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他媽的少來說教,我就是把人殺了也有辦法擺平的。」

官沐鴻在原地沒有動,潘洋的刀以經在客人的脖子上割開了一絲刀痕,血正醞釀著流出來。

「大哥,饒了我吧!我老婆剛懷孕啊!我和你無冤無仇啊!」

客人的雙手無力的懸著,他的褲子慢慢的掉了下來,露出紅紅的褲衩。

「周奇,周奇。」

身子以經從洗手間退出來的潘洋,大聲的喊著周奇,好讓他幫自己脫身。

嘩啦,包房的門差一點沒推掉了。

潘洋現在在周奇的眼裡,就是個小財神,香餑餑。

離老遠周奇看見潘洋拿刀劫持個人,一時懵登。可在看見官沐鴻就明白了怎麼回事。

今天出來還沒帶槍,好在人多。周奇一揮手「我還想找你呢,自己到送上門來了,給我上,廢了他。」

官沐鴻心裡這個懊惱,這個潘洋快成打不死的小強了。看這情形只有先走,另尋機會在緝拿他。

在接連放倒二個人後,一下鎮住了他們的攻擊。官沐鴻隨即跑向後廚,從那裡脫身而去。

走在路上,官沐鴻思考著接下來要怎麼辦?要想抓住潘洋,還挺麻煩了。既然這樣,也就不要在潘洋身上做文章了。索性看看他們同流合污的到底是什麼事。既然讓我難辦,那就攪和攪和你們。

官沐鴻隨即回身,又走向飯店,在對面隱藏了起來。

夜以經深了,行人漸漸稀少。官沐鴻剛才緝拿潘洋的情景,並沒有打擾他們的酒局。

趙局長搖搖晃晃的在一行眾人擁簇中走出火鍋店,拉著周奇的手說「還去嗎?這麼晚了。」

周奇眯著醉眼皮笑肉不笑的說道:「當然去了,此時的狀態更適合按按摩了。」

趙局長轉頭一瞟潘洋「你小子敢去嗎?」

潘洋呵呵著「我陪你們,一會就走。」

趙局長眯著醉眼,故作疑慮的問周奇「你說的哪家店?這麼好。」

「老哥,我還能忽悠你嗎?(新際一品)沒聽說過,去了你就知道了。」

望著他們開車離去,官沐鴻左右環顧了一下,不遠處停著一個騎摩托車的,正休閑的吸著煙。

「哥們,新際一品怎麼走?遠嗎?」

那個人吐出一串煙圈,看了一下官沐鴻,調侃著說。

「要去哪裡消費啊?要很多錢的。」

「不是,我去的地方在那附近。」

「挺遠的,坐公交要倒一趟車。」

這麼晚了,官沐鴻抬頭看了一下夜。

「哥們,能不能送一趟,我給你錢,不會讓你白跑的。」

到了新際一品,官沐鴻遞給他十元錢,轉身朝新際一品走去。

「靠,去這裡玩的,錢要少了。」

在門口停車場裡面,看到了周奇他們的車。

官沐鴻整理一下衣服,走進霓虹燈閃爍下的氣派輝煌的新際一品。

「你好,這位先生,請問你預訂那個包房。」

望著門口兩個穿著旗袍,露著大長腿的甜蜜美女迎賓,官沐鴻不知怎的一陣心跳加速。

仔細的端看著,心裡比較著現代社會的女人和相差三十多年的女人,有什麼區別。

「先生?」

甜美嗲嗲的叫聲,把還在恍惚思緒的官沐鴻拉了回來。

官沐鴻感到臉一熱,應該是紅了。「周奇的朋友,我忘記他告訴我的房間號了。」

迎賓一聽,翻看著登記薄。

「三樓3188,我領先生去吧!」

「奧,不用,我可以自己去。」

以經過了高峰期,保安,迎賓剛剛忙碌完,此時正偷摸的懶散,一聽官沐鴻說的客人確實有,就微笑的點頭示意官沐鴻請進。

官沐鴻為剛才自己的行為感到害臊。背後聽到兩個迎賓的議論聲。

「看到沒,這個帥哥到這裡來還挺靦腆。」

「男人害羞的樣子好迷人。」

官沐鴻都忘記了有電梯,快步的上了樓去。

看著包房裡進進出出,袒胸裸背的濃妝艷抹的女人。官沐鴻眉頭一皺,這跟門口迎賓的女孩簡直是天壤之別。

走廊里散發著酒水和艷粉的混合味道,一股沉淪墮落的氣息。

「唉,那裡來的帥哥。」

一個喝的微醺的女子,看到官沐鴻,眼睛一亮,邊說邊摸了一下他的臉。

官沐鴻一躲,無可奈何的奔向3188包房。

這是個靠裡面的豪華套房,透過門上一條玻璃,官沐鴻一眼就看見趙局長正摟著個女人盡興的唱著歌。

「哼,局長,這官真好當啊!」

。 10個電!

如此簡單的一個觸碰,隔了好幾層衣服,竟然讓林天成充到了4個電,這絕對是前所未有的。

就算是王夢欣也不行。

按照這個充電速度,如果零距離的接觸一下,就是充到10個電都很輕鬆。倘若繼續加大尺度,只怕會讓電量瘋狂飆升。

林天成的預感是對的,果然是至尊寶!

只是,有件事情讓林天成放心不下。

女子已經成熟到完美,都能讓人聞到熟女的味道,顯然年齡不小。說句不中聽的話,就算女子有男友,林天成都要競爭一下,但如果女子已經是有夫之婦,林天成就不好橫刀奪愛了。

「我已經報警了,情況怎麼樣?」李茹菲擔憂地問。

看見充不到電了,林天成便站直身子,露出欣慰笑容,「一點小傷而已,不要緊。倒是你,你這麼漂亮,又有錢,很容易成為別人的作案目標,怎麼這麼晚還一個人出來。」

李茹菲美眸中閃過一絲猶豫,旋即道,「申市的治安還是可以的,不過以後我會更加註意,我先送你去醫院。」

林天成道:「醫院就算了,剛剛送我來的計程車沒敢留下,你送我回住的酒店就行。」

不管是送林天成去醫院還是酒店,李茹菲都不會拒絕。

等林天成上車后,李茹菲又給警方打了一個電話。

見林天成一語不發,李茹菲問,「聽你口音,不是申市人?」

「江岸過來的。」

「過來玩嗎?」

林天成道:「過來參加一個交流活動,準備在申市待一段時間,找點事情做。」

至尊寶對林天成的重要性可想而知,如果能夠順利拿下,安裝優化大師都簡簡單單。無線充電固然值得期待,但至尊寶絕對不能放過。

李茹菲沉吟了下,「是嗎?冒昧地問一下,你的專業是什麼?」

林天成道:「我的專業是中醫,但愛好比較廣泛,很多事情都會一些。」

想到李茹菲今天受到驚嚇,有可能會請個貼身保鏢什麼的,林天成又道,「我身體素質還可以,能打,普通人再多也不怕,就算是今天這樣的亡命之徒,如果對方沒有熱武器,都沒有什麼問題。」

李茹菲從車內後視鏡看了林天成一眼,「我是恆茂集團總裁李茹菲,今天要不是你,後果不堪設想。我不知道我能為你做什麼,但如果你出來工作是為了生活,我可以給你一筆錢。」

「停車!」林天成沉聲道。

李茹菲吃了一驚,「怎麼了?」

「停車。」林天成說着,用力在車窗上面拍打兩下,一副受到侮辱的樣子。

李茹菲心中又高看了林天成幾分,露出歉意笑容,「如果我剛剛的話傷害你了,我收回。我沒有惡意,只是純粹想對你表示一下感謝。」

林天成道:「李總,君子愛財,取之有道。不是所有人都對錢看的那麼重。錢再多,有生命尊貴?你開的車是賓利,如果我救你是為了錢,在房間裏面的時候就可以要價。」

「不好意思,是我考慮不周。」

林天成擺了擺手,「人可以沒有傲氣,但不能沒有傲骨。今天的事情,但凡是有點良知的人都不會袖手旁觀,更何況我還有過一段時間的軍旅生活。以後錢的事情不要再說了。」

李茹菲沒敢再說直接給林天成錢。

只是,今天林天成救了她的性命,倘若就此別過,李茹菲心中不安。

她想了想,「那個,你真的想在申市找一份工作。」

「找工作並不可恥。」

「我可以問一下你想要一份什麼樣的工作嗎?我在申市打拚多年,還是認識一些人的。」

林天成不再言語,一副受到傷害不想和李茹菲交談的樣子。

李茹菲沒有辦法,只好把林天成送去了酒店。

在臨走之前,李茹菲釋放出最大的善意,林天成這才不情不願地給了李茹菲聯繫方式。

回到房間,林天成有些激動,臉上笑容綻放出來。

他相信,今天晚上他已經給李茹菲留下了足夠深刻的印象,李茹菲留下他的聯繫方式,應該還有後文。

晚上睡覺的時候,林天成竟然失眠了,腦子裏面滿是李茹菲的音容笑貌。

他也不知道自己什麼事後才沉沉睡去,晚上,林天成竟然夢到了李茹菲,場面有些不能描述。

第二天上午,林天成還未起床,就接到了李茹菲的電話,李茹菲要親自來酒店找林天成。

林天成用力握了下拳,洗漱完畢,整理了一下房間,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靜候李茹菲的到來。

上午十點,李茹菲抵達酒店。

她膚如白雪,眸如天星,白皙紅嫩的臉頰流露出幾分成熟嫵媚。長發輕挽,綴上淡紫色髮夾,穿一身黑色職業套裝,美艷的不像人間所有,但又真真切切地站在林天成面前。

真是一個完美到極致的尤物。

這次李茹菲不是一個人來的,她身邊還有一個平頭男子,顴骨高聳,氣勢沉穩,一看就是保鏢之類的角色,正用審視的目光打量林天成。

「李總。」林天成打了聲招呼,不卑不亢,有些冷淡。

李茹菲道:「你的傷沒事了吧?」

「謝謝李總關心,我沒事了。」

李茹菲沉吟了下,語氣盡量委婉小心,「我今天過來,是有件事情想徵求一下你的意見。」

「李總有話直說。」

「你想在申市找一份工作,由於你是學中醫的,我公司沒有和你對口的職位。如果你堅持想進入中醫院,我可以幫到你。但如果其他工作也可以,我想問下,你對保鏢有沒有興趣?」

林天成道:「保鏢可以,不過一分錢一分貨,我怕李總不敢請。」

李茹菲放下心來,美眸中露出幾分笑意,「你對薪水和待遇有什麼樣的要求?」

林天成臉色又沉了下去。

李茹菲緊張起來,立即道,「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聽你說的這麼邪門,就想聽聽你的意思。」

林天成道:「第一,不是什麼人我都願意保護,要看那個人值不值得。第二,月薪十萬。第三,受人之託忠人之事,我一旦接受保鏢這份職業,為了保證僱主的絕對安全,就需要二十四小時貼身守護。三個條件,缺一不可。」

…… 地窟塔卡王城。

王城的城區中,一個相貌類人皮膚暗紫色的魔族,眼中不難看出他內心中的好奇,饒有興趣的看着城區中的建築。

此魔族,赫然是戲耍了魔族城衛的趙信。

在他從炮仗火堆離開后,他就找了一處隱蔽的地點幻化成了個蚊子,從王城的西門潛入進來。

他的本意是想變成魔族進城的。

就是有人族潛入的消息在王城散開后,城門的盤查變的認真了許多,趙信就曾偷聽到詢問住址。

趙信哪兒知道這些,就變成蚊子飛了進來,又找了處角落變成魔族。

好在影響不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