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News

花用水晶手鐲晃了晃,隱藏在手術室里的暗格便應聲打開,一排排整整齊齊的工具擺放在冷白光照耀下的架子上。

之前文王的人,似乎並沒能夠發現這地方的存在。 其實不止是這裏,文王他們對這個研究所的探索連一半都不到,大多數隱藏門——他們並不是故意隱藏的,只是外觀上不太像個八荒人理解中的「門」——他們都沒能打開。 也是托整件事的福,柜子裏的工具整整齊齊,花很快就找到了那個被稱為【注射槍】的工具。 「這東西也是槍嗎?」花摸著下巴,看向手裏握著的那個像是白色的香蕉一樣的東西。它與花印象中被稱為「槍」的那種長長的,前端尖尖的,以前端「捅」作為主要攻擊方式的兵器……倒也有點異曲同工之妙。 那注射槍的上方有一個可以打開的蓋子,按照花之前看到的說明書上的用法,花將裝着【靈化液】的小瓶子塞了進去。 隨着「咯噠」的一聲輕響,那個小瓶子剛好卡在了注射槍里,在花將蓋子蓋上后,注射槍中發出了一陣非常微小的嗡嗡響聲。若不是花的感知能力過人,這個聲音讓其他人來是基本聽不見的。 這是已經安裝完成的信號。 接下來只需要將注射槍的前端放在狗肉的皮膚上,然後按動上面的按鈕就行。 花走到了擺放着關着狗肉籠子的手術台,狗肉就趴在籠子裏,一雙琥珀色的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花,一動也不敢動。 花將籠子的門打開。 「出來。」它說道。 那狗肉竟然聽懂了花說的八荒通用語,原本盤坐着的身體站了起來,顫顫巍巍地從籠子裏走了出來。 ...

看了看手腕,已經是將近凌晨四點,我在到攀枝花之前,特別留意過此處這段時間的日起日落時間,太陽升起應該是在五點三十七分多一點兒,這就意味著,我們還要在黑夜中度過四十分鐘,想想就覺得太過於漫長了。

我長這麼大,第一次這麼迫不及待想要天亮,華子站起來勉強走了幾步,背對著我開始進行「澆花」,也不知道是錯覺,還是真的就濺了過去,惹得我破口大罵,他反而是搖搖擺擺一個勁地壞笑。 氣得我想要找東西丟他,忽然就覺得自己的兜里應該有個什麼東西非常適合,伸手進去一掏,便感覺觸感非常的奇怪,軟乎乎毛絨絨的,竟然好像是個活物。 當我提著這個東西的尾巴出來一看,那竟然是一隻半尺長的老鼠,而且腦袋不知道哪裡去了,脖子上巨大的傷口還在滲血,有一種說不出的噁心,氣得我直接就丟向了華子。 華子正在緊腰帶,被一砸打了個哆嗦,回頭看砸他的東西,就大驚失色地叫道:「大飛,你他娘瘋了?還是晚飯沒有吃飽?怎麼吃老鼠啊?」 「放屁!」我狠狠地白了他一眼:「你他娘才吃老鼠呢,這玩意兒在老子的兜,拿出來的時候就沒了腦袋。」 華子就笑嘻嘻地說:「沒事沒事,這裡的老鼠吃的都是好東西,完全可以吃的,不像咱們老家那些老鼠,經常往茅坑裡邊鑽,不過你怎麼也要烤熟了再吃吧!」 我氣急敗壞道:「我他娘沒吃,你少給老子扣帽子!」 「好好好,沒吃就沒吃,緊張過後開個玩笑緩解一下氣氛嘛,至於這麼認真嗎?」 華子說笑著,便是走過來準備扶我,可是在過程中他下意識地也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忽然整個人就僵在了原地,接下來我就眼睜睜地看著,他也從自己的口袋裡邊,摸出了一個差不多大小的老鼠,同時沒有腦袋,同樣血淋淋的。 我和華子相視一眼,不可能有兩隻老鼠都沒了腦袋往我們的口袋裡邊鑽,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很快我們就從彼此的眼睛裡邊看到了答案。 。 這隊明軍手持九龍箭、火龍箭、七星箭、火弩流星箭等速發多管火銃,以密集的火力打擊著闖軍左軍都督:馬元利,手下的闖軍火炮手不讓賊寇們有任何的還手能力,為了達到徹底擊退賊寇的目地,明湖廣總督還下令明軍伏兵們搖旗吶喊,嚇得八大王誤以為明軍有大量伏兵要出擊?便急忙勒令全軍撤退看得城上的明軍們大喜,明軍在發了幾炮逼退賊寇之後就停止開炮。 ...

看到這人,胡小飛瞬間有種逃跑的衝動。

但事情已經湊到了一起,他只好苦著臉,強裝出一副微笑,對著那人打招呼道。 「安妮,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安妮看了一眼司藤,又轉頭看向任婷婷,隨後目光掃過胡小飛的臉。 最後根本沒理胡小飛的話,直接走到九叔跟前。 「九叔,好久不見,自從你離開酒泉鎮之後,我對那裡一點安全感都沒有,所以就說服父親搬到了任家鎮,這間西餐廳,本來就是我家的產業,所以以後九叔要來的話,提前和我打招呼,我讓廚師給你準備最好的食材。」 九叔雖然有點詫異,但還是點了點頭,然後他給了胡小飛一個自求多福的眼神,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既然搬到了任家鎮,你就放心吧,有我在這裡,那些妖魔鬼怪想要惹事,還要看看我同不同意。既然你們年輕人聚在了一起,我就不摻和了,你們聊,我先回義莊了。」 說完九叔不顧胡小飛那祈求的眼神,瀟洒的轉身離開。 文才和秋生倆則是叫來了一些飯後水果,幸災樂禍的坐在一邊,等待著好戲上演。 今天給胡小飛當了一天的反面教材,兩人肚子里都憋著氣呢。 現在好不容易看到胡小飛吃憋,兩人怎麼能放過這麼好的機會。 別說阻攔,要是有機會,兩人還想扇陰風點鬼火,事情鬧的越大越好。 ...

孟有房突然理解了仙朝的清理行動。

這麼多的雜草拖手腿,外戰還真的能打勝么? 時間太短了! 他有那個本事改變這一切,可他並沒有太多的時間去等著這個開花的過程。 沒有那些大勢力經歷了千萬年的洗禮,還沒有太多深厚的底蘊,想要一下吃個胖子根本就是在豁命。 「上哪裡能搞得來時間呢?」 孟有房身上不停的閃著光,而在場的所有人也感受到了他的變化。 「家主這是進階了嗎?!」 「感覺經理在發光。」 「這光好刺眼!」 「這是我們的福報!」 突然間,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不一樣的氣氛。 轟! ...

牙齒都沒了,安東尼的這個手下,就算他還想要咬斷舌頭自殺都辦不到了。

當然,李初晨也不會只是打斷安東尼這個手下的牙齒,他還飛快地,點了安東尼這個手下的幾個穴位。 確定安東尼的這個手下沒有機會自殺了,李初晨這才開口問道: 「遙控炸彈的起爆器在哪裏?快說。否則,你會死得很慘很慘,我保證。」 「我不知道,我的任務,是安裝炸彈,起爆器在誰手裏,我真的不知道。」 安東尼的手下,因為滿嘴巴牙齒都被李初晨打斷,說話漏風,音調有些含糊不清。 不過,他說的話,李初晨算是聽懂了。 李初晨抬起一隻腳,放在安東尼這個手下的右腿膝蓋上,再次強調道: 「我的耐性很有限,你最好現在就告訴我,炸彈的起爆器在哪?」 「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啊!」 安東尼的手下,話都還沒有說完,他的膝蓋處,就傳來鑽心般的痛楚。 第757章獲勝的終極法則 「李庶先生?」 ...

「請你們放心,此事巡查組必然徹查到底!」

血腥氣? 陰臉青年鼻尖微微聳動。 在剛剛狐狸面具在講話時,他分明嗅到了一縷血腥味兒。循着面具看去,他就不由自主的愣了一下。 此時,狐狸面具的口中竟儘是鮮血。 鮮血順着狐狸面具的口中流了出來,那是在憤怒下,緊咬着的牙都牙齦中滲出來的血水。 這!? 陰臉輕咽了下唾液。 到底是何等憤怒,才能到這種地步。 如果單純是調查試煉之地的公職人員,在暗中操盤地獄試煉之地這種違規行為,應該不至於讓狐狸面具憤怒到這種地步。 難道說—— 沉吟中的陰臉突然想到某種可能,就在他抬頭的那一瞬間,一隻手突然按在了他的肩膀。 戴着狐狸面具的巡查組組長,也貼在了他的耳畔。 ...

鬱悶之下,又灌了兩口靈酒。

「酒前輩,您看看這個。」 酒瘋子的這一番表情沒有藏著掖著,所以顧長生看的明明白白,便把隨身儲物袋中那張寫著六十多寶地名稱的紙張遞給酒瘋子。 「這是什麼?」 酒瘋子看著一張紙上密密麻麻的寫了六十多個詳細的地名,不明所以,便開口問道。 「這是我用分發給發現弟子十分之一靈石礦所得靈石,千金買馬骨之下,被我帶過去的那上百練氣期弟子上報的寶地,即便裡面有三分之一的真正寶地,而真正寶地中又只有三分之一是有相對較大寶物的存在,那對咱們雲口峰來說就是一個大好消息。」 「如果把這個消息告訴在家的五百練氣期弟子,估計起碼還得能增加上百的寶地,估計接下來咱們雲口峰的築基期長老,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有的忙了。」 酒瘋子能當幾十年峰主的存在,自然明白其中的道理,所以顧長生一說,他便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看來你小子確實比我適合做峰主,剛剛才做上峰主沒幾天,便能給雲口峰帶來這麼大的創收,還帶來這麼大的利好消息,都讓我感覺我這幾十年的峰主像是白乾了一般。」 「剛剛我還在為此時有些責怪你,沒想到你卻是用靈石礦十分之一的靈石做獎勵,引發了這麼大的連鎖反應,估計就算是其他山峰的練氣期弟子聽了都會心動。」 「哈哈,我雲口峰崛起指日可待。」 7017k 有時候,物理也是很有意思。 ...

原赫的嘴皮子溜,把美女說動了心,直接大手一揮:「給我來十五盒。」

「好嘞,十五盒是吧,來給你,一共300,掃碼支付。」不知道接觸了什麼過敏,昨天晚上開始全身尋麻疹,癢到難以集中精力碼字,斷斷續續碼了一千多字實在是受不了了,明天補吧,我盡量多寫點,啊啊啊煩死了! 《二十七載》還得請一天 香菱心情大好的往村東頭的水井方向走去。 走了一半,褚文氣踹噓噓的從身後追了上來,把一個布包塞給香菱就跑了。 香菱打開一看,好傢夥,袋子裡面裝著上百顆的大拇指肚兒大小的泥彈丸,大小勻稱,團得還挺圓,別說,這褚文也不是一無是處。 香菱笑著把彈丸揣在懷裡,繼續走向水井。 水井在一顆粗壯的大樹下,開鑿的深水井,井口直徑約一米,深二十多米,怕有孩子落水,井沿用青石壘得一米多高。 旁邊的樹榦上綁著一根繩子,誰家打水就直接把另一頭綁在木桶上,扔到井裡直接打水。 香菱暗自吐槽,連打水的木軲轆都沒有,可真夠簡陋且費力氣的。 香菱只有十三歲,雖然力氣比尋常的女孩兒大上一些,但這樣硬生生往上拽,還是非常吃力的。 一桶下去,只能勉強拽上來三分之一桶水,自家又只有這一個水桶,裝滿一缸得來回三四十趟,估計一大天的時間。 旁邊的一個漢子見了,憨直笑道:「香菱,平時都是你哥來打水,今天咋換成是你了?」 ...

「你他媽的少來說教,我就是把人殺了也有辦法擺平的。」

官沐鴻在原地沒有動,潘洋的刀以經在客人的脖子上割開了一絲刀痕,血正醞釀著流出來。 「大哥,饒了我吧!我老婆剛懷孕啊!我和你無冤無仇啊!」 客人的雙手無力的懸著,他的褲子慢慢的掉了下來,露出紅紅的褲衩。 「周奇,周奇。」 身子以經從洗手間退出來的潘洋,大聲的喊著周奇,好讓他幫自己脫身。 嘩啦,包房的門差一點沒推掉了。 潘洋現在在周奇的眼裡,就是個小財神,香餑餑。 離老遠周奇看見潘洋拿刀劫持個人,一時懵登。可在看見官沐鴻就明白了怎麼回事。 今天出來還沒帶槍,好在人多。周奇一揮手「我還想找你呢,自己到送上門來了,給我上,廢了他。」 官沐鴻心裡這個懊惱,這個潘洋快成打不死的小強了。看這情形只有先走,另尋機會在緝拿他。 在接連放倒二個人後,一下鎮住了他們的攻擊。官沐鴻隨即跑向後廚,從那裡脫身而去。 走在路上,官沐鴻思考著接下來要怎麼辦?要想抓住潘洋,還挺麻煩了。既然這樣,也就不要在潘洋身上做文章了。索性看看他們同流合污的到底是什麼事。既然讓我難辦,那就攪和攪和你們。 ...

奇怪,這棟別墅只是單純的別墅,莊園里一無葯園,二無研究室,看別墅內的書架上也並無一星半點關於藥物方面的書。

難道…… 想到這裡,林美華不禁眯著眼睛,看著從屋子裡走出來的年輕夫婦,沉聲開口道:「你們真的是專利申請人?」 柳嫣然與秦少穹相互對視了一眼,點了點頭:「您是?」 「我叫林美華,是本次你申請的所有專利的審核專家,現在這些專利都已經通過,恭喜你柳嫣然小姐,你已經是43份專利的持有人了,恭喜!」 秦少穹嘴角浮現出一個弧度來,這一下,柳嫣然再也不是身上沒有實打實名譽的商人了! 柳嫣然受寵若驚,趕忙招呼著林美華落座,可林美華的心裡卻始終裝著一件事。 那就是柳嫣然究竟是從何處看來的或者抄來的這些秘方? 要知道即便在華夏顯存於世的最全藥典之中,對於這些方子的記載也寥寥無幾,唯一能找到的兩個方子,還是個殘篇,經過幾代專家的存續和破解,也未能破解出完美的藥材配比。 可柳嫣然卻做到了! 「柳小姐,明人不說暗話,我想知道這些方子的出處,或者我需要您來解釋一下您的家世。」 林美華從不打無準備之仗,在來此之前,她對柳嫣然做過十分複雜的背景調查。 身為柳氏集團的發展部部長,這一職務與藥典研究無關,而且柳氏集團的創始人柳建軍再往上追三代,也並無什麼名醫。 ...