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News

「請你們放心,此事巡查組必然徹查到底!」

血腥氣? 陰臉青年鼻尖微微聳動。 在剛剛狐狸面具在講話時,他分明嗅到了一縷血腥味兒。循着面具看去,他就不由自主的愣了一下。 此時,狐狸面具的口中竟儘是鮮血。 鮮血順着狐狸面具的口中流了出來,那是在憤怒下,緊咬着的牙都牙齦中滲出來的血水。 這!? 陰臉輕咽了下唾液。 到底是何等憤怒,才能到這種地步。 如果單純是調查試煉之地的公職人員,在暗中操盤地獄試煉之地這種違規行為,應該不至於讓狐狸面具憤怒到這種地步。 難道說—— 沉吟中的陰臉突然想到某種可能,就在他抬頭的那一瞬間,一隻手突然按在了他的肩膀。 戴着狐狸面具的巡查組組長,也貼在了他的耳畔。 ...

鬱悶之下,又灌了兩口靈酒。

「酒前輩,您看看這個。」 酒瘋子的這一番表情沒有藏著掖著,所以顧長生看的明明白白,便把隨身儲物袋中那張寫著六十多寶地名稱的紙張遞給酒瘋子。 「這是什麼?」 酒瘋子看著一張紙上密密麻麻的寫了六十多個詳細的地名,不明所以,便開口問道。 「這是我用分發給發現弟子十分之一靈石礦所得靈石,千金買馬骨之下,被我帶過去的那上百練氣期弟子上報的寶地,即便裡面有三分之一的真正寶地,而真正寶地中又只有三分之一是有相對較大寶物的存在,那對咱們雲口峰來說就是一個大好消息。」 「如果把這個消息告訴在家的五百練氣期弟子,估計起碼還得能增加上百的寶地,估計接下來咱們雲口峰的築基期長老,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有的忙了。」 酒瘋子能當幾十年峰主的存在,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顧長生一說,他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看來你小子確實比我適合做峰主,剛剛才做上峰主沒幾天,便能給雲口峰帶來這麼大的創收,還帶來這麼大的利好消息,都讓我感覺我這幾十年的峰主像是白乾了一般。」 「剛剛我還在為此時有些責怪你,沒想到你卻是用靈石礦十分之一的靈石做獎勵,引發了這麼大的連鎖反應,估計就算是其他山峰的練氣期弟子聽了都會心動。」 「哈哈,我雲口峰崛起指日可待。」 7017k 有時候,物理也是很有意思。 ...

原赫的嘴皮子溜,把美女說動了心,直接大手一揮:「給我來十五盒。」

「好嘞,十五盒是吧,來給你,一共300,掃碼支付。」不知道接觸了什麼過敏,昨天晚上開始全身尋麻疹,癢到難以集中精力碼字,斷斷續續碼了一千多字實在是受不了了,明天補吧,我盡量多寫點,啊啊啊煩死了! 《二十七載》還得請一天 香菱心情大好的往村東頭的水井方向走去。 走了一半,褚文氣踹噓噓的從身後追了上來,把一個布包塞給香菱就跑了。 香菱打開一看,好傢夥,袋子裡面裝著上百顆的大拇指肚兒大小的泥彈丸,大小勻稱,團得還挺圓,別說,這褚文也不是一無是處。 香菱笑著把彈丸揣在懷裡,繼續走向水井。 水井在一顆粗壯的大樹下,開鑿的深水井,井口直徑約一米,深二十多米,怕有孩子落水,井沿用青石壘得一米多高。 旁邊的樹榦上綁著一根繩子,誰家打水就直接把另一頭綁在木桶上,扔到井裡直接打水。 香菱暗自吐槽,連打水的木軲轆都沒有,可真夠簡陋且費力氣的。 香菱只有十三歲,雖然力氣比尋常的女孩兒大上一些,但這樣硬生生往上拽,還是非常吃力的。 一桶下去,只能勉強拽上來三分之一桶水,自家又只有這一個水桶,裝滿一缸得來回三四十趟,估計一大天的時間。 旁邊的一個漢子見了,憨直笑道:「香菱,平時都是你哥來打水,今天咋換成是你了?」 ...

「你他媽的少來說教,我就是把人殺了也有辦法擺平的。」

官沐鴻在原地沒有動,潘洋的刀以經在客人的脖子上割開了一絲刀痕,血正醞釀著流出來。 「大哥,饒了我吧!我老婆剛懷孕啊!我和你無冤無仇啊!」 客人的雙手無力的懸著,他的褲子慢慢的掉了下來,露出紅紅的褲衩。 「周奇,周奇。」 身子以經從洗手間退出來的潘洋,大聲的喊著周奇,好讓他幫自己脫身。 嘩啦,包房的門差一點沒推掉了。 潘洋現在在周奇的眼裡,就是個小財神,香餑餑。 離老遠周奇看見潘洋拿刀劫持個人,一時懵登。可在看見官沐鴻就明白了怎麼回事。 今天出來還沒帶槍,好在人多。周奇一揮手「我還想找你呢,自己到送上門來了,給我上,廢了他。」 官沐鴻心裡這個懊惱,這個潘洋快成打不死的小強了。看這情形只有先走,另尋機會在緝拿他。 在接連放倒二個人後,一下鎮住了他們的攻擊。官沐鴻隨即跑向後廚,從那裡脫身而去。 走在路上,官沐鴻思考著接下來要怎麼辦?要想抓住潘洋,還挺麻煩了。既然這樣,也就不要在潘洋身上做文章了。索性看看他們同流合污的到底是什麼事。既然讓我難辦,那就攪和攪和你們。 ...

奇怪,這棟別墅只是單純的別墅,莊園里一無葯園,二無研究室,看別墅內的書架上也並無一星半點關於藥物方面的書。

難道…… 想到這裡,林美華不禁眯著眼睛,看著從屋子裡走出來的年輕夫婦,沉聲開口道:「你們真的是專利申請人?」 柳嫣然與秦少穹相互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您是?」 「我叫林美華,是本次你申請的所有專利的審核專家,現在這些專利都已經通過,恭喜你柳嫣然小姐,你已經是43份專利的持有人了,恭喜!」 秦少穹嘴角浮現出一個弧度來,這一下,柳嫣然再也不是身上沒有實打實名譽的商人了! 柳嫣然受寵若驚,趕忙招呼著林美華落座,可林美華的心裡卻始終裝著一件事。 那就是柳嫣然究竟是從何處看來的或者抄來的這些秘方? 要知道即便在華夏顯存於世的最全藥典之中,對於這些方子的記載也寥寥無幾,唯一能找到的兩個方子,還是個殘篇,經過幾代專家的存續和破解,也未能破解出完美的藥材配比。 可柳嫣然卻做到了! 「柳小姐,明人不說暗話,我想知道這些方子的出處,或者我需要您來解釋一下您的家世。」 林美華從不打無準備之仗,在來此之前,她對柳嫣然做過十分複雜的背景調查。 身為柳氏集團的發展部部長,這一職務與藥典研究無關,而且柳氏集團的創始人柳建軍再往上追三代,也並無什麼名醫。 ...

卿莫離不語,拿出鎮毒丹就扔掉了盒子,塞進余長安口中便幫著她吞了下去,不出一分鐘余長安渾身發燙,窩在卿莫離懷中像個火球。

「人為什麼還不來?」卿莫離如坐針氈道。 「來了來了!莫兄弟別急。」隨著陸易秋的聲音傳來卿莫離才暗暗鬆了一口氣。 陸易秋和鬼嬌一前一後進了房間,一人注視著面如土色的余長安,一人目光則緊鎖在卿莫離抱著余長安的姿勢上。 只聽嘩啦一聲,鬼嬌回神看去,這才見陸易秋扯了一塊布下來包在了卿莫離胳膊上:「嬌兒,帶莫兄弟去包紮一下傷口。」說罷便抬手把住了余長安的脈搏。 鬼嬌正欲上前來請卿莫離,誰知卿莫離抬手便道:「不必,我須得親自看著她。」說完卿莫離頓了頓又道:「她中的是東仙之毒,我已經用血為她壓制住了毒性,再加上貴派的鎮毒丹,暫時不會危機性命,只是解藥來不及準備,陸閣主可有辦法施救?」 鬼嬌詫異握上嘴角,愣了一秒才收回手問:「東仙?那不是失傳已久的劇毒?」 聞言陸易秋無聲一笑,半晌方才說:「區區東仙不足為懼。只是小友體內……活物略多,而今氣血微弱腑臟俱損,毒氣已直逼心脈,想必不單是東仙的作用——日積月累的罷。」 說著陸易秋不再往下說,轉而看了一眼卿莫離神色,怎料卿莫離單膝跪下便道:「還請陸閣主出手相救。」語畢車公公和門外眾人也跪地,鬼嬌詫異之時,陸易秋心裡已經有了底。 他微微點頭:「小友之身軀老夫無能為力,倒是東仙的解藥老夫還知道一種。莫兄弟,你得去尋兩株月夜花。」 「月夜花有劇毒,陸閣主是準備以毒攻毒嗎?」車公公抬頭問道。 卿莫離接過話就說:「晚輩相信閣主能治好師弟,但月夜花只是江湖傳聞,還望您能告知從何處尋得來?」 他焦急的面容看的陸易秋淡笑,笑意耐人尋味。陸易秋道:「嬌兒,你帶莫兄弟前往幽奈那兒討兩株活的來。只是到了地方你得按照幽奈的規矩來,過不了幻術可是會被趕出來的。莫兄弟,你可得有十分把握,方能救你的魚師弟。」 ...

冰冰涼涼的觸感喚醒魏嵐飄遠的思緒,她小臉俏紅,又甜又羞,半晌咕噥一句:「以前也沒見你這樣,難不成,就是因為今天阿婆不在?」

顧朝在她額頭彈了個腦瓜嘣,「想什麼呢。」 魏嵐不說話,捂著腦袋傻笑,心裏卻想:如果每次阿婆不在家,顧朝都能這樣對她,那麼,她希望……阿婆多出門幾次。 顧朝用毛巾細細擦過她的臉頰,見確實沒有傷口,一顆懸著的心才落下,但還是忍不住開口問道:「今天地里出了什麼事?」 「你怎麼知道?」魏嵐心中好奇,細細把上午的事說了,「那蛇怪嚇人的,李建黨還讓我拿回來,我不敢。」 「土地婆是毒蛇,以前隊里的癩三夜裏偷挖生產隊的紅薯,就被這土地婆蛇咬了,醫院治不了,最後沒辦法求到阿婆這裏,阿婆就出注意讓人把癩三那根腳趾砍了。」顧朝把毛巾洗乾淨,掛在後院晾衣繩子上。 魏嵐總覺得癩三這名字有點熟悉,不過不容她多想,很快就被顧朝話語中的字眼所吸引,「為什麼求到阿婆這裏?難道阿婆懂醫?」 「嗯。」顧朝輕輕點頭,在後院翻翻找找,翻出兩粒拇指大小的桃核,又翻出一個牛皮布包坐到魏嵐身邊。 魏嵐盯着看了好一會兒,才看清布包里包着大大小小的刻刀,細細數過有七把。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

「哎,你說說你……」

傅彧走過去給她拍了拍背,抽兩張紙巾遞給她,擦了擦嘴。 服務員走過來拿拖把將地拖乾淨了,傅彧給了他兩百塊小費,道了聲謝。 說話間,一股煙草的味道撲過來。 南頌點了一支煙,吞雲吐霧著,迷醉又糜爛的樣子,特別不像她。 傅彧深深地看她一眼,覺得好像又看到了半年前,在水雲間第一次看到她時的模樣,那個眼睛里寫滿憂傷,外表卻肆意放縱的小野貓。 能把她變成這樣的,自始至終,也不過一個喻晉文罷了。 「你這是要鬧哪樣?」 傅彧道:「老喻走了,你就放飛自我了?還是說,你後悔了?」 南頌抬起眉梢,又紅又冷的一雙眼睛盯著他。 「後悔什麼?」 傅彧:「後悔沒有原諒他。」 他看著南頌,喉嚨微哽,「你還是愛著他的,對嗎?」 ...

畢竟這樣的小子不穩定因素太多,不管是找小姑娘的碴還是喜歡上小姑娘,都會很麻煩。

思來想去,還是得找個一勞永逸的辦法解決掉他才好。 「他是學生嗎?」 「對,明年高考。你怎麼知道?」趙青葵有些意外。 司寧抿抿嘴,大主任能那麼緊張他,肯定還在讀書無疑,改天要去找郭店長聊聊帝都的大學,或者國外的大學,把他遠遠支配走…… 司寧沒再開關於郭友乾的話題,好一會兒才看着趙青葵問:「你想上學嗎?」 「上學?」趙青葵也呆住了。 第一反應是她已經大學畢業了,但轉念一想,不對,現在說的是原主。 原主自從父母過世后沒再讀書,現在只頂着一個初中畢業的文憑。 趙青葵不由得虎軀一震! 卧槽,好像真的疏忽了! 圓圓跟她差不多大,也是個初中畢業。 她哥好像還讀了一年高一,但隨着父母病逝也輟學了。 ...

滅卻無奈地嘆了口氣,隨後望向徐真與極光常庚的方向。

"那兩個傢伙在玩什麼呢?一場戰鬥哪有這種全憑肉身來分出勝負的。" "真哥根本不想殺那人,你看他什麼時候戰鬥如現在這般開心亢奮?" 二人閑聊,也是緩緩落在了徐真與極光常庚戰鬥的區域範圍之內。 餘光瞥見二人到來,徐真也是想要結束這場戰鬥。畢竟已經過去了三日時間,分身那邊,任務目標基本也全部解決,是時候回聖光之城交付任務了。 "常庚兄,徐某還有要事在身,今日之戰,暫且告一段落如何?" 此刻的二人,徐真面容之上有着青紫淤血,極光常庚也是面容紫腫,顯然對轟之下,徐真要問問佔據上風。 "啊?你要走?那不行,我才打的興奮呢。" 徐真聞言,又一次對轟之下,徐真悄然全力一擊,直接將極光常庚震退出去。 "我此番前來極光大世界,乃是為了參加星域定級大會。如果你還想戰鬥的話,兩日後,大會再見吧!" 極光常庚聞言,雙眸一亮。 "可以。原本我都不打算參加那無聊的大會,既然你會出場,我這就回去讓我父親給我安排。" "常庚兄的父親,是否是那星域盟主,極光帝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