對方有一絲異動就立馬掏出手機報警。

清澈的藍色眸子,更是充滿了隱藏至深的緊張與忐忑。

這個可惡的傢伙,那麼記仇的嗎?

源理繪咬著牙,就感覺相當不安。

不就是昨天晚上在書店發生了點衝突。今天在學校里的時候,又不小心被京子老師曝光了身份而已。

難道說因此惱羞成怒,於是一路跟蹤到這,打算找機會下手展開報復?

「我警告你,我可不是一個人住在這,家裡人馬上就要回來。要是讓他們看到,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眼神警惕的盯著嘉神奈,金髮少女步伐悄悄向後挪動,故作平靜的警告。

同時用餘光在紙箱上搜尋,似乎打算找件趁手武器。

「雖然這話聽起來很有道理,但我剛才在樓下看到…你好像剛跟家裡人吵完架,這是離家出走了吧?」

嘉神奈面無表情的瞥了眼這個愚蠢少女,配合說話內容,呈現出一股無法訴說的威脅感。

哈?

源理繪當場楞在原地。

該…

該死,剛才的事情被他看到了?

根本不等念頭落下。

就在源理繪獃滯過程中。

的視線里,那個叫做嘉神奈的可惡少年,已經朝著自己走了過來。

身體因為恐懼本能的開始顫抖,她下意識後退,似乎因為過於緊張,導致聲音都有些變形。

「你這傢伙…」

「別…別過來啊!」

「我馬上報警你信不信!」

源理繪滿臉忐忑的後退,手指握著手機,已經悄悄在口袋裡輸入了報警電話。

但是…

想象中的場景並沒有出現。

嘉神奈完全沒有找自己麻煩的意思,就這麼從面前路過。

然後…

「咔嚓…」

302室的門在鑰匙的扭動下,很輕易就被打開。

嘉神奈回頭看了眼對方,又指了指自己家,表情一如既往的平靜。

「我就住在這。」

「請收回你奇怪的猜想,謝謝。」

…..

現場彷彿又陷入的詭異的靜止。

源理繪眨了眨眼,看著自己門上301室銘牌,又看了看隔壁屋子的房號,彷彿明白了什麼。

等下,這傢伙是鄰居?

盯著不遠處的嘉神奈。

一時之間,如獲重釋的同時。

源理繪就感覺思路稍微有些卡殼。

既然如此,那我剛才在做了什麼?

不小心把人誤認成跟蹤狂。

然後還做出了某種奇奇怪怪的舉動?

彷彿想到剛才場景,一股說不出的尷尬之意,立馬就從內心深處瀰漫就出來,讓原本就精緻的小臉以肉眼可見速度開始變紅。

如果沒有記錯,這個傢伙剛上樓看到自己的時候,還主動友好的打了招呼吧?

可結果,我居然連事情都沒弄清楚。直接就用對罪犯的口吻凶他?

源理繪身體微微顫抖,反應過來之後,一抹尷尬的情緒迅速飛揚。

精緻小臉霎時間一片通紅,甚至有種找個地縫直接鑽進去的衝動。

我剛才到底在做什麼啊啊啊啊!??

我瘋了嗎???

在霓虹國這邊,莫名其妙把別人當成罪犯,這可是相當不禮貌的行為。

雖然因為昨天在書店的事,導致源理繪從內心深處都有著摁死這個叫做嘉神奈的傢伙,給他點苦頭嘗嘗的衝動。

但就算如此,剛才行為也明顯有些過分了點。

「怎…怎麼辦!」

腦海里陷入極度的空曠狀態。

源理繪僵硬在原地,完全就不知道怎麼辦才好,還是說要去道歉嗎?

「愚蠢的少女。」

嘉神奈餘光斜過去瞥了一眼,看到這個敗犬作者漲紅著臉僵硬在原地的表現,就知道她大概也理解過來,也懶得跟她計較

畢竟有這功夫還不如早點回去多看幾本輕小說,考慮怎麼把開頭給改出來,能從森川美羽手下過關。

跟這個愚蠢的敗犬作者糾纏,顯然是極其不明智的選擇,他可不想在這上面浪費時間。

於是,抱著這樣的想法。

就在他打算直接回家的時候。

「抱…抱歉。」

微弱的聲音忽然從不遠處響起,在這寂靜走廊,顯得如此清晰。

源理繪臉紅紅的,手指拽著衣服裙擺,頗有些尷尬的道起歉來。

「嗯???」

嘉神奈腦袋上彷彿冒出了一堆問號,扭頭了眼對方,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什麼。

話說…

這傢伙剛才是道歉了?

…..

沒聽清楚?

對方的動靜自然也被源理繪看在眼裡,發現對方似乎有些迷茫的盯了過來,就感覺內心有些莫名尷尬。

可惡,這要怎麼辦?

重新道歉一次?

她咬了咬牙,想到剛才的聲音似乎的確是小了點,終於還是向前走了一步,準備重新表達歉意。

然而…

似乎是因為過於緊張。

大腦一片空白下,源理繪就感覺思維有些轉不過來彎。

伸出的左腳擋在了右腳面前,抬起的右腳又根本沒有饒過左腳的打算,極不協調的同時邁進。

接著…

「誒!??」

伴隨著強烈的失重感浮現,源理繪身形猛然向前一歪,整個人直接就跪在地上。

雙手則下意識撐向地面,做出下跪姿勢,差點沒讓額頭跟地面來個親密接觸。

「撲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